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7章 远嫁
    太子已经找到,还和林仲超建立大功,皇上再也没本事陷害太子,更不能违背民心改立太子,林枫和林俊生对于争储位,都已经没有机会。

    如果太子要对付林俊生,林俊生未必招架得住,杜建波一定会受牵连,所以,杜建波送给周筝筝这么一个大礼物,太子仁厚,一定不会对林俊生以及杜建波怎么样。

    “杜建波想的倒是周到呢。”周筝筝自言自语,“既然他送来这么大的礼物,我不收下,不是太没有礼貌了?水仙,去杜府替我约见杜建波。”

    水仙忙接过手信走了。

    听琴过来了。

    “姑娘找奴婢?”听琴手里拿了一个长颈花瓶。

    “三爷那边,最近有何动作?”周筝筝看到那个花瓶上雕刻着七仙女。

    造型很是讲究。

    “没有,不过,三爷刚得了一个花瓶,要奴婢送过来给二夫人。”听琴说,“奴婢也不知道三爷是什么意思。”

    “怕是想讨好我母亲吧。”周筝筝检查了一下这个花瓶,看不出什么异样,说,“那你拿过去给我母亲吧。以后有什么消息第一个要通知我。”

    听琴点点头,“是,姑娘。”

    周筝筝拿了碎银赏了听琴。

    水仙回来了,“姑娘,杜公子说明天就过来见姑娘。奴婢在路上还听到一个消息,就是,静安公主要嫁去北狄了。”

    “什么?你可知道,她要嫁的是何人?”周筝筝问。

    “正是北狄的新皇帝。”

    周筝筝大惊。

    耶律骨的动作还真快啊!

    庆丰帝还真会卖女儿啊,难为温妃之前对庆丰帝做了那么多,想不到啊,温妃一走,庆丰帝就为了解药把女儿送给耶律骨了!

    耶律骨都可以做静安公主她爹了!

    把这么活泼可爱的女儿送给一个糟老头,庆丰帝还真对得起温妃啊!

    “看来明日,我还要见一见林俊生,温妃可是把静安公主托付给林俊生的,如今看林俊生会怎么救静安公主。”周筝筝再次托水仙告诉杜建波,希望他明天和林俊生一道儿过来。

    水仙说:“姑娘,莫非你要救静安公主?”

    “静安公主之前对我挺好的,也算真诚,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进入火坑不拉一拉她。”周筝筝喝了一口茶。

    “可是,静安公主自打温妃娘娘去了后,就一直恨着姑娘呢。”水仙说,“姑娘何必去趟皇家这浑水。”

    周筝筝笑道,“我知道静安公主恨我,可是我这个人就是如此,谁对我好,我总是要回报一下才可以心安。等我这回救完了静安公主,也就不欠她了。”

    水仙说:“可是姑娘,依奴婢看来,静安公主过去随姑娘的好,也是因为姑娘与众不同,静安公主一时起了新鲜感觉罢了,算不上什么真正的友情。”

    周筝筝点点头,“我明白,我帮静安公主,还有一层原因是,温慈是我好朋友,若是静安公主被糟蹋,温慈再次遭受重创,一定挺不过去了。”

    水仙给周筝筝换了一盏茶,“总之姑娘一定要小心,温家除了温公子,断无一个好人。”

    皇宫。

    斜斜的阳光将红墙映的鲜红,只是少了夏日的刺眼,秋日的景色更加温和些,就连那好久不见的黄猫,也喜欢出来活动了。

    周瑾轩面见庆丰帝,说明了城外不是山贼,正是太子和林仲超,所以周瑾轩不打自己人的意思。

    庆丰帝的脸色越来越阴沉,“周瑾轩,你竟敢抗旨!”

    “臣没有抗旨,皇上要臣去攻打的是山贼,既然不是山贼,臣还能打太子殿下不成?”周瑾轩据理力争。

    庆丰帝好容易平复下怒气,说:“太子既然还活着,让他进来吧。”

    “太子殿下还在城外等着皇上宣召。”周瑾轩说,“整个京城都已经知道,是太子和豫王打退了北狄人,百姓都在欢呼呢。”

    “难道朕还要出城迎接不成?”庆丰帝声音很冷,丝毫没有温度。

    听不出半点对太子的父子情。

    周瑾轩说:“皇上,太子毕竟是立了大功啊。”

    “朕知道了,让文武百官出城迎接太子还朝,朕在皇宫里等着他。”庆丰帝拂袖而去。

    看来,如果太子真的死了,庆丰帝太更加高兴,林仲超说是皇上要害死太子,原来是真的。周瑾轩不由地觉得一阵心寒。

    要不是太子平安健在,周瑾轩都想要带头反了这个昏君。

    次日,吴国公府。

    林俊生和杜建波都来了。

    周筝筝一头乌黑的秀发如瀑布般垂下,几缕调皮的,还跑到耳前,想和眼睛一起看风景。身上,碧绿色的罗衫外,罩了一件宽松的印花褙子,脚上的粉底朝靴也是很可爱,出来见客。

    林俊生穿着一件棕色开襟宽袖的长衫,袖口纹着万字纹,下摆处,纹着一圈山峰纹。长衫里头,是一件蜀绣锦,绣着精致的花草团案,端立不动。

    杜建波穿着一身柔软的丝绸质里衣,宽大的领口处,并没什么装饰,外面,则是一件蓝白相间的长袍,长袍里,是白色的丝质内衬,笑道:“周大姑娘,我就知道你会见我。”

    周筝筝坐定,让奴婢也给二位端了椅子坐下,说:“静安公主要远嫁了,想必十殿下应该听说了吧。”

    林俊生一怔,点了点头。

    杜建波说:“周大姑娘怎么关心起静安公主的事来了?”

    “温妃临死前,把她唯一的女儿交托于十殿下,十殿下应该不会忘记吧!敢问十殿下怎么救静安公主呢?”周筝筝没理会杜建波的调侃,盯着林俊生质问道。

    林俊生的话总是很简短,好像多一个字就有**份一样,“静安公主嫁人是一件喜事,何来相救之说?”

    周筝筝说:“静安公主要嫁的是北狄老头。她不会有幸福。”

    “年纪并不是问题。”林俊生淡然说道。

    周筝筝冷笑,“我也猜到你不会管静安公主的,你这个人,连自己亲骨肉都可以不要,又如何会管妹妹的死活?”

    林俊生脸色变了,“亲骨肉?周大姑娘是不是弄错了,我还没有成亲呢。”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