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3章 交换
    而周瑜恒也跟着父亲,一点点帮老伯修田埂。

    田埂不能修的太高,否则容易塌,太低的话,就又达不到蓄水的作用。

    所以,一个手掌的高度,是刚刚好的。

    在三人的帮助下,老伯的田埂很快就修好了,最后,在位置最低的地方,留了一个浅口。

    当田里水太多的时候,水就会从这个浅口里流出来。

    从田埂里上来,周瑾轩带着姐弟两人在附近的一家茶铺里坐了下来。

    三碗粗茶端了上来。

    周瑜恒平日里喝惯了好茶,突然喝这粗茶,顿时感觉嘴巴里瑟瑟的,也没什么香味。

    而周筝筝可能是真渴了,很快就喝了大半碗。

    但周瑾轩却喝的很开心,喝完一碗,还让店小二又加了一碗。

    “喝不惯吗?”周瑾轩放下茶碗,问道。

    “嗯,是有些不习惯。”周瑜恒也不回避,边上的茶碗里,茶还有大半碗。

    “喝多了好茶,常常就忘了这世上还有粗茶。”周瑾轩继续说道:“但其实,喝粗茶才是最解渴的。”

    周筝筝马上就听出来了,父亲周瑾轩是话里有话。

    “就像刚才下农田干活一样,做农活,是大多数人都要会的一种技能。”

    周瑾轩点点头,语重心长的说道:“读书重要,但出来走走,更重要。很多东西,是书上学不到的。”

    周瑜恒点点头,确实,在这之前,周瑜恒并不明白稻田的灌水系统还这么讲究,以前,如果发生水灾,只能水来土掩,但如今,周瑜恒知道了还有浅口这一构造,只要指导农户精心搭建好浅口,就可以很好的保护农田了。

    周瑜恒端起茶碗又喝了一口,味道没变,只是更顺口了,没那种涩涩的味道了。

    “谢谢父亲大人教导,以后,有机会我还是要多出来走走。”周瑜恒嘴角微扬,缓缓道。

    周瑾轩满意的点点头,又转身对周筝筝说:“那你呢?”

    周筝筝笑道:“我看着弟弟,不让他走丢了。”

    边关。

    晴朗的天空万里无云,一行长颈雁排成队,在天空掠过,地上,依旧无改,只是化开的雪水,开始肆意,河水也高涨了很多。

    过了数日,耶律纳兰找上林仲超的军营外头。

    “豫王,那个北狄女子一定要见您。”有人报告说。

    林仲超正对着一副地形图在看,漫不经心地说:“打发她走吧,她若是不走,就不理她,绝对不可让她溜进来。”

    耶律纳兰焦急地等候在外面。

    “对不起,公主,我们豫王不愿意见你。”士兵说。

    耶律纳兰说:“我找你们豫王有事,我必须见到他。”边说边冲进去。

    士兵把她拦了出来,“公主,请自重。”

    “我偏要进去,你们拦了我,不怕日后我成为你们豫王妃,惩罚你们吗?”耶律纳兰生气了,拔出一把匕首,要刺,可是,耶律纳兰没有武功,没几下就被打趴在地上。

    “你们欺负我。”耶律纳兰趁机哭了起来。

    虽然是装哭,可是耶律纳兰竟然能真的哭起来!那眼泪,就好像断了线的珠子,滚滚而下。

    士兵们在目瞪口呆之后,紧紧关上了营帐的门。

    这事自然很快就传到了林暗夜营帐里。

    “耶律纳兰总算出现了,既然林仲超不愿意见她,本王可以见她。”林暗夜说,“你们偷偷去把耶律纳兰抓过来。本王看看她还要不要脸,这么死缠着一个不爱她的男人。”

    耶律纳兰被带过来了。

    耶律纳兰没有武功,被抓来那是相当地容易,再说了,耶律纳兰原本也是想见见林暗夜,所以,几乎没有反抗。

    “公主殿下,知道我是谁吗?”林暗夜穿着一件紫色玄文里衣,下面是一件两开叉的红绸里衬粗布裙,最外面是一身青绿色铠甲。阴沉着脸,缓缓转过身来。

    耶律纳兰只是随意看了林暗夜一眼,就转开了目光,不屑地说:“安王你好。不知道抓我来这里,所为何事?”

    “想不到你还是知道我是谁的。”林暗夜双膝并拢,手指握紧放在膝盖上,目光轻佻地定在耶律纳兰身上,好像是在看一件物品似的,“本王如今可是在和你的父皇谈联姻,公主不要脸面,本王还是要的。”

    “什么意思?”耶律纳兰面对林暗夜这样强大的气场,脸上并无害怕之意。

    “意思就是希望公主凡事收敛一点。”林暗夜说,“豫王并不喜欢你。”

    “谁说的。那只是因为林仲超还不了解我罢了。”耶律纳兰说,“再说了,这和你什么关系?我不喜欢你。”

    “很直接,本王也可以直接地告诉你,本王也不喜欢你。”林暗夜哈哈大笑起来,虽然耶律纳兰不是他的菜,可是,这直接的性格却让林暗夜对耶律纳兰刮目相看,“只是,有时候,一个人娶另外一个人,并不需要喜欢,只是为了需要。”

    “那是你的看法,可是,对于我而言,一个人嫁给另外一个人,却是因为喜欢。不然,就没有幸福。”耶律纳兰认真地说。

    “幸福?”林暗夜一怔,“婚姻,本就是为了后嗣,谈何幸福?”

    “所以我和你意见都不一样,在一起也不会幸福的。”耶律纳兰说。

    “如果我们在一起,我和你父皇就会变得空前强大,这是你的幸福。”

    “不,这不是我的幸福,只有嫁给喜欢的人,才会是我的幸福。你和我父皇的强大,却是要我的婚姻去换,我同样不觉得这是你们的幸福。”耶律纳兰回答得很干脆。

    林暗夜生气了,“是,我们都不会幸福,可是,你没得选择。因为,你所心心念念着的林仲超根本不喜欢你,他早已心有所属。”

    这话好像一把刀,狠狠扎进耶律纳兰的心口处。

    “我知道他不喜欢我,可是,我会等,我会等他爱上我的。”耶律纳兰微笑着说。

    林暗夜说:“虽然本王不喜欢你,可看到未来的妻子这么钟情于别的男人,本王的心里,还是不好受的。”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