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4章 报仇
    不远处,喜娘站在轿子边上,脸上带了点淡淡的不耐烦。

    实在是林福雅走的有些慢,再慢下去的话,恐怕就要错过吉时了。

    一旁北狄的迎亲使者中,也有了些异样的声音。

    “听说是不想嫁的,但是没办法。”

    “肯定是不想嫁的,白白糟蹋了,真可怜!”

    这话的声音虽然轻,但都被林福雅给听见了,而且,清清楚楚,一字不漏。

    但林福雅更清楚的是,这些人没有一个是真的为自己难过,除了自己的母亲,根本没人关心自己的幸福。

    红色的地毯将林雅福引到了轿子前,迈上了这轿子,意味着林雅福的后半辈子,就这么被绑死了。

    或许,林雅福的名字也会渐渐被人遗忘,连静安公主的名字也会被遗忘,人们只会记得她是北狄皇上的一个妃子,渐渐的,大铭国的百姓也会把她遗忘掉。

    林雅福有些犹豫,脚上似乎有千斤重,如何也迈不开了。

    而这时候,又是那两个丫鬟,把林雅福往轿子上扶,更准确的说,是把林雅福架上轿子。

    从此,失去依靠的林雅福也彻底失去了自由。

    皇宫里,那只黄猫蹲在墙头,一双蓝绿色的眼睛正直盯盯的看着不远处停着的一只麻雀。阵风吹过,将地上的落叶也带了起来。黄猫趁机扑出,可麻雀还是早了一步,安全的飞走了。

    周云萝穿着一件草绿色的长袖外裳,袖口处绣了些蝴蝶,衣襟处,用金线绣了水波纹,在衣领处,还用粗红线绣了梅花朵朵,手里还端着酸梅汤,对宫女颐指气使道:“去叫希公子过来。”

    宫女过去了。

    周筝筝穿着一件粉色裱花五彩中袖里衣,外面是一件墨绿色的宽领无袖褙子,下半身,穿着一件紫色绣花拖地裙,正好走了过来,“想不到你还有闲情逸致喝酸梅汤。”

    周云萝手一抖,酸梅汤溅了一地,“不就是输了吗?周筝筝,你别得意,你也会有输得那天的。”

    “可是你却是看不到了。”周筝筝说。

    青云怒吼:“周云萝,你死到临头了还嘴硬!跪下!”

    周云萝说:“凭什么要我跪!我是周贵人!皇上的宠妃!”

    青云一掌打在周云萝膝盖上,周云萝脚上一软,就跪倒于地了。

    “什么宠妃不宠妃的!我们姑娘过去被你陷害!你还敢不跪!”青云揪住周云萝头发。

    “饶命啊。”周云萝抓住头发,头皮被青云扯出紫红淤血来。

    周筝筝说:“青云,做的好,先放了她,免得弄脏了你的手。”

    青云一放开,周云萝就跳了起来,“你们不能杀我!不能杀我!”

    周筝筝笑道:“你给我磕完二十个响头,我就放过你,如何?”

    周云萝好像见到了一线生机,急忙低头把头磕得哒哒响。

    看着这个场景,周筝筝忽然想到前世,周云萝贵为皇后的时候,曾经驾着凤仪来到别苑见周筝筝。

    当时二人都已经是五十岁的光景,可周云萝还是不忘记嘲笑周筝筝,周云萝还是不愿意放过周筝筝。

    当时,被周云萝逼迫着,跪在冰冷的地上磕头的人,正是周筝筝。而周云萝就那样地站着看着周筝筝的额头上,一点一点有了血迹。

    如今,两个人反一反,磕破脑袋的人却是周云萝。

    “我磕完了。”周云萝扬起脸来,看着周筝筝的目光里有害怕,有不屑,可更多的却是不服气。

    周云萝依旧觉得她远远强于周筝筝。

    如果不是命运的不公,周云萝一定会赢过周筝筝。

    周筝筝叹了口气,“周云萝,你还是太天真啊,其实,就算你磕死在这里,我也不会因此饶了你的。”

    “你!你这个骗子!”周云萝咬牙切齿,可脚已经发软,“不,周筝筝,大姐姐,你看在姐妹一场的份上,饶了我吧,我再也不会害人了,从此以后,我一心向佛,抄写经书,再不过问世事,好不好?”

    “周云萝,你的这些话,你觉得我会相信吗?我对你太了解了。”周筝筝冷笑着。

    周云萝忽然觉得周筝筝的笑容很成熟,熟到不像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的笑容。

    “周仪说你是妖怪,我今日才知道是真的。”周云萝害怕起来,步步后退。

    周筝筝说:“可惜你明白得太晚了。来人,赐白绫。”

    太监上去架住周云萝,把一条白绫套在周云萝脖子上。

    “不要,我不要死。”周云萝大哭起来。

    这时,一个孩子忽然跑了过来。

    那孩子大约五岁左右,梳着一个双飞髻,用红绸缠绑着,看上去很是俏皮。身上穿着一件黄色绣花短衫,下半身穿着一件裤子,眼神呆滞,直流口水,看起来是个傻的。

    “姐姐诶,不要带走我姐姐哎。”那孩子抱着周云萝的手,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

    周筝筝一怔,这个孩子竟然叫周云萝为姐姐?

    周云萝说:“周希,你快去求求她,让她放过你姐姐我啊。”

    原来这个孩子就是周希。

    “周希不是男孩子吗?为何你把周希装扮成女孩子?”周筝筝质问道。

    周云萝在周筝筝眼里读出了不忍心,得意起来,看来自己是有救的了。

    “因为周希喜欢做女孩子,他说他要和我一样穿花裙子。”周云萝说着拍了拍周希的头,“姐姐对你好不好啊?”

    “姐姐对我当然好了,我不能没有姐姐。”周希大哭起来。

    虽然是傻子,可是,小小年纪已经知道用带着恨意的目光看着周筝筝了。

    周筝筝摸了摸周希的头,说:“周希,你知道我也是你的姐姐吗?”

    “才不要呢,我就要云萝姐姐。”周希对着周筝筝吐口水,“我呸!你是坏人!你要害我姐姐!我姐姐若是出事,我就和你拼命!”

    青云上去要打周希,周筝筝摆摆手示意青云不要,自己拿手绢把脸上的口水擦了,“青云,让太监把周希带到吴国公府吧。”

    青云一怔,“姑娘,周希可是周宾的孩子啊。”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