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3章 弃子
    不知什么时候,院子里竟然开出了金银花,虽然花色清淡,但却很让周筝筝喜欢,在金银花含苞待放前,就摘下来,可是一味上等的药材。

    水仙有空的时候,也喜欢种一些药用的花儿草儿,只是什么时候院子里有了金银花,水仙也是不知,当周筝筝拿着金银花给水仙看的时候,水仙也是惊讶不已。

    “这么好的药材,可不能白糟蹋了,”水仙爱惜的说道。

    “恩,所以我找你来,就是一起把这花做成药材。”周筝筝一边说着一边把玩着金银花。

    金银花性寒,清凉解毒的功效很是突出。在夏日里,有很多时候都会用到。

    和水仙商量了一下之后,周筝筝决定做一个金银花露和一个银黄散。

    说干就干。

    周筝筝让水仙准备了一个大瓷锅,然后将去掉叶子的金银花加水一起放进锅内。而在锅盖处,周筝筝则让人特制了一根弯曲的管子,当锅内热气上腾的时候,热气经过这个管子,就会重新冷却到管子的另一个出口,而在出口处,周筝筝则放了一个小口瓷壶,用来收集重新冷却出来的水滴。

    这些水滴,就是金银花露,闻着就有一股淡淡的平凉气息,抹在身上,顿时觉得清爽无比。

    在夏日里,被蚊虫叮咬后,抹上一滴,立马就可以止痒了。

    当瓷锅里的水用武火烧开后,周筝筝让水仙把火改成文火,这样,锅内的金银花药效才能被充分释放出来。

    这边在做着金银花露的时候,周筝筝又开始把从药铺里采购过来的黄芩进行干净处理。

    接下来要做的银黄散是内服的,对纯净度要求很高。

    而剩余的金银花,周筝筝也是亲自挑捡,稍微有些发黄的花苞,都被周筝筝给弃用掉。

    准备好药材后,周筝筝用筛子又认真的筛洗过,然后才按照一比一的比例放进研磨盅内。

    这银黄散用来治疗咽喉肿痛,咳嗽咯血,效果是相当的好,但一定要研磨的细小。

    越细药效才越能发挥出来。

    周筝筝让家里的男仆过来研磨,自己在边上亲自把关,每次只放一部分药材进去研磨,好让所有药材,都能被充分利用。

    研磨好后,周筝筝将药粉装进一个暗色瓷馆内,以备后用。

    边关。

    “超儿,我的好孩子,我知道你有能力,你的能力,也在你所有叔叔之上,”太子轻咳了一声,继续说道,“但我已经看淡了这一切,你争我夺,喧嚣张扬的日子,已经不是我想要的了。”

    “父亲,你没事吧,”太子的轻咳声又让林仲超突然紧张起来,转身赶紧呼叫说:“华神医!华神医!”

    很快,华神医就端了一碗黑乎乎的汤药过来。

    “豫王殿下先把这碗汤药喂给太子喝下去吧,”说罢,华神医便把一个棕褐色的瓷碗递给了林仲超。

    林仲超将瓷碗放在一边,轻轻扶起太子后,又拿枕头垫在太子的后背上,让太子靠坐着。

    “为了苍生,父亲,你一定要回京,这天下若是被林枫夺了,一定会毁了!”林仲超说,“何况,父亲,你也许不知道,皇上中了北狄剧毒,活不过一年了。”

    “什么?”太子如雷轰顶。

    林仲超叹了口气,庆丰帝不知道,他亲手毒害的儿子,却是最孝顺他的那个。

    “好,回京。”太子下定决心。

    而此时,林暗夜已经和北狄联合,在他和耶律纳兰成亲那日,林暗夜开关,北狄杀入中原。

    耶律纳兰要嫁给林暗夜的消息,瞬时就传遍了大茗朝,尤其是京城,大街小巷都是谈论此事的声音。

    园林里,一片寂静,微风吹过,吹皱一池湖水,几片树叶躺在湖面上,悠哉悠哉的,似乎正仰着脸,欣赏天空的美景。

    耶律如烟穿着一件菊纹上裳,外面是一件梅花纹上袍,下半身是一件银纹绣百蝶度花裙,脚上,是一双宝相花纹云头锦鞋。她已经是林俊生的女人了,所以穿着汉人衣服,倒也合适。

    玉带桥边,一群金色锦鲤正围着一片浮萍嘻戏,不远处,宽大的荷叶下,也藏着几条锦鲤,或许是害羞,就是不愿游出来。耶律如烟往水里扔下一包鱼食,锦鲤们纷纷游过来,争相扑食。

    林俊生走了过来。

    他穿着一身墨绿色齐膝四开叉长袍,袍子上却没有金线绣,只是印染了一些暗色的松竹图纹。脚上是一双纯黑色半高靴子。

    “如烟,听说没有,你妹妹耶律纳兰要嫁给林暗夜了。”林俊生皱起了眉毛,“这不是好事啊,林暗夜会忽然变得很强大。你可有什么办法阻止这件事吗?”

    耶律如烟说:“这是我妹妹的私事啊。”

    “你不是你父皇最疼爱的公主吗?你给你父皇写信啊。”林俊生急了,北狄应该帮他才对,怎么能帮助林暗夜呢?要不然他留下耶律如烟做什么?还不是觊觎她父皇的兵马?

    “可我都逃出来了,父皇已经不要我了啊。”

    “怎么会呢?父女哪有隔夜仇呢?你试试写信去求求你父皇,让他帮我啊。”林俊生原本想等耶律如烟生下孩子再去和北狄皇帝谈判,现在看来等不了了。

    “我现在只想好好给你生个孩子。”耶律如烟抚摸自己微微鼓起的肚子,一脸甜蜜地说。

    “我知道,可如果你父皇支持我,不是更完美吗?”林俊生还想劝服耶律如烟。

    “不行啊,我父皇哪里是谁可以说服的了的。”耶律如烟说,“不过,纳兰要嫁人了,还是明媒正娶,俊生,你什么时候向你父皇正式介绍我呢?我也想有个婚礼……”

    “等我父皇身体好点再说吧。”林俊生说完,冷冷离开。

    耶律如烟不愿意写信,北狄皇帝和林暗夜合作,在林俊生看来,耶律如烟就要是一个弃子了。

    林俊生又怎么会给一个弃子婚礼?

    “不行,我要和父皇说,林暗夜有可能会开关让北狄人进来,局势很危险。”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