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8章 死到临头
    周筝筝见二人的茶水凉了,就让奴婢为他们换掉,说:“十殿下还真的喜欢开玩笑呢。耶律如烟公主前些日子诞下一女,莫非不算十殿下的亲骨肉么?”

    林俊生大惊,“原来她竟然真的背着我,生下了孩子。”

    “莫非十殿下不想要这个女儿?”周筝筝说,“如烟公主还等着十殿下迎娶呢。”

    林俊生低下了头。

    杜建波说:“周大姑娘,既然是十殿下的女儿,十殿下一定会认的,还请周大姑娘给十殿下一些时间去解决这件事。”

    周筝筝说:“杜公子无需替十殿下说话,这是十殿下自己的事,理应由十殿下自己来说。”

    林俊生说:“既然周大姑娘都为如烟做主了,我理应给周大姑娘一个面子,放心吧,我一定会迎娶如烟公主。只是,我和史婉儿曾经有婚约。”

    杜建波说:“这个容易,两个都娶了,一正一侧。”

    林俊生说:“史婉儿是皇上赐婚,只能是正妃,而如烟是公主,也不好委屈做小啊。”

    杜建波说:“如烟公主虽然是公主,可如今,北狄不再是原来的北狄,耶律如烟也不再是公主了,若是为侧妃,也没有不可以的。”

    林俊生叹了一口气,“这样安排,不知道周大姑娘觉得怎么样?”

    周筝筝抄起一口茶来吃,冷笑道:“这倒是好笑了,这是你的婚姻大事,问我做什么?只要你自己觉得无愧于心就好。”

    林俊生也笑,“还以为耶律如烟是周大姑娘的朋友,所以先问问周大姑娘,既然不是那是我多心了。我明白了,多谢周大姑娘提醒。”

    周筝筝说:“四海之内皆朋友,我和耶律如烟萍水相逢,见她被人欺负,帮她说几句公道话罢了。”

    杜建波打圆场说:“吃茶!吃茶!这么严肃做什么!”

    林俊生说:“我还有事,多谢周大姑娘款待,先走了。建波,你和周大姑娘吃茶吧。”

    周筝筝并没有留林俊生。

    林俊生走后,杜建波说:“周大姑娘考虑得如何了?”

    “你把大元和尚送到吴国公府上来吧。太子回来了,你们不需要再对付林枫,留着大元和尚也是无用的。”周筝筝说,一面让奴婢摆饭。

    “当然可以。”杜建波答应得倒是爽快。

    周筝筝说:“既然来了,留下来吃了饭再走吧,我们府上新得了几个秦淮河的大闸蟹,可以尝尝。”

    杜建波说:“秋天正是蟹儿肥的季节,那我就不推辞了。”

    周筝筝于是退下。

    杜建波在吴国公府上用罢了饭,就走了。

    齐王府。

    湖面平静如镜,秋风习习,正是吃螃蟹的好时节。

    林枫坐在湖边,桌子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螃蟹菜,有清蒸螃蟹,有蟹黄滚南瓜,还有肉末螃蟹粥。

    又好吃又滋补,吃得林枫满手是油。

    “亚父啊亚父,真的没想到啊,你在北狄成为了皇帝,我却要在这里受苦。”林枫苦闷地端起酒来,对着湖面敬了一下。

    苗若兰穿着一件半袖一字领短衫,短衫上绣着一只杜鹃,很是红艳,和罩在外面的襦裙很协调,襦裙的下摆很长,都要及地了,走了进来。

    “齐王还有闲情逸致喝酒啊,难道不知道太子还活着吗?”苗若兰走到林枫面前,坐下。

    林枫苦笑道:“看来你们都知道得比我早。”

    “整个京城都知道了。”苗若兰拿了一个杯子,也呈上了酒,“你即将失势,可惜我却和你有婚约。”

    “看来你是来提取消婚约的?”林枫大笑,“我求之不得。”

    苗若兰说:“我父亲后悔了。”

    “你没有后悔?”林枫冷笑,“我后悔呢。我不喜欢你。一个人即将要迎娶自己不喜欢的女人,这该有多么地可悲。”

    “你!”苗若兰生气了,“我有什么不好?我哪里不如周筝筝了?”

    “你哪里都不如周筝筝。”林枫把酒喝完,把酒杯扔在地上。

    酒很苦,可是,心里更加苦。

    苗若兰妒忌地发狂,“林枫,你陷害太子,太子这次回来不会放过你的,你都死到临头了,周筝筝难道会救你?你钟情于她,她可曾看你一眼?”

    “你不也一样?你对林仲超情根深种,林仲超可曾领过情?你陷害过吴国公府,林仲超也不会饶了你,你的结果未必好过我。”林枫站了起来,“回去吧,找你爹想想对付林仲超的办法,我这儿,不欢迎你。”

    苗若兰说:“林枫,难道你不能带我离开这里吗?”

    林枫笑道:“你知道自己结局不好,所以过来求我,希望我带你走,我说了,我不喜欢你,你的死活,和我无关。”

    林枫走了,苗若兰气得把桌子都掀翻掉,螃蟹落了一地黄。

    “为什么男人都会喜欢周筝筝!为什么!”苗若兰都要气炸了。

    回到定国公府,苗存白叫住了苗若兰,“上哪儿去了?”

    “不要你管!”苗若兰气呼呼的。

    “一个女孩子家,直接就去齐王府找男人,太没有规矩了!”苗存白生气地拉苗若兰进了书房,“说,是不是去找林枫了!”

    “要不是父亲你执意要我嫁给林枫,说林枫最有可能会成为皇储,我会有今天吗?难道我去找林枫要他救救我都不可以?”苗若兰一屁股坐下来,端起一杯茶,“茶都冷的,丫鬟们都是怎么做事的!”

    丫鬟连忙跑过来,苗若兰一脚就踢过去,“滚出去!”

    苗存白说:“你何必拿丫鬟置气!”

    “怎么,打的是你的人你心疼了?”苗若兰说完,苗存白就给了苗若兰一个耳光。

    “你竟然为了一个丫鬟打我!”苗若兰大喊。

    苗存白说:“如今苗府有难,你倒是先自乱阵脚了,还对父亲发火!这就是父亲教过你的?”

    “父亲说的倒是好听,可是,苗府需要我的时候,就不顾我的幸福,如今有难,还以为你真的有办法不成?你若是有办法,也不至于要等到现在才知道,太子还活着了!早知今日,何必要弃林仲超投奔林枫呢?”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