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3章 人命关天
    这对于周筝筝和林莜倒是很适应,毕竟,在国公府里的时候,每逢初一十五,林莜都会有斋戒的。而周筝筝前世吃过几十年这样的粗茶淡饭。

    当林莜和周筝筝正在斋堂里吃饭的时候,遇到了也在吃饭的司空和尚。

    司空和尚的反应很快,马上就看出来周筝筝母女二人是刚来的,便上前来攀谈起来。

    “两位施主有礼了,贫僧是大相国寺的住持司空法师。”

    “司空法师有礼,我们母女今日刚来,会小住几天。”

    林莜很礼貌的回道。

    周筝筝也是礼貌的回了一个微笑,但打心底里,周筝筝第一眼就不喜欢这个所谓的司空法师。

    因为司空和尚一直盯着自己看,丝毫没有出家人该有的样子。

    “恩,想住多久都可以,寺庙本是普度众生之地,非常欢迎你们。”司空和尚眯着眼睛,笑着说。

    从斋堂出来之后,周筝筝和林莜便去缴纳这几日的食宿费用。

    只是在周筝筝和林莜去之前,司空和尚已经先行一步,和收钱的沙弥打过了招呼。

    司空和尚要沙弥对林莜母女多收些钱,一来是司空和尚判断林莜母女不差钱,二来,因为林莜母女二人一大早就在斋堂里吃饭,这个费用,也要补收过来。

    当周筝筝要交钱的时候,沙弥多要了三两银子。

    周筝筝有些疑惑,因为跟之前打听过来的金额不一致。

    但是林莜却一脸平静的让周筝筝把钱付了,平日里都是几十两几十两的添香油钱,这区区三两钱,更是不足挂齿。

    园林里,安静的只有虫鸣声,鲜艳的紫薇娇艳欲滴,大红的石榴花也是不甘落后,将花园点缀的很是热闹。

    重新回到厢房里,周筝筝帮着把厢房又认真打扫了一遍,虽然厢房看上去很干净,但周筝筝还是把所有的被褥都换了一套新的。

    因为正逢斋月,所有寺庙里的出家人,都要过午不食。

    从小沙弥,到住持,都要遵守这一诫命。

    只是像周筝筝和林莜这样的居士,可以不守这个斋戒。

    但林莜却心很诚,过了午时之后,就真的不再吃东西了,周筝筝虽然肚子饿,但看在林莜这么虔诚的份上,也是咬咬牙,陪着林莜一起收斋戒。

    傍晚时分,因为要准备晚上用的热水,周筝筝提着水壶来到了柴房。

    这里,是烧开水的地方,也是煮饭的地方。

    正当周筝筝刚推门进来的时候,却意外发现司空和尚也在里面。

    只是此时的司空和尚,手中并没有提着什么水壶,根本不是来打水的。

    而且,周筝筝还看见司空和尚正在快速的咽着什么。..

    似乎刚刚偷吃了什么东西。

    司空和尚也是没想到有人会在这个时候突然闯进来,按理,这个时候,寺庙里的人都在做晚课,而住在厢房里的居士也是不用亲自来打水的,会有小沙弥送过去。

    “施主不必如此劳烦亲自来取水,晚些时候,我让小沙弥送去便是。”

    司空和尚一脸镇定的笑着说,似乎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

    周筝筝根本不想再跟眼前这个和尚多费口舌,只管打好水,就走了。

    回到厢房内,周筝筝并没有把刚才的事情说给林莜听。

    而只是安静的,按照林莜的喜好,把从府上带来的沉香点起来,又用清水,将桌案又擦洗了一遍之后,将经书摆在了桌上。

    林莜换了一身素服,去掉了身上的所有首饰,然后开始诵读经书,一边诵读的时候,一边还捏着一串佛珠。因为对金刚经很是熟悉,读着读着的,林莜便闭上了眼睛,开始了背诵。

    边关。空中盘旋着一只大鸟,翅膀基本不动,却可以飞很高飞很久。与中原不同的是,边关很难看到鸟群,只是在地面上,偶尔还能看到羊群马群。

    耶律纳兰凝视天空,感叹说:“如果我可以和这只大鸟一样,该多好啊。”

    林暗夜已经带着耶律纳兰出发了。

    北狄人已经直逼京城,沿途几大重镇,都在北狄人的突袭之下,被北狄人收入囊中。

    林暗夜觉得北狄人有不可控制的趋势。

    先前,北狄皇帝还会在进攻策略上征求林暗夜的意见,现在,北狄人想做什么就是什么,林暗夜成为他们的阻碍,而不是同谋。

    林暗夜不是傻子,北狄人的野心,他已经明白了。

    林暗夜后悔不听林仲超的话,当初,林仲超说过,北狄人才是最危险的,可是,林暗夜不信。

    林暗夜如今已经被大茗朝视为头号敌人,如果再和北狄人翻脸,就真的成了两面夹攻,骑虎难下了。

    可如果不翻脸,林暗夜又不想被北狄人这样无礼地戏弄。他是最有主见的人,自然不能被人牵着鼻子走。

    左也不是,右也不是,林暗夜最后决定,拿耶律纳兰威胁北狄皇帝撤兵。

    当然,林暗夜清楚的很,这几乎不可能。

    北狄皇帝是冷血的,哪怕耶律纳兰死在北狄皇帝面前,北狄皇帝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别人做不到,他能做到,所以,他成皇帝了。

    就算是林暗夜,也未必做不到,因为林暗夜是火爆脾气,总是随着感觉走。

    所以林暗夜一直成不了皇帝。

    林暗夜明知不可能,可是还是要试一试。

    因为,他开了关,引得北狄人在中原大肆屠戮。他有很深的罪孽感。

    他似乎看到中原百姓如何地惨死于北狄人的刀下。

    一个又一个鲜活的人命,就这样倒下了。

    如果他没有开关,中原大地,不会发生这样的悲剧。

    如此地血淋淋。

    林暗夜睡觉的时候,都还能听到百姓的哭声。

    “不,不是因为我。”有时候,林暗夜不会承认,逼迫自己不去想。

    可却好像无法控制一样,思绪反而越来越多。

    耶律纳兰看到这样的林暗夜,忽然对他产生了好奇。

    这一路上,耶律纳兰并没有受委屈。

    本来,她作为北狄公主,还被大茗朝士兵关着,很容易成为大茗朝士兵们的发泄对象的。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