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8章 青梅竹马
    城外的军营里,林仲超在火热地练兵。张良晨站在一边。

    因为要练兵,林仲超就住在城外的军营里。

    “豫王,周大姑娘来了。”士兵报告。

    林仲超眼睛一亮,“快带周大姑娘来主帅营房。”然后跟张良晨说道:“这里交给你了。”

    主帅营里,平铺了羊毛毡,一个兵器架端端正正地摆放在那里。

    周筝筝穿着一件无袖的黄色绣杜鹃褙子,里面,穿了一件白色的棉料纯素里衣,下半身,一件浣纱水烟百褶裙显得很是飘逸。一双粉鞋也很是俏皮。

    “阿筝。”林仲超穿着一件墨绿色宽领长袖衣裳,里面是一件绣着一只黑熊的紫色里衣,脚上,一双黑色皮靴还带了点泥巴,走了进来。

    “超哥哥,听见脚步声就知道是你来了。”周筝筝从包袱里拿出几个桃花饼,“给你的。”

    林仲超咬了一口,“真好吃。我也有礼物给你。看。”

    林仲超从怀中取出一对玉镯,“这是一个流浪商人卖的,和田玉做的,我在上面还镌刻了你的名字,送给你。”

    周筝筝取来就套在手腕上,“我会一直戴着的。”

    二人并肩坐着,林仲超升起一个火炉,帐子里暖和起来。周筝筝的手还是冷,林仲超握了周筝筝的手,放在火上烘热。

    “还冷吗?”林仲超脱了自己的大氅给周筝筝披上,细心而温存。

    “在你身边如何会冷呢?”周筝筝把脸埋在林仲超怀抱里,“超哥哥,如果我要你做一件你不喜欢的事,你会做吗?”

    林仲超点点头,嘴唇碰了下周筝筝娇软的额头,“会,当然会。”

    “那么,放过林枫吧。”周筝筝说,“林枫可以救裕儿。”

    林仲超一怔:“如果放过林枫,林枫就会逃走了。再想抓他就不容易了。”

    “可是,就算现在捉拿林枫,林枫手上有兵马,我们只怕也会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周筝筝说,“虽然裕儿现在没事了,可万一日后毒没解完,就惨了。”

    林仲超思索着,嘴唇闭紧不再说话。

    “超哥哥,算我求你,放过林枫吧,就一次。”周筝筝说。

    “好,我答应你,不过,日后可不许再为他求情了,我会妒忌的。”林仲超说着,一把把周筝筝搂在怀里。

    周筝筝说:“真的假的,你为我吃醋!”

    “当然是真的!”林仲超握紧周筝筝的手说,“你是我的女人!这辈子不会放开!”

    “知道啦!看你这么认真,我高兴呢。”周筝筝说,“虽然放过林枫一马,可不代表就放任他去北狄。”

    “耶律骨是林枫的亲生父亲,林枫若是要逃走,肯定会去北狄找耶律骨,耶律骨也一定会收留自己唯一的这个儿子。”林仲超分析说,“想阻止林枫不去北狄,谈何容易?”

    “这个,我倒是有个办法。”周筝筝说。

    京城。

    有人送了温慈十几斤板栗,一个个又大又圆的,看起来就很香甜可口。

    温慈记得周笑笑也喜欢吃,便抽了一个空,送了些到吴国公府上。

    见温慈又过来了,笑笑很是开心,穿着一件绿色的衣裙欢欢喜喜的跑过来。

    “哇,好多板栗,好香啊?”笑笑眼睛瞪的老大,嘴巴也张的大大的,还做了一个鬼脸。

    “你看你温慈哥哥对你多好,这是专门送过来给你吃的。”一旁的林莜拉长声音,借机训着周笑笑说:“你应该好好看书写字,至少也雪点女红,以后你也可以送点什么给温慈哥哥。”

    这时,站在一旁的温慈依旧一张笑脸的看着笑笑。

    而笑笑则已经抓起一个板栗在吃了,还边吃边回嘴说:“我会的东西可多了,都学不过来了。”

    林莜见笑笑可以吃一阵子,便让温慈陪着,自己先忙去了。

    而等林莜走了之后,笑笑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还主动剥了一个板栗给温慈,一脸正经的说:“给,我们一起吃。”

    刹那间,温慈在笑笑的眉宇间,找到了周筝筝的影子。

    但很快,这种感觉又被笑笑那无厘头的笑声给搅碎了。

    大约一刻钟的时间,笑笑如风卷残雪般,把温慈带过来的板栗,都给吃完了,留下了一地的板栗壳。

    终于吃满足了,笑笑摸了摸自己的肚皮,有些厌弃的用手将桌上的板栗壳给扫到了地上。

    “温慈哥哥,我们去后院玩吧。”笑笑仰起头,一脸期待的样子。

    对于这样的一个请求,温慈是无法拒绝的,况且,温慈也有这个空闲的时间。

    吴国公府的后院很大,栽种了各种植物,在秋日里,有些也结出了些果子。

    一种果子长的黑黑的,个头圆圆的小小的,笑笑很是喜欢,因为甜。

    “温慈哥哥,那里,你看到了吗,就那里。”笑笑站在边上指着手说,在一条水沟的对面,就是笑笑很喜欢吃的黑蛇莓。

    温慈一个大跳步,就过去了。

    一旁的笑笑激动的直拍手。

    可能是刚才吃了太多板栗嘴巴干,笑笑似乎很想吃那蛇莓,还一个劲的催道:“温慈哥哥,多摘点过来啊,那个很好吃的。”

    要是换成别人,还真有些吃力不讨好的感觉,又送东西又干苦力的。

    但温慈跟笑笑在一起,却觉得很轻松快乐,就连摘蛇莓,也变成了一种游戏。

    忙过了摘蛇莓,温慈的手上,被染上了一层黑色,而笑笑的嘴角,黑色更是明显,一张花猫脸。

    吃尽兴后,笑笑又把目光对准了在草丛里区区作响的蛐蛐。

    这可是笑笑心中的一个疙瘩。

    无数次听见过一个声音,但就是没有亲眼见过这个蛐蛐。

    也怪这蛐蛐太过狡猾,每等笑笑翻来草丛,蛐蛐就不见了踪迹。

    温慈虽然见过蛐蛐的真容,倒也从来没有在野外抓过。

    “嘘,”笑笑给温慈做了一个手势,暗示温慈不要发出声音,自己则蹑手蹑脚的靠近一个草丛。

    因为动作比较夸张,比较可爱,温慈忍不住想发笑,但又不能笑,只能憋着嘴巴。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