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3章 杀仇人
    吴国公府上很热闹,各种鸟儿似乎很享受这样的季节,不是那么热,还有一些果子可以吃。地上,蚂蚁也是忙碌的很,成群结队的把东西往窝内运。

    房间里,淡淡的檀香味让人闻着就很舒服,秋日特有的菊花茶,也是秋令时节的上等饮品。在桌子上,还摆着一些糕点,形状也是漂亮,一看就忍不住咽口水。

    周瑾轩和周筝筝坐着,却都没有拿糕点来吃。虽然这些糕点真的很好吃,可他们好像根本没有食欲,在谈论一件很严肃的事情。

    “父亲,我一早就料到周宾会逃走,他是出入皇宫惯了的,一定也知道我不会放过他。”周筝筝穿着一件淡粉色的百褶裙,裙摆下,绣着一圈小梅花。而那双粉底朝靴,则在裙摆下如调皮的兔子,一会儿出来,一会儿又钻回去,说,“好在没让他走成,不然,想除掉他就不容易了。”

    周瑾轩穿着一件蓝白相间的立领窄袖外衫,领口精绣着一圈福字,里面,是一件纯白的里衣。下半身,一件红色的裤子很是显眼,皱起了眉头说:“阿筝,既然周宾已经被关天牢了,留他一命吧,他再也无力折腾了。”

    “父亲,不能再放过周宾了,就是因为父亲一次次地放过周宾,害而周宾每活过来一次,就多一些人被他加害。这次,一定要赶尽杀绝,绝不姑息了。”周筝筝坚决如铁。

    “可是,他终归是你的二叔父啊。”周瑾轩还在求情。

    周筝筝知道如果继续反对,周瑾轩一定会出手阻拦,还不如表面上答应周瑾轩,暗中杀了周宾。

    可如此一来,就是欺骗周瑾轩了。

    为了杀仇人,让仇人永远没有再翻盘的机会,周筝筝也只有欺骗周瑾轩一次了,“父亲,容我考虑下,暂时不杀周宾了。”

    “好女儿,父亲相信你是最顾念亲情的好孩子。”周瑾轩还以为周筝筝会心软。

    周筝筝来到皇宫。

    既然庆丰帝对她怎么处置周宾都没意见,周筝筝可不想再留活口。

    “周宾,这杯毒酒你还是喝了吧,省得我亲自拿剑杀了你,你也痛苦,我也怕脏了手。”周筝筝对着身带枷锁的周宾冷冷地说道。

    面前,是一个金杯,被子里是琥珀色的酒。

    越是好看的酒,越毒。

    周宾不敢喝,因为,他不敢死,“周筝筝,你饶了我吧,我求求你,我一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这一招对我无用。”周筝筝把酒杯递过去,“我正是看在你是我二叔父的份上,才给你找了个最不痛苦的死法。如果是周云萝,可不会死得这么轻松了。”

    “什么?云萝你也要杀?她可是你的妹妹啊!”周宾大惊,“周筝筝,你怎么会变得这么可怕!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我以前?我以前是死在你们的手中。”周筝筝摇了摇头,“这么吧,如果你愿意当着文武百官对我和我父亲磕头认错,我就放过你怎么样?”

    周宾当然答应了。

    而另外一边。

    “豫王殿下,军队已经集合完毕。”副将站的笔直,一脸的严肃。

    林仲超满意的点点头,这正是林仲超要的军队,军规明确,法纪严明。

    依照目前的管理模式复制下去,很快,一支强大的军队便可以诞生了,外御敌人,内守平安,国中太平,那么大铭国的百姓,就可以过上幸福安居的生活。

    但却有一件事让林仲超有些忧愁,那就是将才太少,随着军队的不断扩大,林仲超急需一位可以分忧的将才。

    一日,正当林仲超在视察的时候,忽然看见一个士兵的脸庞的一个人很像。林仲超顿时眼前一亮,脑海中马上冒出了一个熟悉的名字——张良晨。

    因为被皇上冷落,年轻有为的张良晨空有一身本领,却无处施展。

    很快,林仲超便把张良晨推荐到了太子的面前。

    而太子也很是开明,给了张良晨一定的兵权,并且让张良晨跟随着林仲超,以协助林仲超。

    知遇之恩,张良晨对林仲超也是感谢万分。

    更是能够和林仲超同呼吸,对于军队的建设,张良晨也是每每可以提出一些好的对策。

    屋内,简单的装饰让房间看上去很大,除了一张床榻和一张桌子之外,就没什么大件的家具了。

    这是林仲超特地要求的,如此给人宽阔的感觉,更容易产生一些新的想法。

    每日,除了日常的巡视之外,林仲超喜欢在屋内看一些兵书,而为了有更多的思想碰撞,林仲超还很喜欢把张良晨一起叫上,两人可以一直畅聊兵书兵法,到了废寝忘食的境界。

    林仲超之所以如此喜欢张良晨,是因为他敢想敢说,更难能可贵的,是张良晨的一些见底,很有实际意义。

    再谈到山谷作战的时候,很多人都认为山谷地势低洼,不宜布阵对战,但张良晨却以为可以分别对待。

    山谷地势低洼,往往水源充足,再加上一些茂盛的植被,是很好的藏军之处。

    可以不废太多兵力,就可以把守住主要的关口,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优势。

    林仲超觉得张良晨说的有理,继续海阔天空的聊起来,还从边关的位置和气候,聊到了边关军队的管理之道。

    不知不觉间,窗外的阳光已经褪去,换成了乌黑的一片。

    但两人却谈的兴起,不仅不觉得饥饿,更是丝毫没有睡意,只是聊的越来越兴奋,还躺在了同一张床榻上继续聊。

    林仲超也将自己对军营管理的问题和张良晨充分的交流开,而张良晨也是毫无忌讳的直抒己见,每每和林仲超有不同意见,林仲超也是能耐心听解,不仅不会生气,还觉得很是受用。

    时间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了,窗外的太阳升起又落下,白昼升起黑夜来临,林仲超却和张良晨有说不完的话题。

    下人们送来的饮食,两人也只是简单的吃点,就这样,林仲超和张良晨同榻谈论兵法,,整整七日之久。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