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5章 攻打
    只是耶律纳兰根本没有胃口,连看一眼都**都没有。

    在耶律纳兰的脑海里,一直想着的是如何避开林暗夜。

    “既然你父皇把你嫁给我,你现在就是我林暗夜的妻子了,这已经是事实!”林暗夜见耶律纳兰如此不识趣,脸上也露出了不悦,端起桌上的一杯酒,又是仰头一饮。

    耶律纳兰没有回话,只是把嘴唇狠狠的咬住,身为公主,这是她的耻辱。

    有那么一刻,两人都没有说话,空气中,是死一般的沉寂。

    突然,耶律纳兰站了起来,坐到了桌子边,猛的端起酒杯,也是一饮而尽。

    “好酒量!”林暗夜先是一惊,但很快就拍手称快,“北狄公主,果然不同凡响。”

    只是耶律纳兰并不理会林暗夜,只顾自斟自酌,想把自己灌醉。

    既然没有选择,耶律纳兰不想记住今晚的任何记忆。

    “我陪你喝。”林暗夜躲过耶律纳兰手中的酒壶,给自己也满满倒了一杯,端起来,又是一滴不剩。

    就这样,两人你一杯我一杯,喝了一壶又一壶,却没有吃任何东西。

    而在此时,入关后的北狄军,如饿狼扑食般疯狂的一路杀戮,所到之处,一片哀鸿遍野。

    虽然已是漆黑深夜,但高举的火把,如同地狱烈火一般,烧红了半边天。

    还在睡梦中的百姓,根本没有一点点防备,好多人,都是连人带屋,给一把火给烧了。

    原本宁静的夜晚,一下子哭喊声连天。

    被打翻笼子的鸡鸭四散奔窜,守门的狗还没多叫几句,就被一刀刺死,来不及收拾细软的百姓们,连衣裳都来不及整理,披着头发在黑夜里狂奔,只要能比同胞们跑的快,就有可能躲过北狄军的屠刀。

    跑的慢的老弱妇孺,一个个的惨死在北狄军的刀箭下。

    而更可怜的,则是那些少女少妇们,在死之前,还要被惨无人道的蹂躏一番。

    受不了侮辱的,或咬舌自尽,有幸逃脱的,则选择跳水自尽。

    一些血气方刚的男子,纷纷拿起锄头镰刀和北狄军斗争,或可以伤到几个北狄兵丁,但很快,就满身是血的倒在血泊中,再也没有爬起来。

    一城一地的守军们,自然也是纷纷应战。

    但因为实在突然,来不及整军的国都将士们虽然英勇无惧,但却挡不住北狄军的狼子野心。

    从黑夜到白昼,北狄军厮杀了整整一夜,从关外一直杀到中原腹地,所过之处,人畜无留,清澈甘甜的河水,也都变成了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浓腥血水。

    破败的农房门口,一挂红辣椒还挂在门上,只是,再没有人回去拿了。

    而在灶台上的那一碗米粥,已经蒙上了一层灰迹,黑乎乎的。

    河水旁,一棵还烧着的树枝终于承受不住,啪的一声,整个如墨的树枝掉进了河里。

    顿时,一阵白烟冒出来。

    此时,在都城内的皇上也闻到了杀戮的白烟,只是没有料想到,一向安定的边关,竟然出了这么大的动乱。

    “快传林枫!林枫!林枫!”在危机来临的时候,庆丰帝想到的是他最疼爱的儿子。

    很快,京城里谣言漫天飞。

    大家都觉得,北狄军会毫不费力的攻下京城。

    就连很多文武百官,也都纷纷收拾起了东西,赶在北狄军攻进来前逃命。

    一向生意火爆的戏院酒楼,一下子人全空了,百姓纷纷把能变卖的东西都变卖了,房契地契,只要有人要,都五折三折的卖。

    实在卖不掉的,就扔在原地。

    而马匹车辆,此时则成了抢手货,根本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

    很快,面粉店被抢购一空,全城几乎再找不到一个鸡蛋,街道上,四处散落的杂物随风滚动,其中不乏一些上等的瓷器把玩,但此时此刻,这些都是无用之物。

    大家纷纷把干粮和金银细软打包,争相早日出城。

    倒是一直在城内流浪的乞儿,却很是淡定,钻进无人的烟花楼,躺在香床上美美的睡上一觉。

    渴了,可以一罐一罐的喝着美酒。

    吴国公府。

    阳光透过树叶,在树底下的石桌上留下斑驳的影子。石桌下的立柱上,雕刻着精美的花纹,四周的石凳,也用浮雕手法,雕刻着梅兰的花纹。

    周筝筝头上披着一块薄纱,满头乌丝若隐若现。但一对红玛瑙耳坠却很是显眼,穿着一件乳白色滚边里衣,外面是一件轻烟罗纱芍药绣半袖短衫,下半身,一件蝶戏水仙裙衫很是飘逸,坐在树下下棋。

    一个人下两个人的棋,可棋盘上棋局依旧分明。

    周瑾轩穿着纯白团花丝绸宽领长衫,黄色束口箭袖,袖口用蓝色和金色的线绣了精致的花纹。腰间黄白相间的玉带,走了过来,在棋盘上落了一子。

    顿时,棋局变得紧张起来。

    “女儿见过父亲。”周筝筝起身行礼。

    “阿筝坐下,你看你要输了。”周瑾轩笑道。

    周筝筝摇了摇头,水仙连忙给周瑾轩上茶,“父亲,有时候,输了才是赢了,赢了也才是输了。”

    周瑾轩说:“阿筝说的是什么意思?”

    周筝筝说:“父亲,皇上是不是要您派兵守住京城,和北狄对峙?”

    周瑾轩点点头:“是啊,不过,皇上最早是要林枫派兵去迎战北狄。可是林枫说他不懂打战,推荐我去。”

    “林枫懂得认输,所以不必跟北狄大战,保存了实力,这就是女儿想对父亲说的,父亲不妨也学习林枫,认输。”周筝筝将一个棋子放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

    周瑾轩说:“阿筝,这次,北狄人是真的打过来了,背后还有林暗夜的支持。如果父亲也和林枫一样,躲起来,京城就会沦陷,大茗朝就会灭亡,而百姓,就会被北狄人践踏,流离失所。我怎么能坐视不管呢?”

    周筝筝说:“父亲,大茗朝不是我们一家的,林枫坐拥南大营,为何不管呢?还有各地的将军,他们又是在做什么?”

    周瑾轩正色说:“也许大家都是在观望吧!”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