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6章 赐死
    林仲超点点头:“是啊,父亲,这么快就要回京城了。”

    因为北狄残余在北方拥护了耶律骨为帝,林仲超不打算继续打到北方了,正如太子建议,士兵也需要休息,大部队决定明日启程回去。

    这次和北狄的战争,收缴了武器铠甲无数,林仲超都拿去重新打磨,分发给士兵们,而对于投降的北狄人,林仲超并不手软,全部活埋。

    北狄人不会真的投降的,一旦有合适的机会,他们就会背叛。林仲超不会对他们抱侥幸心理。

    只是,对于沿途的百姓,林仲超和太子是竭尽全力帮助他们重建家园。

    比如,和士兵们一起帮他们把破损的屋顶修好,种菜做饭。

    百姓们拥戴不已。

    因此,林仲超和太子的名气这么大,周筝筝出城没几日就听说了。

    “超哥哥,你果然还活着。”周筝筝决定在必经之路上等待林仲超的归来。

    林仲超收到了阿明的信。

    才得知庆丰帝竟然对外宣布他兵败了,周筝筝不顾危险出城寻找自己。阿明原本跟着去的,可是在城门口和周筝筝走散了。

    “阿筝,你怎么这么傻。“林仲超急了,“不行,我要去找她!“

    “超儿!她是谁?“太子问道。

    林仲超认真说道:“父亲,还没和您提呢,吴国公爷的长女阿筝如今已经和我的未婚妻了。“

    “真的?我和吴国公多年友谊,若是你们又能在一起,亲上加亲,真是美事一桩啊!“太子惊喜道,“阿筝小时候我见过,很天真很可爱的女孩子,天生聪慧。和超儿你的确是天生一对啊!“

    “可是父亲,她以为我出了事!离开京城去找我,我好担心好担心,我是不能没有她的。“

    太子皱起眉毛说:“超儿,你的心情父亲可以理解,可是,你说怎么找呢?天地这么大。父亲觉得,阿筝很聪明,她一定会在我们回去的路上等着我们的。如果你贸然去找她,反而找不到她。还不如等着让她找到。“

    “可是父亲,,我怎么能若无其事呢?我怎么能坐得住呢?我真的后悔,应该想到的,怪不得她都没有回信,原来,皇上收走了所有寄到吴国公府的书信,把消息都封锁了。”

    太子拍了拍林仲超的肩膀,说:“儿子,你可以的,你一定可以的!你现在就是要镇定,不然,你就真的见不到阿筝了!相信父亲,只要你好好地回去,阿筝一定会在路上等候你的!”

    林仲超感觉心跳平稳了一些,“好,我这就班师回去。”

    太子则坐下来,忧郁地喝着普洱茶。

    “父亲,你怎么了?”林仲超坐下。

    “皇上为何要对内封锁我们打赢了的消息呢?超儿?”太子不解,那可是他的父皇啊。难道庆丰帝不为他的胜战而高兴吗?

    “皇上可不希望我们赢。”林仲超冷笑道。

    “胡说。”太子不信,“莫非,皇上还希望北狄人赢了不可?”

    “那也不是,皇上也不希望北狄赢,因为,北狄赢了,江山就不是他的了。可我们赢了,我们又又兵力又有民心,皇上就算坐拥江山,也坐的不踏实啊!皇上是希望我们两败俱伤。这样,皇上就可以控制我们。”

    太子沉默了一会儿,说:“超儿,皇上真的变得这么可怕了吗?”

    “父亲,不是才变得,皇上从来都是这样可怕的,只是父亲不愿意面对罢了。”林仲超说。

    二人正说着,有人来报,前面忽然来了一支部队,手里还拿了圣旨。

    “圣旨?”太子一怔。

    林仲超冷笑道,“父亲,皇上是真的不愿意放过我们啊。我明白他为何要对内说我们兵败了。”

    太子说:“为何?”

    “因为皇上希望我们死,皇上先对内宣布我们兵败,然后给我们赐死,回去就说我们是战死沙场的。”林仲超说,“信不信,这道圣旨就是赐死。”

    “如果真是如此,那我们不死,皇上岂不是板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太子还是有些不信。

    林仲超说:“父亲,如果我们不遵守圣旨,君要臣死,臣却不死,就是抗旨啊,皇上更加有理由定我们的罪了。”

    太子伤心了:“不,不可能。”

    林仲超说:“父亲,我们出去领旨吧。”

    “我不去了,超儿,你去看看圣旨说的是什么。”太子已经有些害怕圣旨了。

    他害怕这道圣旨真如林仲超所说的那样,是赐他们死。

    他们父子千辛万苦征战北狄,浴血奋战,解救了大茗朝,拯救了天下苍生,难道最后还要被赐死吗?

    这实在太没有公理了!

    “父亲,是时候要面对了。”林仲超坚定地望着太子,“为了天下,出去吧父亲。”

    “超儿!”太子茫然地叫了一句,竟觉得自己虽然岁数比林仲超大很多,可竟然没有林仲超那么看得清现实,“好。”

    太子和林仲超出去接旨。

    果然不出林仲超所料。

    当太监拖长了的声音响起,太子的心,也一点点冷却。

    其实太子不是不懂,他只是不愿意面对罢了。

    赐死!

    皇上竟然赐给太子和林仲超两条白绫!

    “请问,我们为国争光,为何反而要被赐死?”林仲超大声问道。

    身后的士兵都义愤填膺,“如果太子和豫王要被赐死,我们都反了好了!”

    太监早就吓得全身发抖,“豫王,奴才只是个传旨的!”

    “这两条白绫,给你自己留着吧。”林仲超把白绫挂在了太监的脖子上。

    太监吓得跪下,“饶命啊,豫王。”

    林仲超笑道:“拿着这白绫滚吧!不要回到皇上那里,你办事不周,皇上不会轻罚你的。”

    这倒是真的,皇上连亲生儿孙都赐死,还会顾惜一个太监如同草芥的命吗?

    太监夹着尾巴跑了。

    “昏君!昏君!反了!反了!”所有的士兵齐声呐喊。

    太子不再说话,已经接受了现实。

    林仲超说:“兄弟们不要怕!有我在,一定不会抛下大家!谁都别想赢我们!”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