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9章 还朝
    苗若兰声嘶力竭地大喊。

    苗存白指着苗若兰说:“我利用你!放屁!你若是有本事,林仲超也不会不喜欢你了!你想和林仲超在一起,也不看看人家答不答应!”

    苗若兰心碎了,苗存白简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不会放过你们!”苗若兰大叫着跑走了。

    苗存白摇了摇头,怎么办呢?难道就只能等死?

    苗存白于是去找大哥定国公爷。

    苗存白和他的这个大哥关系一直不怎么好。

    定国公爷喜欢安静,几乎看不出他站哪个阵营。

    苗存白觉得自己比定国公爷有才华,可偏偏不是长子,所以不能承爵位。但是心里,却是不服气的。

    “大哥,救我啊。”苗存白拉着定国公爷的手,哀求说,“我女儿是林枫的未婚妻,这次太子回来,一定不会放过林枫,我一定会受到牵连。怎么办呢?”

    “办法只有一个,就是主动退婚。”定国公爷淡淡地说。

    苗存白一怔,“若是退婚,若兰的名声就毁了。”

    “为了整个定国公府,也只能让若兰退婚了。”定国公爷说。

    苗存白说:“也罢,若兰反正是不喜欢林枫的,退婚就退婚吧。只是可惜了,我把她培养成大家闺秀,付出了这么多,没想到毁于一旦。”

    “定国公府已经没有拿得出手的闺秀了。”定国公爷说,“从苗姝梅和周宾私奔开始,就已经没有了。”

    而那边。

    终于到了,终于回到京城了。

    随行的将士们已经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纷纷开始骚动。

    林仲超望着熟悉的城门,百感交集,侧目看向太子,发现太子的眼角,已经泪水莹萤。

    此时,林仲超也更明白了当初太子离开京城时的心境。

    及至林仲超和太子走近,早已在城门口守候大臣们也都快步走来,个个脸上都洋溢着喜悦的表情,似乎是说久盼的佳人终于归来了。

    “太子,豫王殿下,一路辛苦了。”一个大臣上来献殷勤道,“微臣已经预备了轿子,请上轿。”

    林仲超当下就回绝了。

    虽然一路辛苦,但林仲超深知,太子更喜欢用双脚重走一遍原本就熟悉的京城。

    众臣给太子和林仲超让开了一条路,并且纷纷转到了两人的身后,紧紧跟着太子的步伐,开始了巡城。

    京城的一景一物,在林仲超看来,依旧是那么的熟悉,只是些许日子不见,多了些沧桑。

    犹如林仲超自己的脸上,也沉淀下了战争后的沧桑。

    “太子,请披上这件袍子。”林仲超亲手将一件大红色的袍子披在太子的身上。那是一件象征权力的袍子,纯金镶边。

    而披上袍子的太子,也似乎换了一个人,顿时精神了很多。

    “太子万岁,太子万岁!”当太子迈进城门的那一刻,道路两旁的百姓中,便爆发出了强烈的情绪。

    百姓纷纷将头探出来,希望一睹太子的真容,却又有点害怕,身子不自由的有点僵着。

    太子朝人群挥手致意,脸上是亲切的笑。

    跟随在身后的大臣们,也是纷纷的模仿太子的动作,朝两边簇拥的人群挥手着。

    而在太子和百姓之间,侍卫们脸上的表情却很平淡,甚至有些冷酷。

    谁也不知道,在一片欢乐的掩盖下,是不是还有一支暗箭正对着太子或者林仲超。

    太子决定走路去皇宫,而沿路的百姓,也是纷纷用自己的方式为太子服务。

    有些住的高的,在楼上用长竹杆挑出一块布来,给太子遮阳,有些则在沿途准备水给太子,还带上些自己做的糕点,还有一些百姓把精心制作的衣裳或鞋帽送上来。

    而更多的百姓,知道太子不会拿这些东西,虽然没带上什么,但却用一双诚恳的眼神,欢迎太子回宫。

    热闹的场面,让林仲超也是感慨万千,百姓的眼睛真的是雪亮的,能否让百姓拥戴,也是最真实的试金石。

    一路走来,那熟悉的皇宫大门展现在太子和林仲超的眼前。

    这时候,太子的脚步突然停住了。

    望着宫门内的大殿,太子有些迟疑。

    “太子。”林仲超轻唤了一声。

    这时,太子才在林仲超的示意下,第一个迈入了皇宫。

    皇宫。

    大殿下的须弥座被擦的干干净净,在阳光下也显出了洁白的玉色。台阶渐渐往上,正殿的威严让人仰视,竖着的匾额,用一圈金色框起来,显得富丽堂皇。

    庆丰帝高高在上,盯着太子在看,似乎在观察是不是假冒的。

    于庆丰帝而言,若是假冒的太子还更好一些。

    “父皇。”太子热泪盈眶,跪下,“儿臣不孝,听说父皇中了毒,却没有侍奉左右。”

    就算已经知道庆丰帝的所作所为,太子还是原谅了他。

    “父皇没事,太子,你这五年来都去了何处?发生了什么?快告诉父皇。”庆丰帝让太子近前来,摸着太子的手说。

    太子说:“儿臣中了毒。后来遇上贵人,给儿臣解毒。”

    “是谁?”庆丰帝急于想知道。

    因为他也中了和太子一样的毒,他要找到救太子的这个贵人,这样他就不需要依赖耶律骨了。

    耶律骨给庆丰帝的解药都是短暂性的,没多久又会复发。

    “那位高人不让儿臣说。”太子还是对庆丰帝警惕的。

    庆丰帝笑了起来,“也是,既然是高人,肯定非常神秘才对。”

    林仲超说:“皇爷爷身体看起来比过去好很多了。”

    庆丰帝说:“朕的身体无恙。”

    “没事就好,儿臣原本还担心父皇呢。”太子现在不担心了。

    庆丰帝嘉奖了太子和林仲超,然后,太子带着林枫回到东宫。

    金黄色的蟹爪菊铺满了园林中的一个角落,而在另外一边,则是红艳艳的叶子,各种颜色交相呼应,甚是热闹。

    “东宫还是一点都没有变化啊。”太子感叹说,“超儿,还记不记得你母亲和你祖母,曾经就在这花园里一起赏花?”

    “记得,每年春天,百花齐放,母亲和皇祖母就好像约好一样,来这里赏花。”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