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0章 退婚
    齐王府。

    下过一阵秋雨,天空如同覆了一张大网,显得灰蒙蒙的,眼睛看什么都觉得朦胧如隔了层纱。

    林枫独坐喝酒。

    他给耶律骨写了信,可是,还没有收到回信。

    从京城到北狄,少说也要半个月的马程,这才过了多久,林枫就已经是迫不及待地希望收到书信了。

    可惜,每回问下人,可有信到?

    结果都是让人失望的。

    “圣旨到!”太监来了。

    林枫缓缓挪动身躯,好久没有来圣旨了,今儿个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么?

    “苗若兰品行不佳,自觉不配齐王,特准许退婚,从此,齐王林枫和苗若兰的婚约无效。钦此。”

    圣旨读完了,太监用诡异的目光,看着林枫。

    似乎在观看一个即将落魄的人。

    林枫怒道:“滚出去!本王不欢迎你!”

    太监边走边嘀咕:“都死到临头了,还这么强势!真以为自己会成为皇上啊。”

    林枫木然看着太监离开,叹气说:“真是虎落平原被犬欺,连个公公现在也能嘲笑我了。怪不得苗若兰宁可自毁名节,也要退婚,跟我撇清关系。”

    林枫和苗若兰是皇上赐婚的,若不是苗若兰自毁名节,根本不可能退婚成功。

    林枫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从之前的巴结,到现在的冷冰冰,继续喝酒。

    酒越喝越苦,人却越来越不清醒。

    皇宫。

    回到了熟悉的皇宫内,往事又一一浮现在林仲超的眼前,睹物思人,此时,林仲超最想见的,就是周筝筝。

    只是林仲超觉得自己应该带点不一样的东西去见周筝筝。一个能表达自己的思念,又不那么俗气的一个东西。

    林仲超走出房间,好让自己的思绪能够更加开阔些,这时,院子里的菊花开的正好,一朵朵或如绣球,或如蟹爪,或黄或红,很是热闹。

    微风吹来,清淡的花香,顿时就让林仲超找到了灵感。

    要做一个菊花茶送给周筝筝,不仅代表自己的相思之情,还能给周筝筝润润肺。

    相思甚重,林仲超马上就开始了菊花茶的制作。

    为了能有最好的效果,林仲超只选择那些含苞欲放,或者刚刚开放的花蕾。

    而且,只选择口感最好的白菊。

    将菊花采摘捡净之后,加入泉水和蜂蜜,放进锅内,用文火慢慢熬炖。

    只是菊花茶不能熬制太久,林仲超一直守在边上,火候到了,便用一个粉瓷盅盛好,第一时间送到了吴国公府里。

    “豫王殿下。”守门的一脸恭敬的将林仲超带进了门。

    很快,穿着一身碧绿色轻纱裙的周筝筝出现在了林仲超的面前。

    “超哥哥。”周筝筝软糯的声音响起,甜到林仲超心里去。

    “趁热喝吧,”林仲超微笑着说道。

    打开盅盖的那一刻,甘甜的茶香还冒着热气。

    “嗯,”周筝筝轻快的点点头,但双眼还是一直停留在林仲超的身上。

    “超哥哥你,又清瘦了几分,”周筝筝有些心疼的说。

    “多谢筝筝姑娘关心,”林仲超浅笑道,“趁热喝了吧,我亲手做的菊花茶。”

    “嗯,”周筝筝这才缓缓坐下,幸福的笑着喝了。

    欢愉的心情让周筝筝情不自禁的拿起箫来,悠远的乐声如精灵般在房间内跳跃着,而林仲超也配合的坐在古琴前,双手轻抚,优美的乐声如流水潺潺淌出来。

    周筝筝侧脸对着林仲超宛然一笑,配合着林仲超的琴声,灵巧的双手不断的交替着,而林仲超也是微微仰着头,深情的看着周筝筝的脸,轻微摆动的身体,配合着周筝筝的箫声。

    琴箫合奏的声音很美,连挂在窗棂上的幕帘似乎都欢快的摆动起来。

    恍惚间,似乎也听到了桌上茶盏清脆的声音,也听到了门柜配合着发出吱吱的声音。

    乐声悠远,飞出窗棂,在楼下的院子里飞扬,又穿过院子,飘到了周瑾轩和林莜的耳朵里。

    “好美的声音。”林莜感叹道,“真替咱们女儿高兴,有豫王殿下这样的才子相伴,女儿这一生,肯定会幸福的。”

    周瑾轩点点头,但从林莜的话中,好像也听到了另外一种味道。

    女儿周筝筝有才子相伴,而自己身边的妻子,曾经也是美人。

    周瑾轩转身进入屋内,很快,便又出来了,还一脸神秘兮兮的拿着一个精致的盒子。

    “夫人,这东西我藏了很久,今日,拿出来送给你。”周瑾轩说的不快,字字深含着感情。

    林莜有些吃惊的看着周瑾轩,内心更是有一份惊喜。

    向来,周瑾轩并不怎么表达感情。

    但在这四处飘扬的乐声中,似乎一切都变得美好起来。

    林莜满怀期待的接过盒子,像个少女一般满心期待的缓缓打开盒子。

    盒子里,是一块漂亮的石头,通体红色,晶莹剔透,虽不是珠宝首饰,但却透着一股原始的美。

    “之前在外行军的时候,无意中发现的。”周瑾轩看着林莜疑问的眼神,解释道,“希望你会喜欢。”

    林莜当然喜欢了,当下就开心的笑开了花。

    “谢谢夫君。”借着优美的琴箫声,林莜也是美美的微微屈膝,向周瑾轩致谢。

    皇宫。

    周宾背着手走来走去,周云萝坐着紧紧皱眉毛,地上都是摔碎了的茶盏。

    “爹爹,你倒是出个主意啊!别走来走去,你都走了一天了!可把我都晃晕了。”周云萝不满说。

    “我还能怎么样?我也是自身难保了。太子回来,还和林仲超立下战功,天下百姓拥护太子父子,大茗朝已经是他们的天下了。云萝,你还是赶紧去求求周筝筝,希望她放你一马吧。”周宾坐下来,白头发昨晚多了一把。

    “要我去求周筝筝!我死都不去!凭什么!”周云萝倔强道。

    “就凭周筝筝是林仲超的心上人。”周宾说,“云萝,认命吧。”

    “我不认命!不是还有皇上吗?皇上在,皇上会护着我的!”

    “可你之前都是如何陷害周筝筝的,若是太子问起来,皇上就算想帮你也不敢帮啊!”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