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2章 对立
    林莜留在大相国寺,周筝筝先回家了。

    没多久,周筝筝就写信请杜建波莅临府上说话。

    吴国公府,寒风吹来,将墙面吹的干涩干涩的,墙角,一棵梧桐已经掉光了树叶,剩下光秃秃的枝干。地上,也是一片土黄,干枯的杂草和落叶混在一起,分不清什么是什么了。

    杜建波穿着一件青蓝色外裳,里面是一件雪白的立领里衣,邪魅得好像一个女子,看到周筝筝,总会很自然地露出微笑来:“周大姑娘,我们又见面了。”

    周筝筝说:“杜公子请坐,水仙,上茶点。”

    杜建波坐定。

    周筝筝开门见山,“杜公子为何要收买司空和尚为自己用?”

    杜建波一怔,“是司空告诉你的。”

    “不是。是我查出来的。”周筝筝说,“司空还没那么大的胆子。”

    茶点上来了,司空和尚用两根手指夹了一块桂花糕说:“吴国公府的桂花糕最香了。我可是要一饱口福。”

    周筝筝安安静静地看着杜建波吃完。

    原本被人这样盯着,总是会停下不再吃或者做点别的什么的,可是,杜建波却好像不长眼睛似的,只管自己吃。

    周筝筝说:“杜公子真是厉害,这样都不尴尬。”

    杜建波说:“吃个糕点都有美人相伴,我应该高兴,尴尬做什么?”

    周筝筝说:“既然都吃完了,那总要回答我问题了吧。”

    杜建波拿手帕擦了擦嘴,“行啊,问吧。”

    “司空和尚能力并不出众,纯属假冒的。我打算把他关进天牢。”周筝筝试探杜建波。

    她紧紧盯住杜建波的脸,她确信,只要杜建波流露感情,哪怕一个微小的动作都逃不过她的眼睛。

    可杜建波不愧是杜建波,竟然直接说起别的了,而把这个问题一语带过。

    “看来你并不想保司空和尚。”周筝筝把茶杯遮脸,“可如今你们不强大,司空和尚出事,你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杜建波这下才有点怕了,“周大姑娘竟然开始调查我了,为什么?我们是自家人啊。”

    “我可没说我们是自家人。”周筝筝威胁说,“如果你要做我们自家人,就要放弃林俊生,你可以吗?”

    杜建波扑哧一声笑了,“你该不会以为我如果不放弃林俊生投奔你,一定是个傻大头吧?”

    “我是这样以为。”周筝筝冷冷地说,“不过不觉得你是傻大头,只是觉得你们在暗中做很多手脚,可惜我却到现在才发现。”

    杜建波说:“可就算如此,我还是选择林俊生。”虽然杜建波喜欢周筝筝,可是只有拥护林俊生,才有可能嫁给她。

    林俊生对自己的亲骨肉都可以如此绝情,更何况对一个外人。

    周筝筝站了起来,“你迟早会后悔的。”

    寒风阵阵,举目望去,野外也是一片萧瑟。

    此时,绝大多数动物都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要一直等到来年春天才会重新出现。

    但同时,依旧在野外活动的动物也就成了狩猎者的最爱,它们或者是有着丰厚的体毛,可以拿来做温暖的衣裳,或者可以提供美味的肉,在寒冬里烤着吃,绝对是馨香十足的。

    太子和林仲超各骑着一匹马,随意的在野外走着。

    为了能更好的展开狩猎,两人渐渐的骑到了一片宽阔处。

    “超儿,依你看,我们今日会不会有收获?”太子微微仰着头,看上去兴致不错。

    “父亲御驾亲征,肯定满意而归。”林仲超打趣道。

    “哈哈,说的好,说的好。”太子笑的很畅快,就像眼前的一片空旷地一样,无拘无束。

    带着爽朗的笑声,太子和林仲超终于到了预订的目的地,随后,几个随行的侍卫将猎狗也带了出来。

    看上去空旷旷的野外,其实蛰伏着很多动物,需要灵魂的猎狗去发现。

    “包黑子,去吧。”林仲超右手往旷野一指,一只通体黑色的猎犬就如箭一般飞窜出去,很快就消失在了林仲超的眼前。

    紧接着,又有好几只猎犬也纷纷跃入草丛中。

    虽已寒冬,但一些枯黄的杂草依然直立,约有齐膝高。

    猎狗出发了,太子和林仲超也纷纷举起了弓弩,架上利箭。

    白色的尾羽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太子的脸,也因为寒风,被吹的有些发红。

    但太子依然很兴奋的瞄准着,只是因为还没有出现目标,弓弩并没有拉满弓。

    突然,从前方传来一阵急促的狗吠声,顿时,太子和林仲超都精神一抖,纷纷把弓拉满,还一边瞄准,一边搜寻着目标。

    “是一只野兔!”

    因为受惊过度,野兔竟然朝两人的方向跑过来。

    林仲超本可以一箭命中,但临发射的一刹那,林仲超故意手抖了一下,箭矢偏了,而这正好给了太子一个机会。

    只见太子认真的瞄准之后,送手社交,一击命中。

    “好!”

    随行的侍卫们个个拍手叫好,太子也是很满意的笑了笑。

    转过身对林仲超说:“怎么样,我的身手还没老吧。”

    “恭喜父亲旗开得胜,谦虚了。”林仲超温柔的笑着说。

    能看见太子如此愉悦的游玩,林仲超的内心,也是十足的满意。

    很快,一个侍卫将猎物带到了太子的殿下,由太子亲手将利箭拔出后,猎物被暂时收起了。

    风继续吹,陆陆续续的,两人又收获了一些山鸡,大雁之类的猎物。

    虽没有大型猎物,却也算的是收获颇丰的。

    而此时,太子可能是过于兴奋加上疲劳,竟有些咳嗽起来了。

    “父亲,你没事吧,”林仲超的脸色顿时紧张起来,立马将太子从马背上扶下来。

    “可能有些受寒了,”太子嘀咕了两句。

    “快,拿酒来。”林仲超大喊一声,侍卫赶忙把酒递了上来。

    一口酒下去,太子全身都热了起来,人也觉得舒服了好多。

    见太子并无大碍,林仲超悬着的心也放下了。

    “天色不早了,回去吧,”林仲超劝道。

    “恩。”太子点点头。

    一行人,在落日的余晖中,越走越小。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