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1章 接受
    看到这花灯,林仲超好像看到了前世的周筝筝,周筝筝的笑靥一直在眼前飘啊飘,令人挥之不去。

    忽然,“快抓小偷啊,他抢了我的行李。”一个女子的尖叫声响起。

    林仲超回头望去,一个打扮体面的姑娘,正缓缓跑过来,而那个小偷,则飞快地往前跑。

    看这女子和小偷彼此的速度,那女子是绝对跟不上的。

    林仲超站着没有动。

    这个女子看上去并不是真的在追,因为,好几次那小偷跌倒了,那女子原本可以追上去抓住小偷的,可是,没有。

    那女子故意放慢着脚步,故意拖延时间了,给那小偷一个活路。

    一句话,这女子可能和那小偷是一家的,两个人是在演戏。何必当真。

    果然,没过多久,那小偷见林仲超迟迟不来,竟然故意不跑了,而那女子也脱下了面纱。

    这回,林仲超看清楚了,这个不正是北狄二公主吗?

    耶律纳兰!

    原本,林仲超是不认识耶律纳兰的,可耶律纳兰竟然自己请来了画师,对着她画了几幅画,送给了林仲超。

    既然画像都看过了,真人怎么会不认识?

    原来果然是在演戏,不然,堂堂的二公主,又如何会在街上?

    幸好,刚才没有上当。

    林仲超冷笑一声,正欲走开。

    “等一下。”忽然,从身后叫住了他。

    林仲超回头一看,是耶律纳兰在叫他!

    “什么事?”林仲超冷冷地说,看都不看耶律纳兰。

    “豫王殿下,我可以请你吃碗面吗?”耶律纳兰说,“在北狄吃面的比吃米的多。”

    花园内,鲜嫩的竹笋不知不觉间已经冒尖了,棕黄色的外皮下,是包不住的生命力。

    一片空地上,周瑜恒和周瑾轩分别坐在两张太师椅上,高高的靠背,绣着两个麒麟。

    裕儿穿着一身青蓝色的衣裳,稳稳的扎着马步,小腿上还绑着两个沙袋。

    “不错,继续。”周瑜恒鼓励道,脸上露出一片温柔的笑。

    倒是边上的周瑾轩表情淡漠,似乎,他对裕儿报有更高的期待。

    “两腿再分开点,”周瑾轩转到裕儿的身后,拿着一根竹鞭轻轻的点了两下。

    裕儿不敢迟疑,赶紧按照周瑾轩的要求做到了。但很快,裕儿就感觉两个大腿火辣辣的烫。

    不一会儿,裕儿有些坚持不住了,双腿也开始打颤,有些心疼的周瑜恒想暂时中止下,好让裕儿喘口气。但周瑾轩却一脸严肃的拒绝了。

    不过周瑾轩也没有太过狠心,当裕儿在练习的时候,一直陪伴在身边,直到裕儿满脸通红,汗珠如雨下的时候,周瑾轩才让裕儿恢复姿势,去喘口气休息下。

    周瑜恒觉得父亲太过严厉,想为裕儿争取些休息时间,但周瑾轩却依然坚持己见。

    这也是周瑾轩一直以来的个人总结,要想日后有成绩,年轻的时候就应该多出汗,多苦逼多累如果都能熬过来,那以后就不会混的太差。

    练武如此,读书也是如此

    周筝筝很早就开始培养裕儿的读书习惯,首先帮助裕儿培养细读的能力。

    所谓细读,对应的是粗读,粗读可以快速,但只有细读,才会让人专心,沉静下来。

    周筝筝给裕儿选了一本三字经,同时,也要求裕儿一个字一个字的读出来,在这一过程中,裕儿不能读错,一旦读错一个字,便要全部从新旧开始。

    刚开始,裕儿很不理解,也很不配合。

    当有人出现的时候,裕儿就大叫“大姑娘,我不读了,不好玩,累死了。”

    但周筝筝却坚持用细读的方法去要求裕儿,每次读书的时候,都要求裕儿大事读出来。

    这样,每当裕儿念错的时候,周筝筝便会大喊一声“停。”然后又要求裕儿开始读“人之初……”

    裕儿很是不愿意这样重复,很没趣,但又没办法,以至于后来,每次读的时候,都认认真真,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裕儿竟然很快就能通读三字经了,一口气读下来,不带一个错的这让林莜很是开心,想当年,当周筝筝还小的时候,也不过是如此。

    因此,林莜便开始常常给裕儿买礼物了。

    ,这幅对联要放这边,对,放正点。”

    “这红帐幔要横着挂,不能竖着,快放下来。”

    念兮的声音越来越沙哑。

    一阵悦耳的鸟叫声此起彼伏,打破了花园内的一片宁静。假山上流水潺潺,也传出阵阵清脆的声音

    一阵悦耳的鸟叫声此起彼伏,打破了花园内的一片宁静。假山上流水潺潺,也传出阵阵清脆的声音

    一阵悦耳的鸟叫声此起彼伏,打破了花园内的一片宁静。假山上流水潺潺,也传出阵阵清脆的声音

    这让刚刚忙完朝廷中的事的林温柔路过听到了,心疼得紧,急忙上前来。

    “参见皇上。”念兮上前几步,揖了一揖。

    “念兮,你也真是的,不是让你好好休息吗?这事交给下人去做便是了。”林温柔扶起她,看着她温柔的,娇弱却强装坚强的脸,心里一痛,这样的女孩,是要放在心尖上疼才是的,可惜,他却让她过这么辛苦的生活。

    “我不累,皇上才叫辛苦呢,上完了早朝,还得陪那些元老们,啰嗦个没完,只怕他们的口水,都要吞没了皇上你。”念兮握紧林温柔的手,不知道为何,最近她总是很喜欢握着他的手。

    就这样握着他的手,一直到永久,一起看夕阳西下。

    心里会起一点点的怅然。可也很满足。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最近,林温柔没有很多时间陪伴她的缘故。

    “嗯,倒让你猜对了,刚才的确是在跟那些元老们谈论国事。”林温柔想说的是,如今国事慢慢平安了,他也放下心来了。

    一阵悦耳的鸟叫声此起彼伏,打破了花园内的一片宁静。假山上流水潺潺,也传出阵阵清脆的声音

    一阵悦耳的鸟叫声此起彼伏,打破了花园内的一片宁静。假山上流水潺潺,也传出阵阵清脆的声音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