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6章 秘密
    周筝筝说:“父亲也可以观望。”

    “阿筝,国难当头,父亲不能以私废公啊。”周瑾轩坚定地说。

    “放心吧,父亲,大茗朝不会灭亡的。林仲超就要过来了。”周筝筝目光炯炯。

    周瑾轩叹气说:“林仲超来了,也无济于事啊。他的兵马太少了。”“不少了,林仲超的兵,素来以一当十。并且,他还会带来一个很关键的人物,一个可以号召万民的人物。”周筝筝笑着抬头,看向天空。

    一只灯笼挂在屋檐下,黄色的流苏笔直垂下,灯笼上方,一个铜钩挂在一个凸出的钉子上。

    这一世,林仲超的轨迹还是变了,因为,太子要回归了。

    林仲超在信里说,他和太子,就是冲着皇位来的。吴国公府不要轻举妄动,保存兵力就好。至于北狄,他早就有应对之策了。北狄人绝对进不了京城。

    周筝筝信,虽然,林仲超在信里,并没有讲出应对之策,可是,周筝筝完全相信林仲超。

    周瑾轩还在犹豫着,他做不到和周筝筝一样地信赖林仲超,再者,他以为周筝筝是在安慰他。

    皇宫。

    早晨的阳光,斜斜的照下来,将一堵矮墙的影子,直直的打在一片红墙上,黑白两下,分外分明。红墙边,还有一棵槐树,斑驳的树皮有些毛糙,也在红墙上留下一圈凹凸不平的影子。

    庆丰帝佝偻着腰,垂着布满血丝的眼睛,咆哮着:“朕平日最为疼爱的是你,朕现在有难,你竟然不为朕调遣兵马?”

    林枫内穿白色大袖中衣,外套白色无袖交领曲裾深衣,两个肩头上绣着刘云纹,腰间则是一条玉带,神情淡漠地站在大殿正中,再生强调,他不会打战,若是让他去和北狄人硬拼,不过是白白牺牲罢了,根本救不了庆丰帝。

    “父皇不如让周瑾轩试一试,整个大茗朝,数他最为得人心了。”林枫说。

    “周瑾轩愿意吗?”想到多次陷害吴国公府,庆丰帝已经没有信心让周瑾轩迎战了。

    “如果他不愿意,还有将军张良晨啊。”林枫说。

    庆丰帝叹了口气,“张良晨手里无兵权啊。”因为张良晨和林仲超走得近,庆丰帝忌惮张良晨,没有给他兵权。

    如今,庆丰帝只剩下后悔。

    那么多平时会打战的好人才,好将士,要么被他逼得自杀,要么被夺了兵权,如今,国难当头,庆丰帝手握兵权又有何用?还不是等着被杀?

    “或者,枫儿,你把你的兵马,调给张良晨,由张良晨帅兵去打战?”庆丰帝建议道。

    林枫冷笑,这怎么可能呢?庆丰帝糊涂了吧!这个老不死的,早点把江山给他,还会有今天吗?抓住皇位不放,现在还想要他的兵权,做梦去吧!

    “父皇,就怕这些士兵平时都和儿臣相处惯了,会不习惯被别的人管。”林枫拒绝了。

    庆丰帝很生气,“你这个逆子!”

    太监来报,说周瑾轩过来了。

    “快请!”庆丰帝似乎是看到最末一线希望。

    周瑾轩素来不会扔下国家,扔下百姓不管的,庆丰帝果然没有看错他。

    “皇上,臣愿意帅兵去迎战。”周瑾轩站在林枫身边,声音高亢,可庆丰帝觉得周瑾轩忽然变得高大起来。

    周瑾轩穿着一件圆领长袖松鹤绣紫黑色长衫,里面是一件交领滚边内衬,下身则穿着一件黑色裤子,脚上是一双高底平靴。

    “好,好,爱卿啊,朕要如何配合你,你说吧。”庆丰帝觉得自己有救了。

    “皇上只需要守着京城,坚守不出就可以。”周瑾轩说,“大茗朝的生死,全在皇上手里!”

    “好!”庆丰帝站起身来,“朕把自己的禁卫军也交给你!”

    周瑾轩拿到了禁卫军,迅速编进自己的部队里。

    齐王府。

    房间内,茶香弥漫,那是胡山毛峰的独有香气。案上,暗紫色的茶壶造型很是精巧,圆圆的茶壶肚子上,凸出一个方形的茶壶嘴,而茶壶的把手,则是竹藤制作的,看上去很是特别。

    苗若兰出现在林枫面前。

    她内穿随意花纹米白色宽领长衫,外套圆领宽袖白纱褙子,褙子上写意的绘着水墨竹叶,很是洒脱,说:“如果北狄攻陷京城,你就可以在另外一个地方,自立为帝了。到时候,我和我父亲都会拥护你的。“

    林枫冷笑道:“你和你父亲有什么?如果既无兵权,又无声望,只怕拥护我,我都不会开心。”

    苗若兰生气地握住拳头,“虽然我们什么都没有,可我已经和你订过婚,所以,我们一定是最忠实于你的。”

    “如果本王想要真实,本王可以去养一只狗啊。”林枫戏弄着苗若兰。

    林枫对于讨厌的女人,素来都没有什么好言好语。

    “也许我什么都没有,可是,我知道一个秘密。一个有关你身世的秘密。”苗若兰笑道,“这样,我总有资格和你平起平坐了吧。”

    林枫一怔,“我的身世?我能有什么身世!我不会让你胡说八道的!”

    “你那么紧张,看来,其实你早就知道了。”苗若兰说,“我还以为你不知道,看来我是多虑了。”

    皇宫。

    病榻上,皇帝脸上的肉看上去很是僵硬,一头花白的头发显得有些杂乱,好几根都翘出来,好像枯萎的树枝一样。下巴上,花白的胡须也是如此四散开来,看上去就像一堆杂草。

    “皇上,吃药了。”一个太监小心翼翼的将一碗汤药呈上来。因为紧张害怕,双手不免有些颤抖,而太监根本不敢正眼看皇帝,一直低着个头。

    “抬起头来!”皇上突然命令道,声音虽然不响,但不怒自威,让人不敢抗拒。

    这太监缓缓的抬起头来,脸色煞白仍然可以看出,这太监长的也算眉清目秀,很是年轻。

    皇上的嫉妒心上来,想想自己将不久于人世,皇帝不容许别人过的比自己好。

    “你把这药喝了!”皇帝命令道。..

    “皇上,这是给您治病的药啊。”太监害怕道。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