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1章 为了你
    “豫王殿下,豫王殿下!”

    一群士兵急切的叫喊到,但林仲超还是没什么反应。

    “快,快去通知太子。”有人建议到,而这边,林仲超也被抬到了一张床榻上。

    很快,太子就急匆匆的赶过来。

    众人纷纷退到两边,跟着太子进来的军医,则坐在了床榻边,一脸认真的给林仲超把脉诊断。

    过了一会儿,军医松开手,缓缓的说道:“豫王殿下就是太劳累了,需要休息几日,没什么大碍。”

    一旁的太子见林仲超微微又睁开了眼,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

    军医给开了点药,太子又放心不下,便亲自照顾林仲超。

    床榻上的林仲超昏昏醒醒的睡了一夜,而一直守在边上的太子则也是没怎么合眼。

    太子又摸了摸林仲超的额头,发现烧已经退下去了。

    看来药还是不错的。

    太子疲倦的脸上,露出了些许轻松的氛围。

    因为昏倒,林仲超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进食了,肚子里,早已经是空空如也。

    太子便亲自给林仲超准备了一碗白米粥。

    虽然白米粥简单,但却是非常适合林仲超这般体弱的,最好的白米粥是那种不稠不稀,最上面有一层薄薄的油花。

    太子用小火给慢慢的熬出了这样一碗白米粥,然后亲自送到林仲超的跟前。

    “超儿,来,饿坏了吧。”太子将林仲超轻轻扶起,又拿了一个枕子,垫了下。

    曾经,这是林仲超照顾太子的动作,如今,竟然又重现了,只不过两个人互换了下位置。

    “小心烫。”太子小心翼翼的将勺子递到林仲超的嘴巴附近。

    林仲超的嘴角微微扬起,撅起嘴巴,一口一口的吃完了。

    看见林仲超恢复的不错,太子也很是开心。

    过了一会儿,太子又给林仲超喂下了汤药,黑乎乎的汤药,看上去就不怎么好喝,但林仲超还是依然笑着喝完了。

    被父亲如此照顾着,林仲超已经清不清楚,上次是什么时候了。

    但毕竟还是在军营里,林仲超也不好意思一直躺着,可还没等林仲超坐起来。太子就又一把,把林仲超给按回了床榻上。

    “你还没有痊愈,得多休息,军营里的事,你就不要担心了,安心养身体。”

    看着太子关切的眼神,林仲超无法拒绝。

    渐渐的,林仲超又闭上了眼睛,沉重的眼皮堵住了眼睛,又睡了过去。

    能睡,是一件好事,军医之前也说了,多睡身体恢复的快一些。

    这时,一阵风吹来,带来阵阵凉气。

    太子将林仲超身上的毯子往上拉了拉,又把林仲超露在外面的手也塞回了毯子里面去。

    只要再出身汗,林仲超的身体,就基本可以痊愈了。

    太子坐在一边,静静的看着熟睡中的林仲超,眼神里,是满满的爱。

    眼前的景象,也让太子想起了年轻的时候,那时候,林仲超还很小,也像现在这样静静的睡着,很安静,很美。

    渐渐的,太子的眼皮也沉重了起来,趴在林仲超的床榻边,太子也渐渐的睡着了。

    野外的风很大,吹的树几乎都要被拔起来了。一些野兔也受不了这风,纷纷缩起身体,一动不动的贴在地上。

    杂草丛生,都几乎长到了人的腰际间。一地的碎石,被风吹散后,只剩下大粒的,因为走的人太少,原本的路,渐渐的模糊了,已经分不清是哪一条。

    林仲超带周筝筝见过太子。

    周筝筝看到太子一脸红润,就知道太子身上剧毒已解。

    “华神医真是妙手回春啊!”周筝筝说。

    太子叹了口气,“可是,华神医只有一颗解药,已经用来解我身上的毒。超儿也一样中了这个毒!”

    周筝筝看着林仲超,“就算你的结局我已经知道,我也不会放弃你。”

    林仲超也看着周筝筝,“就算一定会离开,我也会好好爱你爱够了再走。”

    四目相对,爱情狭路相逢,彼此都能感觉到两颗心紧紧靠在一起。

    这时,有人来报告,说是京城的城门开了,吴国公爷周瑾轩亲自率军来战。

    “吴国公爷?”林仲超一怔。

    周筝筝也是很奇怪,“父亲一定不知道里面的人是你,不然,父亲又如何肯。”

    太子笑道:“这真的是天意啊!天意。看来上天都希望我和周瑾轩早些见面!”

    林仲超说:“可我们必须得让吴国公爷知道,他现在要作战的人是我们。”

    周筝筝说:“我去吧!他是我爹。”

    林仲超说:“这太危险了。我不答应。”

    正巧这时候,又有人来报说,周瑾轩已经出兵。

    “不行,我一定要去告诉周瑾轩!阿筝!”林仲超拉住周筝筝的手,说。

    “不要过去,刀剑无眼啊!”周筝筝迅速拉住了林仲超的手。

    林仲超说:“可是,阿筝,我们现在派人过去吴国公爷也不会理睬,你又不是不知道吴国公爷的脾气。我们不能看着我们的士兵被吴国公爷一点点杀害。”

    周瑾轩做人做事都是快人快语,要开战就会全力以赴,哪里会听得进去别人害的话。

    周筝筝说:“所以让我过去,我只需要骑马过去,对着自己的军队说一句话,我父亲一定认得我。”

    “可是,万一弓箭手把你弄伤了怎么办?”林仲超说,“哪怕只是一点点皮肉伤,我都会很心疼的。”

    “不会的。”周筝筝还是要过去。

    “既然如此,我和你一起去吧。”林仲超妥协了。

    周筝筝却不这样想。

    她一个人过去,周瑾轩一定会早点看到她,从而为她打开城门,可若是看到还有别人来,周瑾轩就会是警惕起来了。

    到时候也许都看不到周筝筝了。那就麻烦了。

    “超哥哥,天下都会是我们的,你信吗?”周筝筝怀抱林仲超说,“所以,不在乎一朝一夕在不在一起。”

    “可是,我怎么能让你一个人过去呢?”林仲超说。

    “那是我父亲啊!怕什么呢!”周筝筝笑道,“放心,我一定会平安归来,还会是完成任务回来。”

    最终,林仲超不得不答应坚持的周筝筝。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