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0章 真相
    这批买官的人一个个点点头,“认识,他就是卖官给我的河西总府。”

    “你们确认没看错?”林仲超又故意多问了一句,然后把目光盯在了另外一旁站着的一个京官身上,那是这个河西总府的亲戚,也是他的靠山。

    “没有,就是他。”这批买官的异口同声的说。

    此时,站在一旁沉默许久的那个京官终于开口了。

    “太子殿下,买官卖官行为危害甚重,还望太子从严处罚。”

    这个河西总府近乎绝望的看着自己的救命稻草,但他亲戚到最后也没有看他一眼。

    “关进大牢里。”太子厉声道。

    很快,河西总府被拿下的消息也传遍了上上下下。

    百姓们对太子的能力也是大加赞赏。

    而此时,那些同是买官却还没被拿下的官吏们,一个个都如坐针毡。

    而没等他们做出反应之前,林仲超就派人,把其中的几个给请到了太子面前。

    说是请,因为没有用武力绑着过来。

    “说说吧,以后决定怎么做。”

    在太子面前,这几个人并没有一起受审,而是一个一个分开受审。

    目的也很简单,因为太子和林仲超要保这几个人。

    只要这几个人识大局,不乱说话,并且能继续为朝廷效力,那太子也是可以睁一眼闭一眼的。

    终于,在经过彻夜的面审后,林仲超留下了三个人,让他们继续当官。

    而剩余的,则给贬为庶民了。算是给他们留了一条生路。

    定国公府上,梅花开得正好。几只麻雀在屋檐上跳跃叫唤,不知道天冷。

    周筝筝穿着一件鹅黄色琵琶襟宽袖长袍,里面是一件贴身的朱红色短衫,在大厅里等候周仪。

    定国公爷得知周筝筝过来了,领着一众女眷亲自过来招待,周筝筝不冷不热地随口应付,只说要见周仪一个人。

    定国公爷还是热情地过了头,让自己的几个小妾留下来给周筝筝揉捏腿和捶背,周筝筝一再表示不需要,定国公爷才悻悻然地走了。

    前世周筝筝就觉得定国公府很神秘,总觉得和林俊生有什么关系似的,可表面上却低调得很。

    再不确定定国公府这些人是黑是白的情况下,周筝筝不想和他们结交,更何况,明明,他们只是因为吴国公府的威望才这么热情的。

    前世,吴国公府落难的时候,定国公府可是袖手旁观的。

    周仪过来了,穿着一件草绿色的罗衫,外面,还罩了一件绣着两只金色鲤鱼的短袄,领口立着,袖口上翻着,下半身没穿裙子,而是穿了一条裤子。脚上,是一双黑色的布鞋,非常地简单穿着,甚至穿得很奇怪,可见周仪在定国公府上并不被人看重的。

    也难怪,周仪是定国公爷的外孙女,寄人篱下毫无势力,定国公爷孙女不少,哪里还会对外孙女多看一眼?

    “周大姑娘,好久不见。”周仪笑了,一头黑发凌乱,发尾微黄,分叉,营养不良的样子。

    “周仪,你怎么老了。”周筝筝说,“我没有对你做什么,你也是重生的,可惜你这一世,似乎过得很不好。”

    房间里只有她们两个人,周仪说:“是啊,这一世,我还不如上一世呢。”

    “上一世,你至少嫁了人,对吧!因为定国公府和林俊生之间的关系,定国公府又是你的后盾,所以,你过得还不错,对吧。”周筝筝犀利的目光直看向周仪的心里。

    周仪惊讶,“周筝筝,看来你已经猜到最后是林俊生斗倒了林枫。”

    周筝筝点点头,“我早就猜到了。”

    “不错,你死的那日,林俊生带着士兵过来,联合大臣推翻了林枫,林枫自尽,周云萝见林枫死了,疯了要冲过来杀林俊生,被林俊生一剑毙命。”周仪说,“当时,血染红了皇宫里的那条河,因为林枫有不少支持者,和林俊生几乎是势均力敌,要有多惨烈就有多惨烈。”

    “既然支持林枫的人很多,林枫又早是太子,为何最后,林俊生可以和大臣们联合推翻林枫呢?”周筝筝问。

    周仪说:“因为林俊生找到一个证人,证明了林枫不是皇上的亲生儿子。”

    周筝筝一怔,“还有证人?”

    “当然,不过,我不会告诉你是谁。”

    “我知道你没那么容易白白告诉我,不过,就算你不说,很快我也会自己查出来。”

    周仪坐了下来,眼睛里流露悲伤,“前世,定国公府至少不会这么小看我,因为我是温慈的妻子,如今,我寄居在定国公府,处处被定国公府上的人欺负,连一个奴婢都无视我。”

    “什么?前世,你竟然是温慈的妻子?”周筝筝想起周仪说的,前世不被夫君喜欢,夫君心里一直住着别的女人,终于明白,为何周仪这么憎恨周筝筝。

    “周筝筝,温慈一直爱的是你,前世今生都一样,我虽然嫁给了他,可他从来不曾爱过我。前世我活得很久,偏偏死不了,我看到温慈后来是如何为吴国公府平反的,温慈给吴国公府平反之后,竟然死在了你的坟墓之前。”周仪纷纷说着前世的事,这样的嫉恨从来没有离开过她,以至于让她前世过得不好,今生也被嫉恨折磨,过得不好。

    周筝筝叹了口气,忽然有点心疼温慈,“难为他了,竟然还会为吴国公府平反。”

    “周筝筝,你现在都明白了吧!如今你和林仲超已经掌握了大局,林俊生已经不是你的对手了。”周仪说,“我也没有能力和你斗了。”

    周筝筝站了起来,“我从来没想过要和你争什么,就算是在前世,我也没有和你抢过温慈,我并不知道温慈爱我,相反,我觉得,你前世过的不幸福也是你自己造成的。温慈是一个好人,既然你和他夫妻几十年,为何你一直进不了他的心?真的是因为我吗?不对!因为你不配爱他,你不明白他,你只会勾心斗角。不然正常男人为何和你在一起这么久都不能爱上你?他只是把真情寄托在我这里。”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