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0章 处斩
    掌柜的顿时有些发慌,但除了眼睁睁的看着客人笑嘻嘻的买走金戒指之外,并不能做什么。

    “把库存拿出来,补上。”周筝筝送走客人之后,冷冷的说了一句。

    却没有因为之前店小二的乱开价而责备掌柜的。

    “去,把库存拿出来补上。”掌柜的声音,都有点发虚了。

    店小二走路的姿势,也是歪歪斜斜的了。

    等库存拿出来的一刹那,周筝筝便分辨出来,那真的是一枚假金戒指。

    一切,都如周筝筝所判断的,掌柜的狸猫换太子,把真金都给掉包了。

    铁证如山,掌柜自知难逃厄运,便把一切都如实托出了。

    很快,周筝筝就把掌柜连带着店小二的送进了牢房,而这家金店,也是暂时关门大吉了。

    林莜于是看出周筝筝管理的能力,决定等战争结束后,就一样一样地把陪嫁铺子交到周筝筝手里。

    大街上,人来人往,各种喧嚣声此起彼伏,飞檐凸出,和各式的招牌旗帜交相辉映。两边的屋宇鳞次栉比,有茶铺,有当铺,还有酒肆肉铺等等。

    西平侯府的所有男丁,几人一个笼子被运上马车,被官兵带往刑场。

    “昏君啊!竟然国难当头还处斩忠臣!”西平侯爷当然不服,高声大叫。

    西平侯府的女眷们也都身披枷锁,哀号声冲天。

    自然引得百姓们昂首观看。

    有叫好的,多年来,得势的西平侯府欺压百姓,百姓们哪有不幸灾乐祸的?

    有同情的,毕竟哀号声响彻云霄,说他们冤枉也是真的,之前还是皇帝眼前的红人的,如今说斩就斩了,真是伴君如伴虎啊。

    更多的,则是看热闹的。

    大敌当前,昏君竟然把一个侯府的人给斩杀了,自断胳膊,其不让剩下的官员胆战心惊?谁还会想到去保家卫国?

    刑场对面的望江楼里,周筝筝独自坐着,身后站着水仙和青云。

    西平侯府倒了,那么,华神医的仇也可以得报了,林仲超可以还了华神医的人情债了。

    前世林仲超早早离开,并不知道,这个华神医后来成为庆丰帝的御医。

    要不是林仲超在信里告诉她,华神医在给太子解毒,周筝筝还想不到这个世上还有谁能给庆丰帝解毒。

    前世,西平侯府繁荣昌盛,华神医是为了推翻西平侯府从而投靠庆丰帝的。

    至于庆丰帝是怎么找到华神医的,周筝筝不知道。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一个巴掌拍不响。

    华神医希望被庆丰帝找到,同样,庆丰帝也在找华神医。

    不然,久居深宫的庆丰帝是不可能找到行踪不定的华神医的。

    这一世,庆丰帝中了剧毒,只要林枫的亚父有解药,可这个亚父只怕不愿意出现,不然,一定早就出现了。

    所以,庆丰帝一定会另外想办法。

    如果太子平安归来,庆丰帝一定会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有解药,那就是华神医。

    周筝筝一定要把华神医控制起来。

    华神医是林仲超的救命恩人,如果就这样控制华神医,第一个反对的就会是林仲超,所以,先还了华神医的人情,然后,再和华神医谈谈,谈不成就关起他,林仲超知道原因,一定会赞成的。

    刑场上,血流如注。

    西平侯府上的所有男丁都已经人头落地了。

    周筝筝别过头去,大仇得报,周筝筝并没有快意,满地的鲜血反而让她一阵恶心。

    杜建波走了进来。

    “周大姑娘一定很高兴吧,孙贵妃自缢身亡,西平侯府倒了。”

    周筝筝说:“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周大姑娘设下的计策,瞒不了别人,却瞒不了我,只是我有一事不明,西平侯府倒塌,得意的是周宾和林枫,周大姑娘视周宾和林枫为死敌,过早消灭西平侯府,不怕反让敌人高兴吗?”杜建波不请自来,坐了下来。

    周筝筝说:“杜公子未免太爱管闲事了。西平侯府也是我的敌人。”

    “周大姑娘难道不想知道我带来什么消息吗?”杜建波笑道,“我打探到消息,林仲超已经赢北狄人,正要趁胜追击呢。而太子竟然奇迹般的复活了。”

    周筝筝一怔,“你的消息还算灵通。”

    杜建波竟然会知道太子复活,可见这个消息是真的。

    “周大姑娘似乎没有高兴。”

    “我的高兴不需要表现于脸上。”

    “周大姑娘可是我第一个告诉的人呢。”

    周筝筝大惊,“这个消息,你还没有告诉林俊生?”

    杜建波点点头,“我可是头一个想到周大姑娘,所以先来告诉你了。”

    “林俊生如果得知这个消息,一定会适时地退出争储吧,至少暂时会退出,保存实力。”周筝筝冷笑,“杜公子,你还真的是忠心,你知道太子还活着,就不会有林俊生的份,所以,来和我说这个消息,希望我可以向太子求情,放过林俊生,对不对?”

    杜建波笑道:“周大姑娘说的没错。太子既然还活着,林枫也好,林俊生也好,都已经没有机会了。”

    “所以杜公子开始识时务了?”周筝筝拿了一个点心吃着说。

    杜建波说:“恐怕连林俊生也要识时务了。”

    周筝筝说:“不管如何,多谢你的消息。”

    “我还有一事不明,周大姑娘又如何有软烟翠蝉纱的呢?”杜建波简直问到点子上,正是因为有了这个软烟翠蝉纱,孙贵妃和西平侯府才真正被冠上欺君出逃的罪名。

    “那是孙月娥留下来的。”事到如今,周筝筝也不需要隐瞒。

    那是孙月娥曾经穿过的衣服,周宾不爱孙月娥,没带走她的衣服,于是被识货的周筝筝留了下来,没想到,还真的派上了大用场。

    “周大姑娘步步为营,决胜于千里之外,我不如也。”杜建波感叹道。

    “我不是比你们聪明,而是,失败多了,吸取教训了。”

    周筝筝回去的时候,看到西平侯府的丫鬟们被推到街市上贩卖,百姓一阵围观。

    这些平时趾高气扬的奴婢,如今竟然被人当成货物指指点点。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