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3章 救出
    耶律如烟梳着一个双飞髻,一根碧绿的簪子水平的插着,身上穿着一件古烟纹碧霞罗衣,下半身是一件牡丹薄水烟逶迤拖地长裙,小腹隆起已经很大了。

    “如烟,其实,这些日子以来,我发现我们真的不合适。与其相互折磨在一起,不如,我们分开吧。你是公主,你父皇会收留你的,不怕不能改嫁。”林俊生已经从杜建波那里听说了北狄皇帝兵败的消息,第一时间就想赶走耶律如烟。

    林俊生原本就不喜欢耶律如烟,只是看重耶律如烟的身份,如今既然北狄人已经成不了气候,而耶律如烟还怀孕不能供他身体的娱乐,林俊生就想让耶律如烟走了。

    再说了,太子要回来了,在自己的府上收留一个北狄公主,林俊生就算被说成是通敌叛国,也是回不了嘴的。

    林俊生可不想被人抓住什么漏洞。

    所以,林俊生想和耶律如烟好聚好散。谁知道,耶律如烟不是这样想的。

    “不会的,我和你在一起,很快乐的啊。”耶律如烟拉住林俊生的手。

    “我不快乐好不好?”林俊生变脸了。

    “俊生,你以前不是这样的。”耶律如烟哭了起来。

    “你都说是以前了,公主,人是会变得,尤其是男人,你要记住了。”林俊生很不耐烦。

    “不,我不会离开你的。”耶律如烟哀求道,“俊生,不要赶走我好不好?”

    “滚,你给我滚?”林俊生大声向耶律如烟吼叫道。

    “可是我已经怀了你的孩子了,你真的忍心吗?”

    耶律如烟双手摸着膨出的肚子,一脸的委屈,如果不是为了孩子,她可能就不必受这样的羞辱了,

    如今,为了肚子里的孩子耶律如烟什么都可以忍受了。

    “我怎么知道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说不定是你跟哪个男人生的孽种。”林俊生依旧残忍的侮辱着耶律如烟,一句一句,如一刀一刀的割着耶律如烟的心,让耶律如烟心痛的无法呼吸。

    “你畜牲,竟然还可以说出这样的话!”耶律如烟气的双眼模糊,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

    但另外一边的林俊生,依然冷漠的不理睬,似乎,自己跟耶律如烟从来就不认识一般。

    离开了林俊生之后,耶律如烟一个人浑浑噩噩的来到了街上,强烈的刺激,让耶律如烟看上去有些木讷,引来街上的人侧目而视。

    还有一个调皮的孩子拿石子去打耶律如烟,只是耶律如烟对这些都不关心,也没了痛觉。

    一路上,耶律如烟都是双手紧紧的捂着肚子,似乎是想用自己的双手带给肚子里的孩子一些安全感,似乎是想告诉孩子,无论如何,自己都会把他生下来。

    耶律如要有些踉跄的走到一个酒肆门口,刚想开口要点吃的,店里的掌柜就忙不迭的送出两个大白面馒头,挥着手说“赶紧走,赶紧走,不要耽误我做生意。”

    耶律如烟接过白面馒头,刚走出没多远,就有两个小乞丐,从角落里冲出来,快速的上有了耶律如烟手中的馒头。

    因为动作很野蛮,耶律如烟被狠狠的撞到在地。

    而倒下的一刹那,耶律如烟本能的捂紧了肚子。

    “啊!”耶律如烟惨叫了一声,顿时吸引了附近的人群。

    此时,周筝筝刚好路过,剥开看热闹的人群,周筝筝看见耶律如烟正一脸痛苦的躺在地上。膨大的肚子似乎一块石头一样,压的耶律如烟根本起不来。

    周筝筝对丫鬟说,“去扶她过来吧。”丫鬟赶紧上前将耶律如烟扶起来。

    周筝筝却意外发现,耶律如烟大腿根部有液体流出来。

    “快躺平。”周筝筝语气有些急促的说道。

    很快,周筝筝就叫来了轿子,将耶律如烟接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

    周筝筝给耶律如烟做了个检查,判断耶律如烟肯定是动了胎气了,便亲自写方子抓草药,买来了黄芪党参朱砂等安胎的药材,给耶律如烟服下。

    “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耶律如烟面白如纸。

    周筝筝点点头,“我尽力,你先不要想这么多,会好的。”

    一提到孩子,周筝筝就想到前世的裕儿,周筝筝就想救救耶律如烟和这个可怜的孩子。

    一定是林俊生不要她了,不然,耶律如烟又如何会流落街头?

    如果被人认出来,耶律如烟肚里的孩子一定不保了。连耶律如烟也是自身难保。

    为了爱情,耶律如烟真的是付出了一切了,可是,还是被林俊生践踏了。

    “林俊生真是个畜生,连亲生骨肉都可以不要。”周筝筝叹了口气。

    为了让药效能达到最佳,周筝筝更是亲自下药煎药,把控着火候。

    虽然锅炉边热气滚滚,但周筝筝还是很小心仔细的操作着。

    同时,周筝筝还让自己的丫鬟日夜守着耶律如烟,还煮粥给耶律如烟喝。

    好在周筝筝及时救治,经过周筝筝的精心调理后,很快,耶律如烟就觉得肚子里舒服了很多。

    这胎,算是保住了。

    恢复了健康后的耶律如烟对周筝筝是千恩万谢。

    “周大姑娘,请受我一拜。”耶律如烟哭着说。

    周筝筝扶起她,“你先好好在我这里养伤,别的事先不要管。”

    “周大姑娘都知道了?”耶律如烟说,“我怀的是林俊生的孩子,可是,他不要我们了。”

    “你要记住,他首先是你的孩子,林俊生不要,你也要坚强地把他生下来,好好地养大。”周筝筝说,“林俊生不是你生命的全部,可是,孩子可以是。”

    “你说的对,孩子已经是我的全部了。”耶律如烟哽咽道,“我真的后悔,对他这么好,结果却!如果我父皇知道的话!”

    周筝筝不忍心告诉耶律如烟,北狄皇帝已经战败了,也许都已经死了,再也不能为耶律如烟报仇了。

    “是,你应该是快要生了,等你顺利生下孩子,你父皇一定会高兴的。”周筝筝安慰说。

    “这个孩子以后也叫周大姑娘为母亲,是你救了他。”耶律如烟认真说道。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