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7章 不忍
    全军依然按照阵势展开,有中军,有侧翼,还有掩护。

    但这一切在林暗夜看来,都是不堪一击的。

    北狄军在爬过一座山头后,进入了一条狭窄的山谷内,这山谷两面壁刃高丈,居高临下,是个易守难攻的好地方。

    待大部队过去之后,北狄将领准备给林暗夜一些出其不意,便在两侧的山坡上,埋伏了一些伏兵,因为之前战败,因此这些弓箭手伏兵里头,有好一些还是步兵转过来的。

    因为北狄首领,原本只是随便放一些兵断后的,主要是要保护主力部队离开。

    而在林暗夜这边,虽然探子已经将地形报告给林暗夜,但林暗夜却依旧准备大军压上,不准备先派一只小部队探探路,打头阵。

    得知消息的北狄首领万分诧异,没想到林暗夜是如此心高气傲之人。

    当下,北狄全军便调整部署,把所有主力,都布置在了山谷两边的山坡上,以以逸待劳的姿势,等着林暗夜自投罗网。

    一阵南风吹来,将一团水汽也带到了山谷中来。

    顿时,山谷里水汽蒙蒙,彼此对立站立,却分不清五官鼻梁。

    林暗夜全军的行进速度,也大大下降了。

    这种地形,再加上如此恶劣的天气,军中的谋士纷纷建议林暗夜先退兵,再重新j打算。

    但林暗夜都给强势否定掉了。

    正当林暗夜下马通过山谷的时候,忽然响声大作,利箭如雨一般劈头盖脸的降下来。

    无处藏身的北狄军顿时乱成一团,分不清东西南北,践踏着同胞的身体四下逃窜。

    “镇定,不要慌张!”林暗夜试图控制住局势。

    但很快,他的声音,便被北狄军胜利的呐喊声给淹没了。

    乱战中,林暗夜被护送到附近的一个山洞处,而身边的护卫,个个都已经身体染红。

    绝望的林暗夜此时也是后悔万分,自己的一个鲁莽决策,让全军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闻讯赶来的林仲超,先是用一把火,重新让北狄军给吓的赶紧逃命去了。

    心有余悸的北狄首领也是忌惮林仲超又会出什么阴谋,也是赶紧的收兵,继续跑路去了。

    皇宫御花园里,刺眼的光线把湖面也照的如一面镜子一般,让人不能直视,粉色的荷花很美,在微风中轻轻摆动,淡雅的花香也是随风飘送。在园子的另外一边,千日红也是不甘下风,火红的花色像火焰一般,感觉都能跟太阳比高下了。

    周筝筝来到萧贵妃的宫里。

    “周大姑娘,我们又见面了。”萧贵妃穿着一件圆领窄袖黄色镶玉片褂子,袖口缝了一团祥云,下摆则是一片黑色的山石花纹,脸上似笑非笑。

    “贵妃娘娘,我来看看十八皇子。”周筝筝说。

    孙贵妃诞下的“皇子”,排行十八,暂时由萧贵妃收养。

    “当然可以,不过,曦儿正在睡觉呢。刚吃了不少,这会儿,一定是睡得正香。”萧贵妃说,微微有些诧异,那是孙贵妃的儿子,周筝筝忽然提出来看望做什么?

    这可是和周筝筝一点关系都没有的。

    “那我就看一眼,一定不打搅他。”周筝筝竟然坚持想要看十八皇子!

    “好。”萧贵妃于是让嬷嬷给周筝筝带路。

    房间里,一张红木圆桌摆在东边的窗棂下,桌上,一个暗红色圆肚花瓶摆在上面,花瓶里插着一些百合,香气浓郁,布满整个房间。

    林曦正躺在一张小床上,一身包金,贵气得很,呼吸很深透,小鼻翼一张一张的,看起来非常可爱。

    周筝筝前世也是生过孩子的,此时不由地对这个小婴儿动了恻隐之心,她不能,绝对不能伤害到这个孩子!

    “臣女告退。”周筝筝要走。

    到门外,萧贵妃对嬷嬷说:“你记得,门窗一定要关紧了,十八皇子还小,你万不可有一点点疏忽,不然的话,不知道有几个脑袋让你丢的!”

    那嬷嬷忙说:“是,老奴一定小心照看。”

    周筝筝有些奇怪,何以萧贵妃会对仇敌孙贵妃的孩子这么好?萧贵妃理应不喜欢林曦才对啊,如今看来却是周筝筝自己多虑了!

    萧贵妃似乎看出周筝筝的疑惑,解释说:“自打皇上那日因为想念本宫的好,放本宫出了冷宫,本宫就发誓不再做坏事。要不是本宫恶贯满盈,本宫又如何会多年不孕,最后还生下一个残废的儿子林寞?林寞是个好孩子,罪都是本宫,所以,本宫希望可以用余生来赎罪。再者,这个孩子这么可爱,本宫就算再丧心病狂,也不忍心对一个无辜婴儿下手。”

    原来如此。周筝筝一阵恍惚,“贵妃娘娘在冷宫可受了很多苦吗?”

    萧贵妃摇摇头,“本宫受的苦再多,也不及寞儿受的苦,寞儿乃贵妃之子,可因为天生脚疾,竟然走到哪里都受人白眼。念及至此,本宫心痛难忍。”

    “可怜天下父母心。”周筝筝感叹一句。

    “寞儿也一直感念周大姑娘上次的相救之恩,只是不敢打搅姑娘你,不然,寞儿早就来谢谢姑娘了。”萧贵妃说。

    “不敢。听说十一殿下成立了民间诗社,一门心思招收徒弟学习,倒也是清心寡欲啊。”周筝筝随口应答。

    “是啊,过去,本宫逼迫他去争皇位,其实,寞儿志不在此。这皇子这么多,皇位却只有一个,本宫过去真是糊涂啊,偏偏要去争什么皇位,岂不知一念之差,就会让寞儿万劫不复么?”萧贵妃满脸后悔。

    “是啊,每个皇子都有他所擅长的,不是人人都擅长做皇帝的,十一殿下好在能及时认清楚自己,找到正确的方向。”周筝筝说几句就走了。

    萧贵妃再坏,还是不忍心对手无缚鸡之力的婴儿下手,而作为亲生母亲的孙贵妃,竟然可以为了私欲不顾孩子。

    周筝筝对萧贵妃越发喜欢,也越发下决心除去孙贵妃了。这样的女子,连自己孩子都不爱,活着害人害己。还不如除掉呢。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