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7章 立太子
    林枫说:“孩子知道了。”

    “好了,不说这个了,枫儿,你回来就好,你是朕唯一的孩子,朕打算明天就在文武百官面前,册封你为太子。”耶律骨说。

    林枫大喜,“多谢父皇。”

    “你也累了,朕已经让御膳房给你准备了饭菜,快去吃了吧。”耶律骨此时还是很疼爱林枫的。

    林枫应了一声就下去了。

    路过林福雅的房间,林枫扭头看了一眼,发现林福雅衣服破烂,躺在地上哭。似乎是没有力气起来。

    林枫走了过去,可没几步又折回来。

    “进去看看,说不定可以利用一下林福雅。”林枫走到房间门口,没想到却被几个带刀侍卫拦住了。

    “皇上说了,谁都不可以进去。”士兵声音很响亮。

    “我是太子,这总可以进去吧!我只是想和里面的那个姑娘聊聊。”林枫装作诚恳的样子说。

    士兵犹豫了一阵,见林枫说的诚恳,又穿着高档次的衣服,怕要是真的太子就大难临头了,连忙也不再反抗。最近北狄来了个人,据说是皇上的亲儿子,可不是他们这些做士兵的可以得罪的。

    林枫进来了。

    林福雅眼皮抬了抬,看到林枫的刹那,眼睛里闪过一丝惊喜,可片刻之后,又熄灭了。

    “听说你是他的儿子。”林福雅苦笑道,“你也是过来侮辱我的吧。”

    “才短短几日,你就失去了公主的高贵和单纯,变成如今这样一副被摧残的样子。我真的替你感到委屈。”林枫扶起林福雅,拿了手绢替林福雅擦拭眼泪,说。

    林福雅把手绢一推,“都是你父亲害的。”

    林枫说:“如果我是公主你,我就会学习怎么认命,怎么让他喜欢上自己,而不是天天折磨自己。”

    林福雅说:“我恨不得杀了他,怎么还会取悦于他?”

    “沉浸于憎恨之中,并不能解决你的问题,也不能免去你的痛苦,还不如看开一些,相互利用,更为实际。”林枫站了起来,摸了一个脏兮兮的杯子,眉毛皱了起来,“公主是聪明人,应该不会不知道。”

    林福雅呆住了:“的确,我这样的人,爱恨都已经没有必要了,相互利用才是最实际的。”

    林枫看向外面说:“来人,把房间里清理一遍,一定要干干净净,整整齐齐,要不然,维你们是问!”

    早有宫女们进来,连声应和道:“是,是。”

    林枫看到林福雅表情上有了一丝感激,觉得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笑了笑,“福雅,你要好好照顾自己,记住,我是你的哥哥,永远都是哥哥。”

    林福雅没有说话,可是眼睛却湿润了。

    林枫笑着走了。

    次日,耶律骨封了林枫为太子。

    举着高高的太子冠冕,林枫感慨地又哭又笑,“终于我成为太子了,终于。”

    是啊,那个在大茗朝,林枫盼了一辈子的太子之位,却怎么也得不到的太子之位,就这样在北狄,轻而易举地得到了。

    不需要讨好皇帝,不需要养精蓄锐,不需要勾心斗角,只是因为他是耶律骨唯一的儿子,于是,林枫成了太子。

    “哈哈哈哈。”林枫大笑起来,笑声里充满了痛苦。

    人生与他,似乎是一场玩笑。

    京城。

    吴国公府上阳光正好,地上的冷霜在阳光照耀下,解冻为水,滴在长青树上,天空的蓝也更为明净了。

    “裕儿,哪个颜色好看啊?”周筝筝拿起两块布匹,朝裕儿比划了下。

    脸上的笑意,淡淡的,却很温暖。

    “那个绿色的吧,我喜欢绿色。”裕儿看了一会儿,伸出手指了指周筝筝的右手边。

    “好,那就拿这个绿色的给你做衣裳。”

    周筝筝很干脆的就开始了。

    能亲手给裕儿做一件衣服,是周筝筝等了很久的一件事了。

    如今裕儿终于可以穿上自己做的衣裳开心的玩耍长大,周筝筝的内心,也是一股甜甜的味道。

    这做衣裳,听上去似乎很简单,就是把几块布料缝起来就可以了。

    但其实,要想做好一件衣裳,步骤也很是麻烦。

    事先,就是要给裕儿量尺寸。

    如今,裕儿长大了不少,之前那个尺寸,早就不能用了。

    周筝筝拿来一卷皮尺,又让裕儿乖乖的站直,从头顶到脚板,首先给裕儿量了下身高。

    一共是三尺两寸。

    之后,周筝筝又让裕儿把双手张开,又给量了下两个手臂的长度,之后,还量了双腿的长度和腰围,胸围。

    知道要有新衣服可以穿了,裕儿也很是配合。

    还在一旁不断的提醒周筝筝说,量准点,多量一遍。

    有了这些数字之后,周筝筝便忙开了。

    为了让裕儿满意,周筝筝还特地带裕儿上街上走了一圈,让裕儿自己选定一个样式。

    周筝筝则决定,按照裕儿最喜欢的那个样式做。

    终于,看了一个下午之后,裕儿看中的是一件琵琶襟的衣裳,领口不宽,袖口也是紧紧的,像箭袖的样子。

    而周筝筝为了能做到最好,又不被裕儿说自己没本事。

    还私下偷偷的把那衣裳给买了回来。

    这样,有了样衣的周筝筝,更是有底气了。

    周筝筝把样衣沿着裁缝线给剪开,剪出一块块原始布料,然后,对着这些原始布料,把手上那绿色的布料照样画葫芦也剪成同样大小款式的布料。

    再之后,就是把这些分块的布料给缝合在一起。

    而这,对于周筝筝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只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周筝筝便做好了一件衣裳,为了更加美观些,周筝筝还在这衣裳上加了一片流云的手绣图纹。

    “来,过来试穿下。”

    第二天一大早,周筝筝就满有信心的把新做的衣裳拿到了裕儿的房间里。

    得知有新衣裳了,裕儿也是开心的直接从床榻上跳下来。

    “好看,很合身啊!”周筝筝很是满意,对着裕儿上下左右的打量了一圈,满意的直点头。

    裕儿也觉得这衣裳合适,开心的搂着周筝筝的脖子甜甜的说:“谢谢干娘。”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