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7章 姐妹
    吴国公府。

    光滑的石子路弯弯曲曲,将人引到了一个偏僻的一禺,一座茅草屋安静的座在这里,茅草屋边上,是一圈破旧的花瓶,但花瓶里都种上了花,看上去也是格外漂亮。

    周筝筝留下书信说离开去找林仲超了,周瑾轩和林莜都很担心,立马派人去找,可是,哪里还能找得到。

    “夫人,女人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没事的。”周瑾轩安慰道。

    林莜流着眼泪说:“早知她一定会出走,我就帮她走了。她一个人在外头流浪,真的是太危险了。”

    周瑾轩沉沉叹了一口气,“我会派出更多的人去找找的。至少,所有的路都找了一圈,没发现女儿有危险。”

    一心想要温慈再过来玩的笑笑,哪里知道父母亲的忧愁,开始变着各种手法给林莜和周瑾轩试压。

    在笑笑心里,温慈已经成为她最想见的人,真想天天见到他,赖上他才好。

    笑笑知道林莜最希望看到自己能够乖乖的,不吵不闹,于是,笑笑刚开始的时候,便是一脸乖巧的笑着对林莜说:“娘,只要你能让温慈每天都过来陪我玩会儿,我肯定会变的很乖很乖的。”

    说完,笑笑还一脸认真的看着林莜,似乎希望林莜能够看到自己的真诚。

    “人家也是有事情的,哪能天天陪你玩。”林莜当下就否定掉了笑笑的建议,还继续说教道:“女孩子,应该多学点女红,安静点,哪能像你这样到处疯的。”

    出师不利,笑笑捂着耳朵又撅着嘴的反抗道,“不听不听,我不听。”

    边说边跑开了。

    原本林莜以为笑笑就是一时头脑发热,过几天就好了,可没想到,笑笑竟然还认真起来了。

    因为林莜没有答应笑笑的要求,笑笑开始捣乱了。

    笑笑知道林莜一心向佛,对佛珠,经书看的很重。

    为了向林莜表达抗议,笑笑便偷偷的将林莜的佛珠给偷走了,藏在自己房间的花瓶里,就是故意为了让林莜好找,让林莜生气。

    当林莜过来问笑笑是否有看到过佛珠哦,笑笑也是一脸不耐烦的样子说没有。

    最后,林莜不得不又去买了一条新的佛珠。当笑笑看见林莜闷闷不乐的样子,自己却也不怎么开心,便决定换一种方法,既可以给林莜和周瑾轩施压,自己还可以很开心。

    想来想去,一个奇怪的笑笑突然跳进笑笑的大脑里。

    天还没亮,笑笑便早早的起来,去偷偷的吃了点东西后,便把自己藏了起来。等下人过来伺候笑笑起床的时候,却突然发现笑笑竟然不在房里里了,这对于每次起床都要拖半个时辰的笑笑而言,着实很是意外。

    周瑾轩便马上派人四处巡查,看看笑笑是否是偷偷跑出去了,或者,是发生了什么意外。

    整整一个上午,整个吴国公府几乎被翻了个遍,周瑾轩和林莜,也是滴水未进的到处找。

    后来还是笑笑自己躲累了,肚子也饿了,才从衣柜里慢慢爬出来。

    虚惊一场的林莜有些着急生气,要不是周瑾轩在一旁劝说,笑笑很可能就要遭遇体罚了。

    被说了一通之后,周瑾轩也把笑笑拉到一边,苦口婆心劝说,“下次不要在这样了,太危险,爹娘会担心的。”

    “那爹怎么不把温慈哥哥请到府上来,我还可以跟哥哥学习写字呢。”笑笑一脸正义反驳道,双眼还红红的,似乎很是委屈。

    这委屈的眼神,让周瑾轩看的很是心疼。

    但是林莜还是觉得笑笑太过任性调皮。这样以后连个好人家也是难找的。

    为了惩罚笑笑的任性,林莜把原本给笑笑准备点心都给减半了,这对于爱吃的笑笑而言,无异于一项残忍的决定。

    林莜以为,如此,笑笑就会乖下来。

    但事实结果却让林莜失望了。

    一心想让温慈过来玩的笑笑把这个也忍了。也不吵闹着要吃的。

    只是笑笑会每天缠着林莜,说:“娘,你今天去叫温慈过来玩吧。”

    林莜有时候会耐心跟笑笑解释,温慈有事不能来,有时候却是不管,随笑笑撒娇。

    在一旁的周瑾轩终于还是不舍得笑笑这样难过,便亲自登门,去了温府。

    温慈很是意外,恭恭敬敬的把周瑾轩请上座。周瑾轩也是快人快语,刚坐下就说明了来意。

    “温慈,我想请你来我府上,教我闺女笑笑写字。”

    温慈先是一愣,随后便是一脸暖笑的点点头。

    温慈过来了。

    笑笑跌跌撞撞地跑过来,“啪!”撞到了温慈温暖的怀抱里。

    温慈伸手刮了下笑笑的鼻子,“小淘气,想见哥哥了?”

    “是啊,温慈哥哥要天天来才行。”笑笑搂着温慈的脖子,不松手。

    温慈没法,只好抱起笑笑。

    笑笑感觉自己整个被温慈环住了,高兴极了,那脸蛋儿去贴温慈的脸。

    那暖和的脸脸相碰的感觉,让温慈很温馨。

    他失去了父亲,长姐,又和妹妹失和,他等于一无所有了。在他每天都在数算着死亡的日子的时候,笑笑竟然如此依恋他。

    让他知道这个世界还是有人如此需要他。

    被人需要的感觉是多么美妙,就算不是他喜欢的人,可也是幸福的。

    温慈开始细细打量笑笑。

    笑笑的眉眼,长得很像周筝筝。

    果然是亲姐妹,竟然长得这么像!

    一抹喜悦跃上眉梢。

    温慈忽然觉得可以让笑笑代替周筝筝!

    再没有比笑笑更像周筝筝的女孩了。

    伸手,抚摸笑笑的脸颊。

    笑笑幸福满满,“温慈哥哥。”笑笑一遍遍地叫唤。

    声音如铃音清脆悦耳。

    “笑笑妹妹。”温慈也柔声呼唤着。

    在刹那的瞬间,温慈产生了错觉,他错以为怀抱着的是周筝筝。

    皇宫大殿,宽阔的屋脊笔直的将天空划开,上半部的蓝色,和下半部的金黄色。琉璃瓦很干净,像刚镶嵌上去似得,而屋檐下的瓦当,也是很有特色。用浮雕的技法,将龙,麒麟,饕餮等异兽都搬了上去,在巴掌大的地方,也是能做到栩栩如生。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