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7章 女儿
    街上,脱掉了夏日炎热的炙烤,来往的人也多了很多,成熟的各种瓜果蔬菜,沿着街道两旁摆了一地。不着家的一些孩童,则在街道上肆意来回跑动玩耍。

    林枫的马车穿过街市,停在吴国公府的门前。

    “我要见你们姑娘。”林枫说,“我知道裕儿已经毒发了。”

    下人于是去通报。

    “让他进来。”周筝筝看着昏迷不醒的裕儿,说。

    秋日的午后,阳光暖暖的照在林子里,一只困倦的黄猫,眯着眼睛趴在地上,全身团成一块,好像一个球一样。黄猫的边上,几只麻雀一会儿跳着一会儿又低头吃着地上什么东西。

    周筝筝眯起了眼睛。

    如果裕儿可以醒过来,这样好的天气,正好可以带他好好玩一场。

    林枫看到周筝筝穿着一件丝质滚边无袖褙子,里面是一件宽松的紫色绣花左右开叉拖地长裙,脚上,一双粉色的绣花鞋很是精巧,眼睛一亮。

    不管多么简单的衣服,只要一穿在周筝筝的身上,就会特别的好看。

    “周大姑娘怎么愁眉苦脸的,难道不欢迎我来?”林枫一看到周筝筝,就展开轻松的笑颜。

    周筝筝严肃地说:“林枫,你既然知道裕儿已经毒发,可否救救他?”

    林枫说:“好啊,我就是过来救你的裕儿的。”

    周筝筝说:“如果你救了裕儿,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林枫笑道:“你怎么放我生路呢?”

    周筝筝说:“我去求超哥哥,放你一命。”

    林枫点点头,“我就知道,只有你能救我。”周云萝算什么?只能拖累他罢了。

    周筝筝说:“你错了,救你的人,其实是裕儿。”

    林枫说:“不管是谁,总之,我现在还不能死。”

    “那你这回一定要完全救起裕儿,再不能让裕儿毒发。”周筝筝说着,带林枫去见裕儿。

    “这是最后的毒药,服下后几日,耐心静养,毒可全解。”林枫说。

    “我怎么知道你没有骗我?”周筝筝说。

    “我要走了,以后如果我不在,裕儿若是还没有全解毒的话,裕儿得不到我的解药,一定会死裕儿若是死了,周大姑娘一定会很痛苦。我和裕儿无仇,何必去加害一个孩子,何必让你难过流泪?所以,我这回就是过来救裕儿,然后,也是过来和你告别的。”林枫说着,拿出一瓶解药,“一日服用三次,吃完就好。”

    周筝筝说:“太子已经占据了主动,你觉得你能靠自己顺利离开吗?”

    林枫说:“我只依靠自己,未必可以,可是,如果周大姑娘请林仲超高抬贵手,我一定可以逃走。”

    周筝筝拿了一条毛巾放在裕儿额头上,“你要逃到哪里去?”

    “周大姑娘这么聪明,一定猜得到。”

    “北狄?”周筝筝说,“耶律骨一定是你亲生父亲吧。”

    “是,他在等着我回去。”林枫说,“得不到大茗朝的太子之位,能得到北狄的太子之位,也算是一种补偿吧。”

    林俊生府上。

    “恭喜恭喜啊,娶了一个这么漂亮的女人当侧室。”

    “谢谢!”

    “听说还是北狄的公主哦,也算本事了。”

    “哪里哪里。”

    林俊生穿着一身婚服,招待着来自各方的宾客。缠着林俊生许多时候的耶律如烟,也总算如愿了。

    但是终于和林俊生结婚了,耶律如烟却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幸福。

    经历了太多,耶律如烟也觉得很累了,如今,唯一可以让耶律如烟全身心投入的,也就是她的女儿了。

    因为林俊生本就对耶律如烟没有太深的感情,因此,对于耶律如烟的女儿,林俊生也是没怎么放在心上。

    而这,反而让耶律如烟更看的开了,其他一切都不重要,只要自己的女儿可以健健康康的长大。

    林俊生给耶律如烟安排了一个偏僻的院子,耶律如烟反而落得个清净。

    还可以在院子里种些花花草草,有空闲下来,便给自己的女儿做件衣裳或织一顶帽子。

    而知道孩子没什么人疼,周筝筝也会过来看看耶律如烟,还会给孩子带些东西。

    天气渐渐凉了,周筝筝给孩子带来了一套纯棉的短袄,还有裤袄,都是用大红色的绸子做的面料,上面还用金线绣了一些蝴蝶和蜜蜂的图案。

    除了衣裳之外,还有很多玩具,孩子最喜欢的,还是要数那拨浪鼓。

    “周姑娘过来看就很好了,不用那么客气,还带这些东西过来。”耶律如烟笑着说。

    “要的,这些都是给孩子的。”周筝筝抱着孩子,一边逗着孩子一边说。

    “宝宝乖,几日不见,想不想我啊。”周筝筝对孩子做了个鬼脸,惹的孩子嘎嘎的笑。

    “这孩子倒是跟你亲近的很,她很喜欢你啊。”耶律如烟站在一旁,一边拉着孩子的手一边说。

    “孩子其实最聪明了,谁对她好,谁对她不好,门灵清了。”周筝筝又对着孩子撅了撅嘴,继续说道:“所以你要好好对孩子,这样她长大了,才会认你的好,才会好好孝顺你。”

    耶律如烟点点头,算是默认了周筝筝的话。

    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之后,耶律如烟也是越来越觉得周筝筝跟一般的女子不一样,特别有主见,也特别的看的清事情和人心。

    到了孩子吃饭的时候了,耶律如烟准备给孩子吃点水果,但却被周筝筝给阻止了。

    “这天冷了,水果太凉了。真要吃,最好先炖一炖,软了,孩子也好消化点。”

    耶律如烟又是点点头。便让下人把苹果拿去蒸一蒸。

    “如烟,现在你也是孩子的妈了,有些事情,也要学着看的更远一些。”周筝筝把孩子放回了床上之后,便坐在一边的凳子上,和耶律如烟聊起了家常。

    平日里也没什么人跟自己聊天,耶律如烟倒是很喜欢周筝筝能过来陪自己说说话。

    “女人不要把男人看的太重,特别林俊生这样的男人,你靠不住,以后凡事都还是要靠你自己。”周筝筝继续说着,一旁的耶律如烟也是认真的听着,不时的点点头。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