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5章 毒发
    皇宫。

    大殿上的飞檐上,一只鸟安静的停留着,似乎在等候着谁。御花园里,一只野狗快速的穿过甬道,然后又很快的消失在一片灌木丛里。

    林枫和周云萝在御花园相见了。

    林枫穿着一件宽大的棕褐色对襟宽袖衣袍,腰间系着一条红色腰带,一块拳头般大小的玉佩挂下,看上去就很贵气。脚上,那双黄色的金丝履,也是很贵气。

    周云萝梳着一个灵蛇髻,一根精致的玉簪子上,挂着一串金线流苏。身上,穿着一件彩云穿月锦缎宫装,外面披着一件丝质披肩,下半身,一件粉色柔绢曳地长裙,脚上,是一双云丝绣鞋。

    看得出来,周云萝是用心打扮了一番的。

    因为要见林枫,周云萝最爱的男人,周云萝自然是要精心打扮,哪怕林枫根本不爱她,她也要抱着幻想。

    “周贵人,找本王何事?”林枫一脸冷漠。

    周云萝说:“周宾死了。齐王知道吗?”

    “本王也是刚刚知道。”林枫说,“他也是自作自受,死在周瑾轩的手里,也算是死得其所。”

    周云萝摇摇头,“齐王殿下怎么可以这么说呢?今天轮到我父亲,明天有可能就会轮到齐王您了。”

    林枫坐了下来,摘了一株狗尾巴草放在手指头玩,漫不经心地说:“该来的还是会来,再着急也是无用的。”

    “齐王不怕周瑾轩?”

    “当然不怕。本王也有不少兵力良将,兵精粮足,何惧之有?”林枫自信极了。

    “齐王不是对太子下毒了吗?为何还活着回来?”周云萝说,“太子不会放过齐王你的。”

    “太子放不放过我不需要你操心了,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林枫起身要走,周筝筝说:“等一下。”

    林枫身子背对着周云萝,“什么事!”

    “本宫想要提醒你,齐王并无子嗣,人家到了这个年纪,都需要子嗣,可是齐王没有。所以,齐王可不可以接受原本就难了,因为这个原因,喜欢子嗣的庆丰帝都不喜欢齐王您了。”周云萝把花园的门虚掩着,给人的感觉就是他们在小声商量着什么。

    林枫冷笑,“本王也需要子嗣,可是,本王宁缺勿滥。”

    “为了江山社稷,齐王应该和我联手,消灭掉太子和林仲超。整个皇宫,如今只有我和齐王你是能联合的了。”周云萝述说着利弊。

    而此时,吴国公府,屋内,昏暗的烛光在墙上留下一个摇曳的身影。只是一大片墙,就这一个影子,显得不免有些孤单。

    床榻上,裕儿仍旧昏迷不醒,淡色的嘴唇有些发干,脸色也不怎么好看。

    裕儿再次毒发了。

    “姑娘,饭菜都凉了,你先吃点吧。”水仙站在一旁,轻声提醒到。

    但是周筝筝却摇摇头,一言不发,双眼,停留在裕儿的身上。

    “都已经好几天了。怎么还不醒来。”周筝筝自言自语道。

    以往遇到什么事情,周筝筝总是能有各种办法解决掉。

    唯独遇到裕儿这身体,周筝筝第一次觉得是那么的无助。

    望着床榻上的裕儿,周筝筝还联想到了前世没养过的裕儿,一种莫名的失落感油然而生。

    不知不觉间,周筝筝突然感到一阵害怕,害怕裕儿就要离开自己,害怕以后再也不能和裕儿玩耍,也听不到裕儿喊自己干娘了。

    “水仙,你再去给裕儿准备点药材,我再给裕儿擦洗擦洗。”周筝筝认真的说。

    为了控制裕儿的毒发,周筝筝可谓是殚精竭虑,各种方法几乎都试了一遍,终于发现药浴擦拭这个非常规的方法。

    水仙很快就下去准备了。

    周筝筝依旧坐在床榻前,细心的给裕儿擦拭着额头的汗珠。

    此时,距离周筝筝合眼,已经过去整整十二个时辰。

    周筝筝双眼底下,布满的红血丝好像丝瓜络一样错综复杂,写满了周筝筝对裕儿的关爱。

    一阵凉风吹过,在窗棂处发出一阵声响。

    让周筝筝有些焦躁的心情,变得更加心绪不宁了。

    按理,按照周筝筝的预计,裕儿的身体,是可以一天天好起来的。

    但事实上,裕儿的情况似乎有一天天加重的迹象。

    过了不久,青云把准备好的汤药送了进来。

    “水仙呢?她怎么没来。”周筝筝的语气带了点责备的意思,可能是因为裕儿的原因,周筝筝也需要发泄下内心的不良情绪。

    “她,她去准备药材去了。”青云顿时紧张的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但事实上,水仙是去准备药材去了每日给裕儿准备汤药,都需要很多药材,水仙担心周筝筝接下来还要用,便赶紧先去准备了。

    听青云解释后,周筝筝的心情稍微好点,便让青云把汤药准备好,自己又亲自给裕儿进行全身擦洗。

    这汤药里,加了点拔毒透凉的药材,闻上去有点凉凉的。而在给裕儿擦拭前,周筝筝让青云将屋内的门窗全都给关好,免得凉气入侵,更不好了。

    一遍,又一遍,周筝筝按照大小周天的顺序,给裕儿全身擦拭了一遍又一遍。

    但裕儿仍旧没有什么反应,甚连眼皮都没怎么动一下。

    一种莫名的恐慌又临到周筝筝的心头,情况看起来是越来越不容乐观了。

    周筝筝很害怕,害怕裕儿再也醒不过来。害怕前世的遗憾,到了如今,依然成为一个遗憾。

    周筝筝拼命的摇摇头,想把这种近乎绝望的想法给驱散走,但周筝筝越是这样做,大脑里就越是充满了这种想法。

    “姑娘,你没事吧。”站在一旁的青云担心的拍了拍周筝筝的肩膀。“裕儿这么乖巧,他不会有事的。”

    “都已经醒不过来了,怎么办。”周筝筝用一种近乎哀求的声音说话,如果此时有一个人可以让裕儿完全康复,周筝筝也许会答应他任何条件。

    天空的月亮越升越高,黑夜也是越来越重,一直守候在一边的青云也是困乏不已,只是周筝筝,却依旧一脸精神的守着裕儿,丝毫不敢放松。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