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2章 议和
    一只浑身脏兮兮的野狗低着头,在一片草丛中找一些吃的,只是运气不怎么好,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什么。后来,还是无奈的离开了。

    周瑾轩率军出了城门,远远看到前面雄赳赳气昂昂的军队,这样齐整有序的军队,又怎么会是山贼?

    跟在周瑾轩身边的太监,不停催促周瑾轩快点开战,周瑾轩于是点兵,故意做出要进攻的样子,其实,偷偷派人去给林仲超送信。

    这封信,很快就到了林仲超的手里。

    “阿筝,吴国公来信了,原来,他早就猜到是我们。”林仲超拉住周筝筝的手,高兴极了,“我们现在就一起去见他。”

    “我就说了,父亲不会猜不到我们的。”周筝筝给林仲超衣袖拉拉直,整理了一下衣领。

    林仲超是一脸甜蜜。

    “就在前面,马上到了。”林仲超指了指前面的一个山头,转身对周筝筝说。

    周筝筝顺着林仲超的手指方向,看见了一座光秃秃的山头,常年的战争,让山上的树木也基本都没有了。

    裸露在外的,除了杂草,就是些岩石。

    另外一边,周瑾轩正在操练军队,黑压压的军队列阵在空地上,整齐划一,一看就是经过训练的。

    周瑾轩把军队编成三个方阵。每个方阵由一名副将带领。

    在操练的时候,周瑾轩站在最高的点将台上。

    居高临下,视察着每一个方阵。

    在当时,能够和周瑾轩军队对峙的,全天下也找不出几个。

    但周瑾轩却觉得自己的军队还是有可以进步的空间,只是一下子,还没找到其中的方法。

    “吴国公爷,豫王殿下和大小姐来了。”

    “哦,他们在哪里?”周瑾轩一脸兴奋,赶紧下去亲自迎接。

    “爹!”周筝筝小跑到周瑾轩的面前,一脸撒娇的样子。

    已经有段时间没有相见了,周筝筝对周瑾轩的思念,也是满满的。

    “吴国公,”林仲超也是礼貌性的打着招呼。

    “豫王殿下,快请进。”周瑾轩让随身侍卫赶紧将房间整理出来,自己则亲亲自带路,把周筝筝和林仲超安顿了下来。

    第二日,天微微亮,林仲超被屋外将士的操练声给吸引住了。

    将士的声音很是整齐,林仲超一听,就知道这是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

    洗漱完,林仲超来到点将台上,和周瑾轩一起观摩。

    “豫王有何建议?”周瑾轩站在一旁,谦虚的请教。

    论领兵打仗,周瑾轩还是很佩服林仲超的,林仲超的建议,周瑾轩自然也会很重视。

    林仲超静静的观察了一会儿之后,缓缓道:“吴国公谦虚了,将士们训练有素,底子都还不错,只是阵势略显呆板,变化不够。”

    林仲超一针见血的指出了周瑾轩军队的弱点,而这,也正是周瑾轩所疑惑的。

    “还请明说。”周瑾轩一脸认真的说到。

    “只分三个阵营,有点少,”林仲超继续说道,“可以再分,分为六个阵营,那么阵势,就可以多出几十种来,平日里,要多个阵势相互磨合训练。才能有所突破。”

    站在一旁的周瑾轩点点头。

    到了午饭的时候,周瑾轩早就让侍卫准备好了一桌丰盛的食物。

    周筝筝也换了一身衣裳,和林仲超一起,被请入席。

    虽没有在京城的那么丰富,但周瑾轩也是力所能及了。

    桌上,不仅有周瑾轩自留的醇香美酒,还有很多美味的野味,比如野兔,蛇肉,还有一些林仲超之前没怎么吃过的一些野菜。

    另外,周瑾轩还把军中的副将们也都叫过来坐陪。

    军营中,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

    周瑾轩先是举杯给林仲超敬酒,随后,一群副将们也是纷纷给林仲超敬酒。

    坐在一旁的周筝筝,则笑着看周瑾轩和林仲超的对话。

    “这么说,太子真的还活着?”周瑾轩激动不已,“如此,则国家有希望了。”

    林仲超眼角浮起泪珠,“家父也很想念吴国公,若不是身体欠佳,不能吹风,早就亲自前来拜会了。”

    “身体要紧,等一起回到京城,以后见面的日子,也是很多的。”周瑾轩笑看着周筝筝,“都要是一家人了。”

    周筝筝说:“父亲,皇上若是见到太子,不知会如何呢?在皇上的心里,自然是不希望太子还活着的。”

    林仲超叹了一口气,周瑾轩说:“太子终究需要面对的,至于皇上,目前,他已经没有实力和我们斗了。”

    “只要太子顺利登基,我们也不会对皇上怎么样的。”周筝筝说。

    “不说这个了,来,喝酒。”周瑾轩端起酒杯。

    “干。”林仲超说。

    北狄。

    塞外,辽阔的旷野如一张面皮摊开,随着地势的起伏而起伏。旷野里,一条浅浅的河水若有若无的,滋养着野外的一切。

    耶律皇帝兵败失踪,耶律骨趁机夺取了皇位。

    耶律骨原来是大皇子,因为被人陷害成为庶民,而陷害他的人正是后来的皇帝。

    耶律骨逃到中原,积聚实力之后,就回到北狄,打着“清君侧”的名义,联合之前拥护大皇子的大臣,登基为新的北狄皇帝。

    为了成为北狄唯一的皇帝,耶律骨派人杀害了原来的皇帝。

    政权巩固之后,耶律骨马上派出使者,出使大茗朝。

    庆丰帝单独保密地见到了北狄使者。

    “你们想和我们大茗朝议和?”庆丰帝冷笑,“你们主力已经被歼灭,所剩无几了,现在却想议和?”

    那使者也冷笑,“皇上应该不会忘了,是您所嫉恨的人林仲超带兵赢了我们北狄,而不是您啊。”

    “大胆!”庆丰帝大怒。

    “林仲超随时都可以取代皇上您的位置。如果您不和我们合作,您就什么都没有了。”使者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盒药剂,“这个,是我们皇上送给您的。”

    “这是什么?”庆丰帝问。

    “就是解药。”那使者低声说,“听说您一直在找我们皇上,我们皇上一登基,就给您送来解药了。”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