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2章 关外
    夜深了,也凉了。

    将周筝筝抱回床上之后,林仲超在周筝筝的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然后又静静的看了许久。

    在转身离去的那一刹那,林仲超又回头看了一眼,但最终,还是消失在了一片黑暗中。

    次日。

    周筝筝醒了。

    一束温暖的阳光射进来,打在墙上,将美丽的花窗也投在了墙上。光束很直,像一把刀一样将屋内的圆桌一分为二,倒是桌上的花瓶,在光照下显得有些朦胧。

    望着空空的房间,周筝筝知道,林仲超已经走了。

    悄无声息。

    穿戴完毕,周筝筝去见林莜。

    行完礼,周筝筝说:“母亲,听说大相国寺出大事了?”

    林莜穿着一件银线绣梅花白色绸布袍子,里面是一件高领紧身短衫,红色的领口和袖口都绣着金黄色的线,脚上,则是一双锦鞋,说:“刚听说呢,住持大元和尚失踪,副主持司空和尚被推举为新住持。”

    周筝筝说:“连母亲都知道了,看来这件事传得有一阵子了。”

    林莜点点头:“整个京城都传遍了,还能不传到娘这里来?娘在京城可有不少铺子的。许是大相国寺名头太大了,一有点风吹草动,就被传得沸沸扬扬的。”

    周筝筝伸手摸了摸头发,说:“母亲,女儿想去大相国寺看看。”

    “你啊。”林莜爱意满满地点了下周筝筝的额头,“那娘就和你一起去吧。许久没去寺里烧跟香了。”

    “娘亲真好。”周筝筝觉得最懂她的就是林莜了。

    边关,满地的野花开的旺盛,将朴素的塞外草原装点的很是漂亮,绿色的一片上红黄相间,再有远处白色的称托,让人心旷神怡。

    团团白云如棉絮般漂在天空,广阔的蔚蓝色,让人心旷神怡,关城门口,来往的人群或牵着驴,或牵着骆驼,大大小小的包裹,装着各种货物。

    耶律纳兰在新婚之后就被林暗夜关了起来,一直叫个不停,“快开门!快放我出去!”

    没有人回答她。

    林暗夜坐在另外一个房间,两根手指想夹子一样夹着膝盖肉,“这个蠢女人!”

    他今日穿着一件藏青色无袖袄子,袄子上绣着一只黄色老虎,下半身,是一件褐色阔腿裤子,裤脚处还纹了水波纹,拿了一壶酒,快速走进耶律纳兰的房间。

    “你究竟要把我关到什么时候!”耶律纳兰要冲出去。

    林暗夜轻轻一推,只一下,耶律纳兰就倒地。

    “想出去?你也许还不知道你父皇做的好事吧。”林暗夜铁青着脸,抱拳坐下,眼神里透着杀气。

    “我父皇?”耶律纳兰疑惑地看着林暗夜。

    “你父皇言而无信,说过只许进攻京城,吓一吓那个狗皇帝,你父皇却把沿途几个城市都给攻占了,还烧杀劫掠,让百姓流离失所,生灵涂炭,使我成为了千古罪人,使得一向威名远扬的安王军,一下子成为万民唾弃的军队。”林暗夜越说越激动,把茶杯扔在地上。

    耶律纳兰大笑起来,“我跟你说过,你关住我没有用的,我父皇不会为了任何人放弃他的江山!你不信我,如今,只怕整个大茗朝都要是我父皇的了。哈哈哈。”

    林暗夜说:“北狄若是攻占了大茗朝,我第一个杀了你!林仲超也不会原谅你!”

    耶律纳兰一听林仲超,眼神空洞起来,哭笑道:“林仲超现在何处?”

    “想不到直到现在,你还这么关心林仲超。”林暗夜冷笑道,“他当然是去杀你父皇了。林仲超只怕和北狄人要有不共戴天之仇呢。”

    耶律纳兰哭了起来,“都是你!都是你!还得他这样疏远我!”

    “你这个蠢女人!现在还有心思谈情说爱!你放心好了,如果你父皇不愿意救你,我就让你见林仲超好了!”林暗夜站起来要走。

    “等下,你刚刚说什么?我可以见林仲超?”耶律纳兰一阵惊喜。

    林暗夜回头恶狠狠地说:“是,你是可以见了。只要你父皇不愿意答应我的条件你就是弃子,我留着你还是浪费粮食。”

    耶律纳兰看着林暗夜的背影,说:“上天保佑我可以见到林仲超。”

    屋内,周筝筝正弯着腰,整理着行礼,因为要在大相国寺里住几天,所以行礼也显得比较多一些。

    周筝筝选了几套素色的衣裳,毕竟是住在寺庙里,太过花哨总是不合适的,鞋子也换成了普通的平底鞋。

    同时,因为林莜要去祭拜,更是不能少了相应的东西。

    周筝筝用另外一个包袱专门放这些祭拜的东西。

    而林莜还再三交待过,一定要把沉香也带过去,否则,林莜会睡不好觉。

    周筝筝知道母亲林莜讲究,便早早的把素衣给备好了,祭拜的时候,为了表示心诚,是不能穿花衣的。

    此外,还特地准备了一个猪头,提前用开水处理过,也装进了行礼里。

    待一切都准备就绪之后,周筝筝和林莜便一起来到了大相国寺。

    林莜比较相信吉时的说法,一大早天还黑的时候就出发了。

    因为之前打过招呼,早有一个沙弥在门口等着,很快,周筝筝和林莜,便被安排进了东厢房里就住。

    此时,大相国寺里的早课刚刚结束,早晨的第一缕阳光洒下,一层金色,将大相国寺涂的金碧辉煌,很是气派。

    宽大的大雄宝殿前,袅袅升起的青烟直上,一些虔诚的善男信女们,已经早早的献香点香。

    大殿内,灯火通明,彻夜不灭的烛火下,是一堆厚厚的蜡,如果点上芯条,似乎还能烧上个三天三夜。

    此时,住在厢房里的香客们,也已经起来了,有些是跟着寺庙里的沙弥一起读早课,有些则一个人去了寺庙后面的藏经楼去读经书去了。

    而出了早课的沙弥们,则一个个去斋堂吃早饭。

    林莜和周筝筝出来的早,没吃什么东西,便也跟着沙弥们,一起去吃早饭了。

    斋堂里的早饭比较简单,除了白粥,就是一些咸菜豆腐。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