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4章 死得其所
    皇宫。

    阳光暖暖的,一片红叶懒懒的躺在地上。池水已经变冷,也好像更通透了些。几片叶子漂浮在水面上,好似仰望蓝天,朵朵白云如棉,轻悠自在。

    周筝筝跟着周瑾轩来参加早朝。

    周筝筝是特意过来的,事先禀明了皇帝,经过了周瑾轩同意。只是周瑾轩目前还不知道原因。

    庆丰帝今日精神不错,一来,耶律骨又送来解药了,庆丰帝吃了解药精神就会变好,二来,看到周筝筝,庆丰帝就会有回到年轻时代的感觉。

    群臣简单汇报了各自的工作情况,庆丰帝说:“众爱卿还有事要汇报的没有?没有的话就退朝了。”

    周筝筝上前说:“禀皇上,还有一个人,要对大臣们讲话。”

    “带上来吧。”庆丰帝说。大臣们开始窃窃私语起来,毕竟周筝筝可不会闲的发慌,她过来总会发生点什么的。

    很快,阿明押着周宾走了上来。

    周宾身上已经没有枷锁了,有阿明护卫着,周宾再有本事也逃不走。

    “周宾,你来做什么?”庆丰帝颇为害怕,周宾知道的太多,万一当着满朝大臣的面上说出那些庆丰帝的丑事可如何是好?

    “皇上,臣知错了。”周宾对着周瑾轩和周筝筝就跪了下来,“大哥,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设计陷害你们。”

    满朝大臣议论起来,“周宾这是怎么了?”

    周瑾轩看了周筝筝一眼,明白了什么。

    周筝筝说:“二叔父,那你详细说说,你哪里对不起我们吧。”

    周宾说:“我和我妻子孙月娥多次加害大房,伪造证据,落井下石,栽赃陷害。如今我妻子孙月娥已亡故,我也知错,希望大哥宽恕我。”

    周瑾轩说:“原来那些事,真的都是你做的。”

    周宾哭着说:“是啊,大哥,都是我不好。我妒忌你,一心想对你取而代之,得到你的爵位,所以才做了那么多糊涂事。”

    周筝筝说:“老太夫人,是谁杀的?二叔父一定知道。”

    周宾说:“我什么都招认了,你们就饶了我吧。对,老太夫人也是我杀的。”

    周瑾轩大惊,“母亲对你这么好,你怎么就惨下毒手了?”

    周宾说:“我害怕母亲有一天会发现我做的那么糊涂事,所以就杀了她。”

    其实杀害老太夫人的不是周宾,而是周云萝,周筝筝不想指出周宾在说谎。

    周宾以为不管他认下什么,周瑾轩都会原谅他的,所以,干脆把周云萝做下的事情也认了,免得周筝筝查出是周云萝杀的。

    可是,周宾这回估计错了。

    周瑾轩是会原谅周宾一切,可却不会原谅杀害老国公夫人的人。

    周瑾轩是个孝子,不可能不为老国公夫人报仇,不管那个人是谁。

    “你这个畜生!连母亲都杀害!我真的错了,我真应该早点杀了你!”周瑾轩大叫着,抓住周宾的衣领,紧紧绷着脸,目光透着仇恨,好像要把周宾给吃了一样的。

    这样的眼神,让周宾有些害怕起来,“大哥,大,哥,我,我,我!”

    “哗哗哗!”周瑾轩用力一拳,击打在周宾的头上。

    顿时,血流不止,把周宾的脸都弄花了。

    “大哥。”周宾伸出手要抓周瑾轩的衣袖,被周瑾轩甩了开去。

    周宾倒在了地上,眼睛里竟然是满满的不解。

    周宾大概做梦都没有想到,最后会死在周瑾轩的手中。

    “皇上,周宾,已经断气。”太监来查,汇报道。

    顿时,文武百官都缩着脖子,害怕起来。

    毕竟,这可是在大殿上啊,周瑾轩竟然直接杀了人!

    谁能肯定,下次周瑾轩杀的不是他们?

    再看庆丰帝,竟然还是一脸震惊和害怕的样子。

    “母亲,儿子终于为你报仇了。”周瑾轩哭着说,对庆丰帝跪下,“皇上恕罪,臣一时冲动,杀了人,还请皇上降罪。”

    “周爱卿杀的是罪大恶极之人,何罪之有啊,何罪之有啊。”庆丰帝立马摆上笑脸来,周瑾轩可是太子的生死至交,庆丰帝哪里敢治周瑾轩的罪啊!

    以前都不敢,更何况现在!

    太子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大茗朝主人,庆丰帝不过是个摆设,这什么人该杀,什么人不该杀,庆丰帝还是清楚的。

    再说了,庆丰帝怎么会为了周宾去罚周瑾轩呢?

    周宾知道得太多,就算周瑾轩不杀,庆丰帝也是打算杀了周宾的。

    “父亲,皇上不怪你。”周筝筝拉了拉周瑾轩。

    看着周瑾轩杀了周宾,真是大快人心啊。周瑾轩终于看清了周宾的真面目,周宾终于死了。

    周瑾轩站了起来:“谢皇上。”

    早朝散了,周瑾轩一路上没有说话,周筝筝知道杀了周宾,周瑾轩也是很痛苦的,可这是杀母之仇,周瑾轩不能姑息。所以周筝筝也不打搅周瑾轩,周瑾轩现在需要的,仅仅只是自己好好消化一下。

    回到吴国公府上,周瑾轩没有心情用膳,独自坐在老国公夫人灵堂里。

    林莜很担心,周筝筝说:“母亲,父亲杀了周宾了。”

    林莜大惊,可很快,就接受了,哭着说:“我就知道会有这一天的。只是你父亲一定很难过。他最爱的弟弟却做了最让他失望的事。”

    “可是一切都过去了,父亲的悲痛也会过去的,周宾死了,父亲才会有新的生活。”周筝筝说,“可惜,周宾没有招供出周云萝,其实,老夫人是周云萝杀的。”

    “周云萝犯下的罪,欠下的血债,总有一天会被清算的。”林莜说,“好了,筝筝,我们走吧,让你爹爹安静一会儿。”

    皇宫里,周云萝已经听说了周宾的死讯。

    周云萝哭着跑过来质问庆丰帝,为何不救周宾,难道死的是周云萝,是不是庆丰帝也会袖手旁观?

    庆丰帝眯着眼睛看周云萝,“朕一定会保护你的,你和周宾不一样,朕喜欢你。”说完,就把周云萝扔掉床上,一阵饥饿地啃咬。

    周云萝怕的要命,事后去请林枫过来谈话。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