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8章 身世
    烈日当空,蒸腾着沙地泛出丝丝热气,这热气也模糊了远处的树影。良田里,一片绿油油的,乍一看,还以为是南边的哪一片风景。

    齐王府,园子里,牵牛花被晒的有点提不起精神,耷拉着脑袋,边上的鸡冠花却依旧火红,看不出半点颓废。

    林枫和苗若兰说话说得累了,就让奴婢给苗若兰搬一张椅子,“坐下喝茶吧,我看你也说累了。”

    苗若兰坐下,眼神空洞,“我还是很佩服的,听说了这些,你还是如此镇定。”

    林枫说:“你说的不一定是真的,我为何不镇定?”

    苗若兰说:“大相国寺的住持大元和尚被我父亲抓起来了,他已经招认,你不是皇上的亲生儿子。当年,你的那个北狄亚父带着你娘四处逃难,还是大元和尚救了他们,你娘当时就已经怀上了你。后来,你娘被当今皇上看上,被抢去做了宫女,生下了你,别人都以为你是在你娘入宫之后才怀上的,其实,大元和尚算了下时间,你根本就是你那个北狄亚父的儿子。事实摆在眼前,你还不愿意承认?”

    林枫说:“不过是片面之词,如何能让人信服?”

    苗若兰说:“如果让皇上知道了,只需要滴血验亲就可以知道你是不是亲生的。大元和尚不算什么,你的那个北狄亚父才真的算什么,到时候,你被抓了,北狄亚父岂不现身救你?”

    林枫说:“你越来越阴险了。”

    苗若兰说:“都是我爹教我的。”

    “苗存白?看来又是一只老狐狸啊。”林枫冷笑。

    “你如果被人知道不是皇上的血脉,就没有资格继承皇位,甚至连做王爷都不够格。”苗若兰笑道,“所以,你必须堵住我们的口,讨好我。”

    林枫说:“哦,是吗?你想让我怎么讨好你呢?”

    “听我的话。”苗若兰大言不惭。

    林枫说:“男人最不喜欢要男人听话的女人。”

    “无所谓,只要我们合作,有最大利益就是。”苗若兰说,她爱的是林仲超,又不是他,管他怎么想?

    “我想先见一见大元和尚。”林枫说,站了起来,“不然,我不会答应你,你威胁不了我,因为我根本不怕。”

    “你想杀人灭口?”苗若兰问。

    “不是。”

    “那为什么?”

    “不想告诉你。”林枫说,“人被你们控制了,我杀不了的,你们怕什么?”

    苗若兰想了想,说:“也好,我就让你见到了,死心。不过,必须是在定国公府见面。”

    林枫点点头:“没问题。”

    定国公府。

    园子里一片生机盎然。放眼望去,几乎每一寸土地上都长满了各式各样的花草。各种昆虫也很是活跃,倒是那夜晚的蛙叫,在白日里却听不见了。

    一束光从檐角刺下来,穿过窗橼,打在地面上,好似一个画家画了直直的一笔,这一笔延伸开来,爬到了墙角,又从墙角立起来,往上走到了桌面上。

    林枫跟着苗若兰走在一条长廊上。

    苗存白就在长廊的尽头。

    定国公府最有特色的就是这些纵横交错的长廊。

    每一条都蔓延开去,阴暗而潮湿。

    “齐王殿下,人就在里面。”苗存白指着一道门说,“不过,我想劝齐王一句,这个人性格古怪,只怕齐王要好一阵被他刁难了。”

    林枫冷笑道:“他是阶下囚,我是座上宾,他不怕我,难道我还怕他不成?”

    “齐王说的好,应该是他怕我们才对。他若是不听话,我们有一百种办法折磨他。”苗存白笑得很阴险。

    门开了。

    门通向地下室内。

    地下室内漆黑一团,伸手不见五指。

    林枫迟疑着。

    “齐王殿下不敢下去?”苗存白问。

    林枫倨傲道:“本王怎么会不敢?哼!”

    “这是火把。您拿好了。”苗存白恭敬地把火把递过去。

    林枫接了过来。

    而另一边,炎炎夏日,明晃晃的太阳照的人睁不开眼睛。

    路边的树上,知了也是烦躁不已,把雨点都叫走了。..

    已经连续好几天没有下雨了,泥地都已经干了,池塘里的水,也比几天前更少,也更加混浊了。

    林仲超给太子弄来了一顶宽沿的草帽,虽然不雅,但确实很实用。

    为了让太子可以更轻松些。林仲超还弄来了一架马车,让太子坐在车里,自己则亲自驾车。

    酷暑加上战乱,让百姓的日子越发艰难,一路上,太子看到很多百姓步履艰难的在逃命。

    心里的愧疚难以平复,如果能当上皇帝,太子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救救我们吧,可怜可怜我们!”

    突然,一个花白胡子的老汉跪在了马车前,林仲超赶紧拉住缰绳,坐在车里的太子,也是一阵摇晃,头差点磕到木框上。

    但太子丝毫没有动怒,当看见老汉衣衫褴褛,口唇干裂的样子,太子的爱民之心油然而生。

    没等林仲超反应过来,太子便已经将水壶递给老汉。

    这水壶是林仲超给太子准备的,因为旅途远,林仲超也是忍者口渴不敢多喝水。

    老汉如获至宝,仰起脖子便是一顿畅饮。

    这时候,太子注意到老汉的一条腿明显肿胀着,而且已经开始发黑,如果不及时救治,很可能就废了。

    “超儿,把他抬上车吧。”太子的眼神中,透出一抹温暖,却没有让这老汉发觉。

    林仲超知道自己父亲的脾气,便马上照做了。

    放在以前,太子可以让御医来给老汉医治,可是如今,太子只能将老汉送到最近的城里,让当地的郎中给他治病。

    沿途,遇到乞讨的人,太子都会给些碎银,遇到好几天没吃东西的,太子还把自己的干粮也拿出来分掉。

    等把老汉送到一个城里后,林仲超催促太子继续赶路,临走前,太子怕老汉没有着落,又给了他十两银子,还把该付的医药费都给结了。

    在离开这座城的时候,太子依依不舍,不仅仅是因为那老汉,而是太子看见,一座城的荒凉。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