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1章 缠绵夜
    林枫一直以为,耶律骨只是出于对他母亲的迷恋才过来帮他的,直到后来,耶律骨说了梦话。

    在半梦半醒间,耶律骨说:“枫儿,我才是你的亲生父亲啊。”

    林枫被吓得离开王府,几日后才敢回来他害怕去面对这个事实。他不希望这个是事实。

    所以,他没有问耶律骨,甚至再也没有提起。

    所谓亚父,是第二个父亲的意思,没想到,竟然真的是父子。

    “你说他是我父亲,可有证据?”林枫上前几步,揪住大元和尚的衣领激动不已。

    “你父亲就是证据。”大元和尚目光一点都不躲。

    直刺的林枫眼睛发痛,可此时,更痛的是他的心:“为什么?为什么上天要这样捉弄我!”

    苗若兰说:“现在你信了吧。”

    “快放我出去吧,大相国寺是皇后娘娘留下来的,如果我不在,会大乱的。”大元和尚焦急地说。

    “皇后?这么说,你也是皇后的人了?”林枫警惕起来,“皇后可是我的仇人。”

    “你不该视皇后为仇人。你母亲不是皇后杀的。”大元和尚说。

    “那你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为何我母亲会死?”林枫激动起来。

    “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如今宫里,还有一个人,知道当年的真相。”

    “谁?”

    “白熊芳。”大元和尚一字一顿地说。

    林枫跑了出去。

    苗若兰说:“臭和尚,你还知道些什么?白熊芳这个人竟然不告诉我,还先告诉了林枫!你真是活腻了!”

    鞭子一下一下打在大元和尚身上,大元和尚说:“姑娘,你今天打了别人,日后就有可能被别人打回来,还是善良一点吧。”

    城门紧闭,连只蚊子也飞不进去。城墙上,把守的兵丁来来往往的走着,眼睛时不时的朝墙角下望去,如此危急时刻,个个都不敢大意。

    因为换上了一身黑衣,此时,躲在暗中的林仲超并没有被发现。只是守卫的确森严,进城,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这时,城门处流浪的一只野狗让林仲超心生一计。

    林仲超捡起一块石子,准准的击中了流浪狗的后背,顿时,烦躁的狗叫声打破夜晚的寂静。也把守卫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趁着空档,林仲超翻进了城。

    城内,一切都是那么熟悉,但林仲超没有走大道,避开守卫的监视,林仲超偷偷爬进了吴国公府。

    站在府内的一棵树下,林仲超清楚的看见那抹熟悉的亮光从周筝筝的房间内透出来。

    这日思夜想的场景,如今,终于实现了。

    窗口,那个熟悉的身影,曾千万次出现在林仲超的梦中。

    林仲超深深的吸了口气,静悄悄的来到了周筝筝的房门前。

    “咚,咚咚”

    “谁?”

    奇怪的敲门声让周筝筝也是吃了一惊,警觉的看向房门。

    “咚,咚咚”

    没有人声,但敲门声依然稳重,不急不躁。

    这时,周筝筝的心跳开始加快,冥冥中,一种感觉告诉自己,是他!

    但这又似乎不太可能,周筝筝有些犹豫的靠近房门。

    可越靠近,就越心跳加速。

    “嗞啊,”没等外面的人第三次敲门,周筝筝不由自主的把门开了。

    门外,那张熟悉的脸庞,让周筝筝顿时湿润了双眸。

    没有说话,两人紧紧的抱在了一起,用力的抱着,生怕下一秒就会失去。

    而此时的周筝筝,已经泪流满面,但嘴角却是令人动容的笑,一种满足的笑。

    良久,周筝筝才缓缓松开手,认真的打量起眼前这个熟悉的陌生人。

    “怎么,不认识我了吗?”林仲超嘴角挂着一抹轻松的笑,打趣道。

    “你瘦了。”周筝筝淡淡一笑后,却觉得一阵心疼。

    “但我很好,现在不活生生的站在你眼前了。”林仲超温柔的看着周筝筝的眼睛,是满满的爱。

    “恩,”周筝筝点点头,幸福的笑了。

    院子里,星空点点繁星,如水的月色透着一阵清凉。

    周筝筝穿着一件浅蓝色缎地绣花百蝶裙,依偎在林仲超的肩膀上,双眸微闭,很是放松,好像许久没有睡觉,如今终于枕上了一个合适的头枕。

    一旁的林仲超坐的很直,一只手轻挽着周筝筝的肩膀,脸庞微微上扬,一脸享受的样子。

    只是周筝筝此时并没有发现,在林仲超的眼底,闪过的那一丝不安和不舍。

    “筝筝,接下来这段时间,会很危险,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林仲超语重心长的说。

    “恩,我知道了。不过有仲超哥哥在,我也不害怕”

    周筝筝很享受此时此刻,曾经的遗憾,在今晚都得到了安慰。

    “仲超哥哥,我其实也很想你!”周筝筝说的时候,脸上一阵发烫,却觉得很是甜蜜。

    “如果你当时带我去边关就好了,我还没见过边关长什么样子呢。”

    “恩,以后有机会我一定带你去。”林仲超安慰道。

    “你要说话算话哦,其实,我更向往外面的生活。”周筝筝遐想着说,“如果可以,我想和你一起种种花,养养鸡,不再管朝廷里那些勾心斗角的事情。”

    林仲超点点头,周筝筝的想法,其实也是自己的想法,但有时候,真的是身不由己。

    肩上的责任,注定了林仲超不平凡的一生。

    “跟我说说吧,你在外面,都发生了什么?”

    周筝筝静静的靠着,懒得一动都不想动,却很想听一切关于林仲超的事情。

    “恩,那先说说我在边关的吧,那里的雪,比京城大多了。”林仲超淡淡的回忆道,似乎又看见了满眼的白雪。

    “有多大?”周筝筝追问了一句,但身子却几乎没有动,一直依偎着林仲超。

    “啊,很大很大,除了雪的白色,没有其它颜色了。”

    “哈哈,真有趣!”

    “恩,真的挺好的……”

    “哦,那然后呢……”

    一阵沉重的呼吸声响起,让林仲超也安静了下来。

    借着月光,周筝筝的脸庞如琢玉般呈现在林仲超的眼前,美的让林仲超不敢呼吸。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