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9章 入宫
    这边有说有笑的,周筝筝却一脸不悦的样子喝着绿茶。

    明眼的水仙马上就猜到了,又是笑笑不认真读书,惹周筝筝生气了。

    “三姑娘乖,吃完这个,我们好好读书好不好。”水仙弯下腰,哄着说。

    “读书没意思,我不想读。”笑笑嘴巴里的莲子还没咽下去,说话的声音哼哼唧唧的,也听不清楚。

    “那你想不想吃好吃的呢?”周筝筝换了一个脸色,走到了笑笑跟前。

    水仙很识趣的退了下去。

    “什么好吃的啊?”笑笑刚才还不敢看周筝筝,一说到吃的,立马双眼放光,虽然嘴里的东西还没咽下去,但笑笑对周筝筝说的好吃的东西却更感兴趣。

    因为周筝筝从来没有说过什么空话大话,笑笑笃定,周筝筝一定知道什么好吃的却是自己不知道的。

    见笑笑上钩了,周筝筝但是很淡定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一边继续喝茶,一边看着桌上摆着的一本书。

    这下轮到笑笑不淡定了,火急火燎的吃完莲子羹后,便黏到了周筝筝的身边。

    “姐姐,你说的好吃的是什么啊?”笑笑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声音也温柔了很多。

    周筝筝嘴角一弩,忍住笑,然后在纸上写下葡萄两个字。

    笑笑自然是不认得,急忙问这是什么东西。

    周筝筝却依然镇定的说:“等你学会写了,我就买给你吃。”

    此时,葡萄刚刚从西域引进过来,的确很多人都没见过,更不要说吃过了。

    笑笑看着两个复杂的毛笔字发呆,这怎么也和美食联系不起来啊。

    这没有盼望就没有动力,那么复杂的字,笑笑几乎就放弃了。

    这时,周筝筝马上又给笑笑画了一副葡萄画像,一串串圆圆的葡萄,看着就很可口。

    就在周筝筝放下毛笔的那一刻,几乎都能听到笑笑咽口水的声音。

    “姐姐,这葡萄一定很好吃吧。”笑笑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画像中的葡萄,一脸馋嘴的样子。

    “你好好读书写字,我会把所有好吃的东西都买来给你。”周筝筝看着笑笑的眼睛,认真的说。

    “好,那我一定好好读书。”笑笑也是不甘示弱,转身就去读三字经去了。

    “嗯,读慢点,”周筝筝的脸上泛着笑容,又指点说:“这个字念错了,重新读。”

    笑笑只好乖乖的重新读,一边读还一边摇头晃脑的,看的周筝筝头晕。

    “笑笑,你认真点,早点背下来,才有葡萄吃。”周筝筝转过身去,免得被笑笑晃的头晕。

    “哦,”笑笑又乖乖的应了声。然后又开始背了。

    周筝筝还从来没见过笑笑这么乖巧的样子,一下子似乎看到了将她培养成女文人的希望。

    但听着听着,周筝筝突然笑出了声。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早背会,吃葡萄,葡萄大,味道甜,”周筝筝又转过身去看笑笑,只见笑笑闭着眼睛,全神投入的在那摇头晃脑,让人看了忍俊不禁。

    周筝筝本想打断,但却又不忍心,没想到一个葡萄,就能让笑笑如此心心念想。

    为了能一直督促笑笑好好读书,周筝筝突然想到一个办法,那就是把这葡萄画像给挂起来。

    说干就干。

    书斋里原本就有多余的画框,周筝筝将葡萄画像裱好后,便挂在了笑笑书桌的前上方,每当笑笑一抬头,就会看见。

    果然,周筝筝的这个办法,比以往任何手段都来的有效。

    笑笑变得比之前自觉多了。

    在以前,需要周筝筝耳提面命的盯着读书,而现在,周筝筝只需要偶尔过去检查下,笑笑会自觉的认真读书。

    原本,周筝筝以为笑笑不爱读书这老大难的问题已经解决了,直到有一天,笑笑突然很烦躁的跑过来问:“姐姐,那葡萄我不能吃的!你骗人!”

    周筝筝被问的满头雾水,细问之下,才发现,原来笑笑读到了“葡萄美酒夜光杯”这一句,知道自己不能喝酒,笑笑以为心心念想的葡萄原来也是自己不能吃的。

    好在最后周筝筝给安抚了下去,一切又安静了下来。

    这时周瑜恒身边的书童来报,说周瑜恒跟着周瑾轩进宫见周宾去了。

    “父亲终归还是敌不过周宾的花言巧语。”周筝筝叹了口气。

    皇宫内,初夏的午后,阳光已经有些刺眼了,从屋顶上反射过来的光亮,让人睁不开眼睛。

    周瑾轩和周瑜恒来到御花园里。

    园林里,不知什么时候长出了一棵枇杷树,一个个枇杷又大又圆,金灿灿的果皮显得很是饱满,一看就是多汁又甜的。

    “父亲,姐姐最爱吃枇杷。我摘点给姐姐。”周瑜恒说。

    周瑾轩说:“这是皇宫里的东西,若是有看中的,等下让宫人帮你摘下。”

    周瑜恒说:“那太好了,姐姐一定很高兴。”

    “瑜恒知道疼爱姐姐了。”周瑾轩点了点头。

    周宾走了过来。

    “瑜恒!我的好侄儿!”周宾大哭着跑过来,连鞋子都跑丢了,赤着脚跑到周瑜恒面前,周瑜恒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抱住了他。

    周瑜恒觉得莫名其妙。

    从他会记事开始,周宾就对他很冷淡,这次忽然这么热情,周瑜恒还真的有点适应不过来。

    周云萝也过来了。

    “好弟弟。”周云萝也哭了起来,“瑜恒真的越来越像子叶了,我瞧着还以为子叶回来了呢。”

    周瑜恒和周云萝倒是说过话的,可是,周筝筝说周云萝是骗子,周瑜恒就不怎么搭理周云萝。

    “大伯父。”周云萝对着周瑾轩跪下了。

    “起来吧,过去的恩恩怨怨,都过去了,我不计较,希望你们日后重新做人。”周瑾轩扶周云萝起来。

    然后,周宾和周云萝丞上礼物。周云萝亲自裁了双鞋子送给周瑾轩。

    “大伯父,云萝亲自为您穿上。”周云萝蹲下身子。

    周瑾轩说:“不用,我自己来。”

    一穿,刚好合适!

    “云萝是按照父亲的尺寸做的,想不到父亲和大伯父果真是同一个尺寸。”周云萝说。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