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6章 被人鱼肉
    看着一个个灾民一脸满足感恩的带着粮食离开,太子的心,也是暖暖的。

    到了一年一度的征兵季,每每这个时候,全国上下的百姓都是战战兢兢的,谁也不希望自己家的男丁被拉去当兵,但如果逃兵役,被抓到后会有很重的刑法。

    因此,衍生出了各种理由,而这些,都让征兵的官员们很是头疼。

    太子被派去征兵,背后就有人准备看太子出丑的,毕竟,这是一个烫手的山芋。

    林仲超深知太子的性格,便跟太子一起,去了征兵地。

    到了征兵地,太子按照之前征兵的习惯,到处粘贴黄榜告示,希望大家可以踊跃报名。

    但其实还没等太子到来,大家就已经想好了各种托词来逃避征兵。

    除非是那些家里真的穷的揭不开锅了,为了养家糊口,才会为了军饷,来报名。

    为了达到最佳的动员效果,太子还让人专门画了一副士兵晋升图。

    用形象的手段,让所有人都看到了封官进侯的机会。

    原以为,这样会更容易吸引到人才。

    但事实是,这没什么效果。

    前来应征的人寥寥无几,距离皇上要求的目标,还有很大的差距。

    这时候,太子想到,可能是用来招兵的奖励还不够吸引人,便在原来的奖励基础上又升级了,被招入伍的人,可以获得谷二十担。

    果然,这一招让很多人都跃跃欲试起来,还真的招到了几个人。

    但很快,太子就意识到这不是个好办法,因为皇上所给的军饷是有限的,太子如果按照这个标准去招兵,肯定是完不成任务的。

    正当太子一筹莫展的时候,林仲超已经悄悄开始动手了。

    为了行动更精准,林仲超去户部,把符合征兵条件的男丁的名单拿了过来。

    有了这名单,林仲超粗粗一算,只要能招到一半的人数,就可以完成皇上的要求。也就是每两个人,至少要有一个愿意来当兵。

    这看上去似乎不算太难,但实际上,却是困难重重。

    如果一直用好脾气去劝说这些人来当兵,那基本是不可能的。

    林仲超采用了跟太子相反的方法,把故意找借口不参军的给揪了出来。

    在确定有一个男丁是假装残疾,逃避征兵后。

    林仲超派人乔装打扮成一个贼,在深夜潜入这个男丁的家中,但却什么东西都不偷,而是故意弄出声音,让这个男丁发现。

    果然,这个男丁发现家中进贼,一个骨碌爬起来便要去捉贼。

    原先一瘸一拐的样子,顿时就全好了。

    可还没等抓到贼,这男丁的把戏,就被识破了。

    一旁,林仲超突然点亮灯,一脸严厉的看着这个男丁。

    而这男丁无所遁形,也是一身战兢的被林仲超给带走了。

    这男丁原本以为林仲超会对自己下狠手,但出乎意料的是,林仲超不但没有刑法他,甚至还按照最优的政策给这男丁军饷安置。

    这一硬一柔的手段,顿时就让全城的人不淡定了。

    大家也都意识到,故意拖借口是拖不过去的,与其被逼着参军,还不如主动一点,光光荣荣的参军。

    就这样,征兵的过程顿时顺利了起来,很快,太子就招到了皇帝要求的人数。

    皇宫。

    周云萝跪着求周筝筝放过自己。

    周筝筝眼皮都不抬一下,“为了周希,暂时不取你的性命。”

    青云说:“姑娘,不可放虎归山啊。”

    周筝筝走过去,拿脚抵在周云萝的脸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周云萝,笑道:“可惜不是放虎归山,放猫归山而已,周云萝还能掀起什么波浪来?”

    周云萝连忙去舔周筝筝的鞋子。

    周筝筝于是坐上轿子走了。

    连周筝筝自己都不明白,为何会为了周希放过周云萝。

    也许是因为前世,周希和周筝筝一样傻乎乎地过近一生,被关起来没有自由,被人讥笑,最后还不得善终。

    周云萝瘫软于地。

    “我终于不用死了对吗?我不用死了对吗?”周云萝发疯了一样喃喃自语着。

    边关。北狄。

    静安公主嫁到北狄之后,耶律骨扒光了她的衣服,好好享用了一番之后,就让自己的十个侍卫去享受她。

    那一夜,林福雅差点晕厥过去。

    “知道朕为何要娶你吗?因为你是温妃的女儿!当年,就是你母亲和你父皇联手害死了我的妻子!也是你们,害得林枫没有了母亲!你有今天,全都是你父母的原因!你就给你父母偿还债务吧!”耶律骨居高临下地对着林福雅说完,就走了。

    林福雅摊在地上,身体上都是血,好像一堆烂泥,长发湿湿地遮住了眼睛。

    眼泪已经流光,林福雅连后悔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真的没有想到,她堂堂的大茗朝公主,竟会被送到这个地方被人生生地折磨,猪狗不如。

    可是她还能如何。

    前面的路途,比现在的还要黑暗。

    她的身体被十一个猪狗不如的男人品尝过,她感觉自己是那么地脏。

    “福雅,如今我是连福都没有了,更不要说雅。”林福雅哈哈大笑起来,笑声凄厉。

    而与此同时,林枫刚刚见到了耶律骨。

    “想不到亚父就是我的亲生父皇,我林枫真的是有眼无珠。”林枫眼睛湿润地看着耶律骨。

    耶律骨也是激动地全身颤抖,“枫儿,朕也是没办法啊,朕一直想好好保护你们母子,可惜你母亲还是走了。不过,好在,仇人温妃的女儿已经被朕骗到北狄,枫儿,你可以随意待她,只要你高兴。”

    “林福雅?”林枫一怔,“过去,她和我的关系还是不错的。真的没想到啊。”

    “枫儿,过去,你是还不知道温妃是仇人,如今知道了,总不能还当林福雅为皇妹。”耶律骨说,“朕打算每日都让朕的将士们去享受她。以报你母亲之仇。”

    林枫说:“这样的惩罚,会不会太重了点?”

    “朕恨不得生吃她的肉。”耶律骨拍了拍林枫的肩膀,“枫儿,你还是太年轻了,太感情用事了些,记住,对待仇人,千万不要仁慈,不然,一定会落败。”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