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4章 出城
    吴国公府。

    紫檀木茶几造型独特,平整的桌面上镶嵌着一块裹金的黄花梨木,四面挡板上,则用镂空雕的手艺,雕了岁寒三友图,四个桌角,还雕了兽足。

    周筝筝穿着一件水烟牡丹绣轻质罗衫,外面罩了一件宽领长袖褙子。下半身,则是一件如意百花百褶裙,脚上,踩着一双粉底朝靴,给林莜请完安,母女俩相对而坐品茗,周瑾轩过来,在林莜那边坐下,神情严肃,眉毛紧紧皱在一起。

    周筝筝说:“父亲可有什么心事?女儿可是有好消息要告诉你呢。”

    周瑾轩说:“阿筝,不好了,林仲超战败,据说还是全军覆没。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怎么可能?超哥哥应该是已经赢了。”周筝筝一怔。

    周瑾轩哽咽说:“皇上刚刚宣布的,还拿到了林仲超的随身铠甲。那具铠甲上,已经染了血。”

    如同晴天霹雳,周筝筝讶然:“不,那一定不会是林仲超的铠甲。皇上是在欺骗我们!”

    周瑾轩说:“如果真的已经击退了北狄人,对皇上而言也是民心振奋的好事,皇上应该不会蠢到不愿意公布的。”

    周筝筝站了起来,只觉得一口气堵在了心房,差点要无法呼吸了,“女儿还是不信。”

    之前杜建波刚刚说林仲超已经赢了,怎么如今忽然就说林仲超全军覆没,生死未卜呢?

    要让她信哪一个?

    “那么阿筝,你刚才说有个好消息要告诉爹爹,是什么好消息?”周瑾轩问。

    “会有的。”周筝筝语无伦次起来。

    她想说的好消息,就是林仲超赢了,可是似乎这个好消息,被周瑾轩带来的坏消息替代了。

    “阿筝,你要坚强。”周瑾轩说。

    周筝筝点点头,“父亲,女儿会查明真相,究竟是谁在编造谣言的。”

    周筝筝回到自己房间里。

    园林里,夏日的夜晚显得格外热闹。墙角,石头缝里的蛐蛐一直不停歇的叫着。点点萤火虫在草丛上飞舞。

    入夜了,听得到沙漏在报告时间,可是,对于周筝筝来说,她已经感觉不到时间的流动了。

    林仲超一定没有死。

    周筝筝决定亲自出城去找林仲超。

    只有找到他,握着他的手,她才放心。

    可是,庆丰帝下令紧闭城门,她要如何出去呢?

    她忽然想到杜建波。

    是杜建波过来告诉她,林仲超打赢了的。

    她还是相信杜建波这个消息是真的。

    “既然杜建波有门路可以打探到外面的消息,那就一定有办法可以带我出去。”

    事不宜迟,周筝筝于明日一大早就去了杜府。

    杜建波穿着一件黄白夹色的开叉褂子,褂子的下摆,是一圈棕色的滚边,绣着一圈福字。里边,则是一件青绿色的罗衫,丝绸质地,领口处还绣着金线。

    “周大姑娘果然来寻我了。”杜建波笑得很诡异。

    “原来你一直设计,希望我来找你。”周筝筝不是傻子,看杜建波的眼睛就也会知道。

    “我知道周大姑娘一定是想出城了。皇上宣布林仲超兵败,一定让周大姑娘心情非常不好吧。”杜建波眯起眼睛说。

    “你猜得不错,我是希望你助我出城。”周筝筝说,“我可以答应你放过林俊生,虽然我已经知道孙贵妃的那个孩子,其实就是这样林俊生的。”

    杜建波眼睛都不眨一下,“哦,是吗?”

    “你是林俊生的人,如果林俊生不在了,你就没有扶持的目标了,你的辛苦将会白费。”

    “其实,就算周大姑娘你不说这些,我也会帮的。我说过了,我喜欢你。我不懂得拒绝心爱的人。”杜建波说完,笑容收走,忽然变得严肃起来。

    夏末,吴国公府已经几乎被一片浓郁的绿色所包围,院前屋后,随处可见都是各种花花草草,长的也是极好。

    一日的午后,温慈穿着一身清爽的白色长袍,来到吴国公府,手里,还带着一些周筝筝爱吃的点心和瓜果。

    温慈此行,原本是想安慰周筝筝的,林仲超兵败失踪,温慈想周筝筝肯定会很难过。

    可事有凑巧,周筝筝却不在府上,温慈的一片心意,眼看着就要落空了。

    既来之则安之,温慈于是便接受周瑾轩的邀请,开心的喝茶聊天起来。

    两个男人,可以天南地北的聊,更何况温慈也是擅长言谈的人,懂的东西也多。

    周瑾轩很开心能有这么一个人陪自己聊天,很开心的亲自泡茶,还把平日珍藏着不怎么舍得用的一套紫砂茶具拿出来,茶叶则选的大红袍。

    从当今时势到田园瓜果,从祭祀礼仪到围棋布局,周瑾轩被温慈带的也是眉飞色舞,经常哈哈大笑。

    而温慈也是很喜欢周瑾轩的茶艺,更是对那经典的茶香赞不绝口。

    “聊什么呢,聊这么开心。”

    正当两人正聊的欢的时候,林莜从外面进来了,跟着林莜一起进来的,还有可爱的笑笑。

    温慈也是未见笑笑,就先闻其声了。

    “温慈哥哥,你怎么来了。”笑笑很是熟络的小跑到温慈的跟前。一张笑脸单纯的仰着,笑歪的嘴,几乎都能接住一个金元宝。

    “呦,笑笑啊,几天不见,又长大了。”温慈一个弯腰,顺势就把笑笑给抱了起来。

    笑笑很开心的咯咯笑出了声,还熟练的把一只胳膊绕到了温慈的脖子后面,两个人的脸,也是贴的很近。

    “瞧你这丫头,真是不懂事,多大的人了,还要抱。”站在一旁的林莜故意有些嘟着嘴在说,脸上却也是掩盖不住的笑。

    林莜看时间不早了,便让下人去给温慈准备点心。

    温慈也是大方的点点头,便留下来继续和笑笑玩。

    虽然笑笑才六岁,但温慈也可以和笑笑玩的很开心。

    两个人把象棋拿出来,叠成一个小高塔。然后又各自拿着一个象棋旗子,蹲在地上,闭上一只眼睛,之后用力的将手上的棋子沿着地面甩出去。

    温慈瞄的很准,甩出去的棋子其中小高塔之后,便把最下面的棋子打飞了,但整个塔身,却依然可以稳固不倒。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