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8章 拥护
    而后,笑笑又让温慈也贴上来,把那堆草丛给围上。

    草丛里,蛐蛐的声音越来越清楚了。似乎一把下去,就能把蛐蛐给捉到手。

    可当笑笑一脸期待的剥开草丛后,什么都没有,此时,温慈也是一脸的失望。

    两人在院子里几乎翻遍了每个草堆,但最后,也还是没有抓住一只蛐蛐。

    可是,二人的交情却更进一步了。

    军营里,下了一场雨,雨来的很急,很迅速,停的也迅速。雨滴顺着瓦当,一滴滴的滴在地上的泥土里,水坑越滴越深,好似被一根竹签捅过一般。

    周筝筝依偎于林仲超的肩膀上,呆呆地凝视着雨点,说:“林枫一心想要去北狄,过来跟我谈判,以裕儿为饵,可为了裕儿,我却不得不答应他。只是,如果林枫去北狄,结果也不能坐上北狄太子之位,林枫就不会愿意再去北狄了。”

    “这个难,林枫又怎么会坐不上太子的位置呢?耶律骨只有林枫一个儿子。”林仲超摇摇头。

    周筝筝说:“耶律骨刚刚被人拥护登基,位置还没坐稳,如果北狄大臣不赞成林枫成为太子,耶律骨也不敢马上扶持林枫。更何况,耶律骨本来就和林枫感情不深,他们虽然有血缘之亲,可是,一直以来,养育林枫的却是我们皇上。这点,林枫不会不明白。”

    “生亲不如养亲?”林仲超说,“你的意思是,用离间计?”

    周筝筝点了点头,“离间计是目前为止最好的办法。还有一个道理是,林枫和耶律骨都属于可以共患难,不能同富贵的。你别看耶律骨之前跟林枫关系这么好,那是因为之前他们还什么都没有,他们身处患难,当然会相互扶持。可是,一旦林枫和耶律骨都如愿异常了,那二人就会相互猜忌起来,可不容易团结。超哥哥,我估计,就算林枫到了耶律骨,依照他们二人的个性,也会很快分道扬镳。”

    林仲超说:“有这个可能。不过,离间计,实施起来,还真的有难度的。”

    “难不倒超哥哥的。”周筝筝甜甜一笑。

    林仲超的手臂圈住周筝筝的身体说:“当然了,有你在我身边,我做什么都舒服。都更有效率。”“我可不能再呆在你身边了,和你说完了这些,我就要回去了。”周筝筝起身,似水明眸看着林仲超说,“超哥哥,天冷了,要多披件衣服。”

    “我会的。倒是你,身子本就弱,要注意保暖。”林仲超一直护送周筝筝进了城才回去。

    街上秋雨淅淅沥沥,下的人有些发愁,灰蒙蒙的天空下,湖面也是一片的压抑,从酒肆里传出阵阵酒香,此外,还有些爆炒花生米的香气。混杂着其他一些食材的气息,让人忍不住要咽一下口水。

    秋日的红叶四处点缀着,让庄严的皇宫也多了几分优美,临近大殿的东面,一排梧桐树挂满了枯黄的叶子,似乎一阵风,就能吹落一大片。

    周筝筝梳着一个大雁髻,边上还插了一个金质发簪,身上,一件五彩裹胸外,罩了一件粉色的长袖褙子,一件撒花裙则随性的垂下,被宫女带着来到静安宫。

    周筝筝是特意过来见静安公主的。

    就算静安公主不想见她,周筝筝也决定跟她见一面,毕竟,静安公主过去带她不错。

    静安公主穿着一件粉色的丝质长衫,里面是一件桃红色的里衣,里衣上用彩线绣着一只孔雀,栩栩如生,脖子间,还挂了一条碧绿翡翠项链,看到周筝筝进来,立马地,眼睛里就喷出来火,冲过来就要掐周筝筝的脖子,“我要杀了你,杀了你,为我母亲报仇!为我自己报仇!”

    “什么呢?什么叫做为你自己报仇?我可是怎么得罪你了?”周筝筝说,“静安公主,我可是不请自来,处处为了你好哦。”

    静安公主气呼呼地说:“谁要你好!谁要!你给本公主滚出去!”

    周筝筝说,“公主,我是来帮你想办法不嫁北狄的。”

    “你能有什么办法!你除了害我还会有什么事!”静安公主很激动。似乎已经压抑了很久。

    宫女玉露走了进来,给静安公主换了杯茶,周筝筝闻到茶香味道,料定必是安神茶。

    “小小年纪天天吃安神茶可不好。”周筝筝把茶杯一抛,就给扔出去很远了。

    咣当一声!

    茶杯碎了!安神茶没有了!

    静安公主站了起来,指着周筝筝说:“你太无耻了!”

    “我是为了公主好!公主年纪小,吃多了安神茶以后记性会很不好的。”

    “我有什么办法!我睡不着啊!我天天梦到母妃,可是,我却没有办法替母妃报仇!是我没用!是我没用啊!”静安公主嚎啕大哭起来。

    周筝筝说:“静安公主,我认为这些都是小事,如今,真正的大事,就是摆在你面前的,要远嫁北狄的事。”

    “那是父皇逼迫我的!你以为我想嫁吗?我没有办法,谁让我是皇家的女子。”静安公主边说边哭了起来。

    周筝筝说:“皇家的子女,只要心里淡泊明志,就一定可以的。”

    静安公主说:“什么淡泊明志!本公主现在不想嫁人!只想报仇!”说完,伸手要打周筝筝的脸。

    周筝筝头一篇,伸手快而准地抓住了静安公主的手,“公主,除了离开皇宫,做个平民百姓,没有别的办法不经受这些痛苦。”

    “我不要!我不要?”静安公主又哭了起来。

    周筝筝轻轻拍打静安公主的后背,“公主是想要嫁给一个小老头,每日都要照顾小老头还得不到半点好处,所以心里失去了平衡。还是嫁给一个平民,每日好好赏花,做饭,做一对闲逸夫妇?”

    静安公主浑身打了一个哆嗦,“真的是太可怕了。我不要嫁给老头,也不嫁给平民。”

    “那由不得公主去选,那根本不是选驸马的机会,因为人那么多,公主难道还看不清吗?”周筝筝说。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