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1章 患难与共
    “给我看看这些奴婢的案宗。”周筝筝说。

    见周筝筝感兴趣,官兵马上恭敬呈上。

    青云说:“姑娘,你该不会真的想去买奴婢吧。”

    周筝筝说:“我院子里的奴婢,机灵得太少,又机灵又忠诚的更少了,三房那边,母亲安插了不少奴婢,所以母亲身边也缺丫鬟,这些毕竟是侯府出来的丫鬟,气度就比牙婆子那里的要好,我买来后,礼节啊什么都教都不要教,多省事啊,横竖都是要奴婢的,不如就买她们吧。”

    “可是姑娘不怕她们不忠?”水仙说。

    “我于她们患难中买下她们,等于是救下她们,免去她们去做官奴的命运,她们若是有廉耻心的,自然都会感激我,从此更加忠诚才对,比牙婆子那里不明底细的丫鬟啊,要好得多了。”周筝筝说,“回头我买下后,你们可要好好和她们相处,不可欺负了人家,不然,我可不会偏心。”

    周筝筝于是认真看了案宗,挑了几个奴婢就交给水仙和青云带回吴国公府上去了。

    耶律纳兰有些踉跄的走在一条山路上,已经有几天没有喝水了,耶律纳兰的嘴唇都已经开裂开。

    运气好的时候,耶律纳兰可以在路边挖点芦根嚼点水出来,但一路的风尘仆仆,让耶律纳兰已经瘦了一圈,脸上也是黑了不少。

    又翻过一座山头后,正在路上艰难前行的耶律纳兰突然看到了一群士兵,看士兵的衣裳,确定是林仲超的部队。

    耶律纳兰欣喜若狂,提起裙摆想快走几步跟上去。

    “站住!”

    突然,从旁边的树林里钻出来两个男的,体型健硕,手里握着大刀。

    “把值钱的东西都拿出来!”大汉比了比手里的刀,一脸横肉的样子看着就很凶残。

    此时耶律纳兰身无长物,除了一身衣裳,真的是什么也没有了。

    另外一个大汉见耶律纳兰迟迟不动,一脸淫笑道:“没钱也没关系,把人留下也可以。”

    说着说着,这大汉就走近耶律纳兰,开始毛手毛脚起来。

    “救命啊!”耶律纳兰刚大喊了一声。

    对面的大汉就不明不白的倒地了。

    耶律纳兰定睛一看,眼前站着的竟然是林仲超。

    “小心,”突然耶律纳兰失声尖叫道,林仲超的背后,另外一个大汉举着大刀就要劈下来。

    但只见林仲超一个神龙摆尾,一个飞脚,就把大汉踢飞出五米远,一脸痛苦的大汉,在林仲超走了之后,还是不能站起来。

    “谢谢,谢谢你救了我!”耶律纳兰一脸幸福的笑着。

    只是林仲超冷冷的,并没有理睬耶律纳兰。见林仲超要走,耶律纳兰紧紧的跟上。

    “你走你自己的,不要跟着我。”林仲超有些烦躁的对耶律纳兰喊到。

    “可是,我又饿又渴,你能先给我点吃的吗?”

    耶律纳兰向林仲超讨了些水和食物,也是顾不上形象,狼吞虎咽的。

    耶律纳兰以为林仲超一直盯着自己看,顿时脸红的跟猴子屁股似的,胸口,也跟小鹿乱撞似的,扑通扑通直跳,压都压不住。

    “吃完后你就可以走了!”看见这么个人在自己眼前晃悠,林仲超感到一阵恶心。甚至有些后悔刚才干嘛要出手相救。

    甩下这句话后,林仲超便起身走到了一棵树下,闭上眼睛稍微休息下。

    当林仲超再一次睁开眼睛都时候,赫然发现耶律纳兰正看着自己。

    “你干什么,吃饱了怎么还不走。”林仲超眉头一紧,冲着耶律纳兰喊道。

    “我喜欢你!”耶律纳兰也是够直接的,北狄人,大抵都是这种性格。

    “可是我不喜欢你。”林仲超跳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就准备要走。

    要是能动手打女人,林仲超早就动手了。

    天底下竟然还有这么恬不知耻的女人。

    耶律纳兰有些不甘,咬着嘴唇追着问道:“难道我不漂亮吗?”

    “你长的很丑。”林仲超压根不愿意多看耶律纳兰一眼。

    “你骗人,”耶律纳兰有些激动。

    但是林仲超却根本没有理睬,连话也没有一句。

    见林仲超要走,耶律纳兰也是赶紧的跟上。

    但林仲超却早有安排,叫来两个士兵,把耶律纳兰送到了林暗夜的山洞那里去了。

    “你怎么来了?”林暗夜一阵兴奋,可一看到耶律纳兰是被林仲超的人送回来的,立马失望到极点,“怎么,被林仲超抛弃了,来我这里找依靠啊。我不要这样的。”

    “你未免太高估自己了。”一见到林暗夜,耶律纳兰就想跟他抬杠斗嘴。

    “看你可怜,收留你了。来这里取暖,那边风大。”林暗夜指了指面前的篝火说道。

    对耶律纳兰这个蠢女人,林暗夜是越来越没有火气,越来越想要真心呵护她。

    耶律纳兰已经饥寒交迫很久了,急忙挪动到篝火边上,“有吃的吗?给点吃的吧?”

    林暗夜把一个烤好的鸡腿递过去。

    耶律纳兰接过就吃。

    “这可是我自己要吃的,连一句谢谢都没有!”林暗夜很生气。

    耶律纳兰这才看了林暗夜一眼,“谢谢啦!小气鬼!”

    “真没诚意!”

    “大不了我买你这个鸡腿!”耶律纳兰拔下头上一根簪子递过去。

    “好,我收下了。”林暗夜抚摸簪子。

    “还真要啊,果然是小气鬼!”

    “你才是小气鬼!”

    两个落魄的人,在这么艰难的环境里,竟然相互开玩笑,笑声不断。

    野外。

    还没完全熄灭的树枝还在丝丝的冒着热烟,遍地狼藉,一件破败的铠甲躺在地上,胸口的片甲已经脱落,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窟窿,窟窿周边,是鲜红的颜色。

    各种武器也是无序的散落一地,断了头的矛和折断了的砍刀,诉说着战争的残酷。

    一面旌旗还歪歪的斜插在地上,迎风飘扬,只是旌旗已经被撕裂成了好几条,好似穿破了的衣襟,暗淡的颜色,原是鲜血后的痕迹。

    满地的尸体横七竖八的,有些还互相叠加着,睁着眼的尸体看着尤其让人胆颤,但这就是战争。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