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9章 买官
    周筝筝说:“哪有,母亲一定是听错了。”

    林莜还想说什么,奴婢来报告说林仲超登门拜访。

    周筝筝连忙岔开了话题,撒娇说:“母亲,您帮我过去招待超哥哥好不好?”

    林莜点了点周筝筝的小脑袋,说:“人家可不是过来拜访我的。”

    “可是女儿要准备一下嘛。”周筝筝娇羞了脸,低头道。

    林仲超原来是过来告别的。

    “父亲刚回来不久,公务繁忙,我不能脱身,所以,不能经常来看你了。”林仲超拿出一对莲子米手镯,“我在淮南办事的时候,看中了一对手镯子,送给你。”

    周筝筝接过,“超哥哥若是有工事只管去忙,这首镯子我收了。”小心地戴上。

    原先手上已经套了一对粉色手镯,也是林仲超送的。箱子里还有好几对呢,林仲超很喜欢送手镯给周筝筝,到哪里看到好看的,就会不计成本特意买下来送给心爱之人。

    “委屈你了。”林仲超说。

    “我哪有委屈,你哪次回来没给我带礼物,我开心都来不及呢。不过,我很想知道,为何这么喜欢送手镯给我?”周筝筝歪着头问道。

    “因为,我想用手镯套住你在我身边,一生一世。”林仲超深情说道。

    “恩。”周筝筝点点头,“超哥哥,我等着你。”

    二人说了一会儿,林仲超留下了给周瑾轩林莜的礼物,就走了。

    在一些地方,还有些买官卖官的现象,是之前皇上所默许的,如今太子渐渐掌权后,决心把这个现象给杜绝掉。

    但这些买官卖官的,关系网复杂,又不能搞的太一刀切,否则可能会产生一些连环的问题。

    并且,这些敢于买官卖官的,大多在朝廷中,也有一些势力。

    但无论多少复杂,太子改变这一现象的决心还是不变了。

    为了能够有所成效,太子决定亲自督办这件事。

    并且,还派了几个心腹去调查了一番。

    书房内,温暖的阳光懒懒的洒进来。太子正坐在案前,翻看着各地官员的档案资料。

    这时,一个心腹前来汇报。

    “有什么发现没,快说。”太子神色有些急迫。

    “回太子,据探子回报,河西总府的张都督有卖官的嫌疑。”

    “果然是他。”太子压在胸口的一口气长吁了一下,总算找到了证据。

    心腹退下后,太子独自沉思了好一会儿,却突然间发现,要想拿下这个河西总府,并不是那么容易。

    不仅京官中有他的亲戚,那些买官的人,恐怕也不会轻易交代的。

    “去把所有找过河西总府买官的人名册给我写一份出来。”太子决定从这些买官的人下手。

    很快,一个写的密密麻麻的册子就呈到了太子的面前。

    里面有一些七八品的小官,也有四五品一级的,太子粗粗的看了眼,就有大概几十个人。

    令太子不曾想到的,是其中有几个能力出众深得自己喜欢的,竟然也是买官而得的。

    这时候,林仲超进来了,看见愁眉不展的太子。

    林仲超一眼就猜到了。

    “太子殿下,是否在为河西总府买官的事情所烦心。”

    “超儿真是懂得为父的心,你过来看看,这名单和我想的不一样。”太子指了指面前的册子。

    林仲超走过去看了一眼,缓缓道:“有几个能力还是不错的嘛。”

    “这就让我更头疼了,”太子继续说道:“没能力的,随便给找个理由就能拿下。这几个有能力的,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太子想的是比较长远的,这几个有能力的,一下子还真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可以代替,如果就此贸然拿下,可能会产生比较大的负面影响。

    “那就一步步来吧。”林仲超稍微想了一下,说:“先从好下手的开始,也给剩下的敲敲警钟。”

    “超儿有什么具体措施?”太子一脸期待的看着林仲超。

    “嗯,太子殿下就把这事情交给我去办吧。”

    没过几天,五个买官的人一起被拿下了。五个人一起被拿下,顿时让坊间的百姓热议了起来。

    很快,买官卖官的说法越传越真,越传越让人拍手叫好。

    这些传言,都是林仲超幕后给放出来的,为了是给还在暗中的人一个压力。

    不仅仅是卖官的河西总府,也是给还在位置上的那些官吏。

    果然,没过几天,卖官的人中,那些心理素质的差的,纷纷上书要求病退或是告老还乡。

    太子想顺手推舟给准了,但林仲超却要把这些人给关押起来,为了打到河西总府,还是需要这些人的口供的。

    而在此时,那些有能力的官吏,却有了更复杂的表现。

    有一些此时已经找到了自己在京都的靠山,可谓是有了靠山,天不怕地不怕,而有一些,则在暗中静观,做着两手准备。还有一些,则也有了被拿下的压力,都给家人做起了后续安排。

    只是,此时的林仲超并没有急于把这些官吏拿下,而是把目光直接对准了河西总府。

    这个河西总府,仗着自己京都有人,并不是很害怕,于是,当林仲超亲自带人过去抓捕的时候,这个河西总府表现的很是惊讶。

    甚至连身边的夫人们也是个个又拉又哭的。

    林仲超直接把这个河西总府带到了太子的面前。

    “你可知罪?”太子虽然满肚子不满,但说话依然稳文。

    “太子殿下,冤枉,我没做过什么违法的事啊。”河西总府依然在争辩。

    “你自己看看,这是什么。”太子把花名册扔了过去。

    河西总府看了一眼,但并没有太大的惊讶。反而继续争辩说:“我和这些人都不怎么熟悉,太子殿下这是什么意思呢?”

    “还敢嘴硬。”林仲超看不下去了,“把人带上来。”

    很快,之前被林仲超控制的那些买官的人,像一条绳上的蚱蜢一样,被牵了出来。

    这时,这个河西总府有些战兢了,甚至连目光都不敢和那边买官的官吏对视一眼。

    “说,你们认不认识这个人。”林仲超大呵一声。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