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6章 身世
    皇宫。

    天空高远,如洗净过一般。乌黑的檐角下,红蓝绿三色组成的屋檐此时也显得格外明亮,远远的就能看见。和朱红色的大门相映成趣。

    周云萝罗罗嗦嗦地讲着,林枫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直到最后,周云萝见林枫还是不明白,就走过来,低着头站在林枫面前,娇羞一笑,“齐王,如果你和我在一起,我帮你把皇上的剩下的兵权归拢过来给你,一定可以打败太子的。”

    林枫冷笑道:“父皇可不会被你摆布。再说了,本王不喜欢你,不想和一个生不出孩子的女子在一起。”

    周云萝立即脸色苍白。

    林枫这话也太毒了些吧!

    “你,你怎么知道我生不出孩子?”周云萝尴尬地搓手,嘴唇哆嗦起来。

    这么羞耻的事情都被林枫看出来了,周云萝真想钻进地缝里去。

    林枫见周云萝已经失去了底气,桃花眼一眨,笑道:“如今我还是离你远一点,免得得罪了父皇。孙贵妃就是因为和林俊生走得太近了,得罪了父皇,才落得个身首异处的下场。”

    周云萝一怔,孙贵妃不是死于出城吗?怎么又是和林俊生有关了?

    “你当父皇是傻子吗?孙贵妃和林俊生之间的那些事,父皇就算不知道,也肯定听说过。孙贵妃其实是死于父皇的猜忌。要不然,父皇怎么会拿整个孙府来陪葬?因为,生气呗。”林枫说着站了起来。

    “不,你不要走,看在我爱你的份上,救救我吧,阿枫。”周云萝急了,抓住林枫的手,跪了下来。

    林枫一脚踢在周云萝的肚子上,周云萝被踢飞,血吐了出来。

    林枫看都不看一眼就走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周云萝发疯一样撕扯着自己的头发。

    雨后,街上来往的人比往常少了一些,低洼处的积水,倒影出附近的商铺屋檐,清晰的影子甚至都能看清楚窗棂的格数。

    太子穿着一件深褐色万字纹褙子,里面是藏青色的青丝柔软里衣,下面,一件黑色的裤子很是平整,跟刚买的一样,驾着马车,不带兵马,只有两个随行,低调而简单。

    马车停在齐王府门前。

    齐王府。

    一阵秋雨过后,空气中又多了一丝凉意,树上的红叶也变得更加火红了。此时,其余的花都渐渐的谢了,唯独留下秋菊,还开的正好。

    屋内,一张雕花贵妃榻摆在一旁,通体光润,各个沿边都做过处理,圆润而不会硌手,榻的四角倒是很朴素,四平八稳的。

    林枫穿着一件天蓝色宽领窄袖褙子,褙子里面是一件白色的里衣,褙子外面,则是一件白色的袍子。下半身,穿着一件襦裤。

    太子走进来的时候,林枫正坐于塌上,安静地对着镜子刮胡子。

    林枫钟爱他的胡子,林枫爱美更甚于爱他的生命。

    其实林枫只有在下巴上有几点小胡子,太子的胡子比林枫的多。可是太子的胡子密集,从耳后下延到下巴,好像一片草原。

    “皇兄,你终于来见我了。”林枫笑了笑,并不起身。

    “林枫,你知道孤要来么?”太子坐下,眼神凝重。

    “皇兄既然凯旋而归,又怎么会不来兴师问罪呢?”林枫慢条斯理地说,“就算皇兄不来,仲超也会催促皇兄过来。”

    太子说:“林枫,我待你如何?你凭良心说。”

    “皇兄一直视我为亲弟弟一般,对我极好。皇兄仁厚天下,品行自然也是好的不得了的。说实话,如果你我不是在皇家,而是贫民兄弟,我该有多么庆幸有这样一位好哥哥。”

    太子悲愤道:“既然如此,你为何要毒害我和仲超?你毒害我尚且可以原谅你,你连仲超都下毒,你要我如何面对你?”

    “皇兄无须忍受我的卑鄙。每个人都有每个人当走的路,既然出生于皇家,而皇位只有一个,兄弟之间根本就没有真情可言。谁动了真情,谁就是输的那个。”

    “你现在怎么会变得那么可怕?还是你一直以来就是如此?只是过去,我还没看清你的真面目?”

    林枫淡淡说道:“皇兄,我一直都是如此,因为我的目标就是成为太子,取代皇兄你。我没得选择。”

    太子心痛得几乎坐不住了,“林枫,谢谢你对我说了实话。”

    “我不说实话,别人会替我说实话,所以我只能说了。如果欺骗可以换来活命,我也早就去做了。”林枫说,“该来的总是会来的,皇兄,不要对敌人手软。不然,皇兄一定会很惨的。”

    太子站了起来,“林枫,我来的时候曾经对自己说,如果你跟我说,你都没有做过,我就会选择相信你,放你一条生路的。可惜。”

    “可惜我自己选了一条死路,对不对?”林枫冷笑,“皇兄,谁能笑到最后,现在还不能断定,可不要高兴得太早了。”

    “皇上已经允许我去查你对我下毒一事。”太子说,“证据都已经查到,你不但对我下毒,还通敌叛国,联合北狄对我全军覆灭,如果我不对你下手,难以对死去的士兵们交代。”

    太子说完,大义凌然地走了。

    “为什么你永远都是这么地正义?”林枫苦笑道,拿出刚刚收到的耶律骨的书信。

    耶律骨的书信告诉了林枫一切。

    原来这么多年,林枫一直恨错了人。

    杀害林枫生母的根本不是皇后,而是庆丰帝!

    那么林枫跟太子和皇后根本没有仇恨了。

    真是可笑,谋划了这么多年,最后,反而成为庆丰帝的棋子,仇人就在眼前,反而一直被他摆布。

    林枫一直呼唤的父皇,就是杀害他母亲的仇人。

    林枫和庆丰帝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林枫竟然是北狄人!

    这么多意外袭来,林枫差点承受不住。

    可他还是接受了。

    “母亲,我总会为你报仇的。”林枫流泪了,“可是你告诉我,我要怎么办?”

    林枫以为他在利用庆丰帝,没想到,林枫才是被利用的那个。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