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8章 昏君
    林暗夜很生气。

    林仲超走了进来。

    “北狄人向来心口不一。一面和你谈联姻,一面和我谈情。是时候你要醒悟了。”林仲超说着,坐了下来。

    林暗夜拍了拍桌子,“耶律纳兰送你宝剑,她的父皇却告诉本王,耶律纳兰喜欢我,择日可以完婚。真是笑话。无耻至极。”

    林仲超说:“我们可以将计就计,除去北狄。”

    林暗夜一怔,“不行,北狄若是被灭,还有谁和我一起消灭那个昏君?”

    林仲超说:“既然你也知道他是昏君,不得民心,水能载舟,也能覆舟,昏君迟早会自取灭亡,我们可以等到合适的时机,可绝对不能引狼入室,和北狄合作,北狄迟早会把我们吞灭的。”

    林暗夜说:“北狄人怕什么,还不是本王的手下败将?再者,本王若是和北狄联姻,就是北狄人的女婿,北狄和本王就是一家,一家人怎么会自相残杀呢?”

    林仲超说:“北狄人反复无常,素来都妄想吞灭我们大茗朝,入驻中原,怎么可以相信北狄人呢?”

    林暗夜说:“不管如何,这个耶律纳兰这么三心二意,本王已经不想娶她了。”

    “你可以假装迎娶,只是,在迎娶当日,我们合力攻入北狄。北狄人忙于嫁公主,一定疏于防备,这正是我们的好机会。”林仲超说。

    “你这个计策也太毒了,人家认真嫁公主,你却要我失信于北狄人。”林暗夜摇摇头。

    “这是最好的办法。”林仲超坚持。

    “既然是好办法,那为何你不能?”林暗夜说,“你怕辜负周筝筝吗?怕什么?反正又不是真的迎娶。”

    林仲超说:“我怕的是你会中途破坏。因为你已经不能信任我。”

    林暗夜阴阴一笑说:“我不会破坏。”

    林仲超说:“我可以考虑一下。”

    林暗夜说:“正好你收到了耶律纳兰的礼物,她还以为你愿意接受她。只要成功了,周大姑娘一定会理解的。”

    林仲超转身就走了。

    对待北狄,林仲超是有着憎恨的,前世太子被害,也有北狄人的一份力量。林仲超不怕用最狠毒的办法对付他们。

    可他担心的是周筝筝。

    就算周筝筝会体谅,可他拿自己的婚礼开玩笑,多少会让周筝筝难以接受。

    林仲超怎么可以让周筝筝再受一丁点委屈。

    可如果不这样做,林暗夜就会答应和北狄人联姻。

    到时候,北狄人进入中原,大肆杀害百姓,受苦的,可是天下苍生。

    林仲超手上自己的兵力只有区区五万,加上这几年自己招募和来投奔的那些,大约是六万左右。

    可这六万,都是能人贤士,英勇善战。重质不重量。

    质量是可以以一抵五,相当于别人的三十万大军。

    可是,庆丰帝自己有三十万兵权在手,加上各个将领的,有六七十万。

    吴国公爷只有十万,不过也是精兵。

    林暗夜这边是二十万。

    林枫是三十万。

    这样的兵力,所以各方势力可以相互制约,谁都对付不了谁。

    京城,元宵。

    “记得早点回来,”林莜叮嘱道。

    “嗯,知道了。”笑笑抢在周筝筝之前应道,这边,又赶紧拉着周筝筝的手往外走。

    元宵节的街市上,怎是一个热闹了得,笑笑自然不会错过,笑笑穿了一身崭新的衣服,脖子上还戴上了周筝筝送的一个金牌,显得很富态。

    周筝筝则穿了一件百蝶穿花流苏裙,脸上,也抹了淡淡的胭脂,难得过年有时间可以放松下,周筝筝的心情,还是蛮不错的。

    “姐姐,走快点啊,晚了就没好位置了。”笑笑一边小跑着,一边对周筝筝喊道。

    看见笑笑如此开心的样子,周筝筝也跟着笑了。

    白日里的元宵节,各种活动精彩纷呈。有舞狮表演,有扭秧歌,还有踩高跷等,不过,笑笑着急想看的,倒是划旱船。

    当笑笑终于喘着粗气站在人群的前面的时候,满足的笑了。

    不一会儿,在人群的欢呼声中,划旱船表演开始了。

    只见一艘用木板做成的船,全身贴着彩纸,船底下还挂上了海蓝色的棉布裙,一个画着浓妆的女子站在里面,下半身的裤子和鞋子,也是大红色的,看上去很是喜气。

    “来了,来了。”笑笑踮起脚尖,伸长脖子,恨不得能爬在一棵树上看。

    周筝筝则一直看着笑笑,生怕笑笑不小心被人踩到脚或者什么。

    当人群拥挤的时候,周筝筝还要帮着给笑笑挤出一条缝隙来。

    不过无论如何,周筝筝的视线,都没有离开笑笑。

    不一会儿,十几艘旱船就都出现在大家的视线中了,旱船彼此交叉摆动,一片彩色炫目缭乱,很是壮观。

    看过了划旱船,笑笑还想去买糖葫芦吃,却被周筝筝制止住了。

    “我们先回家吃饭,要不然晚上的花灯,就没时间看了。”周筝筝一脸微笑的提醒道。

    “哦,对对,晚上还有花灯,”笑笑如梦初醒般,“快,我们马上回去,吃完饭就马上出来。”说罢,笑笑又开始催促周筝筝走快点,生怕待会又迟了。

    周筝筝跟在笑笑的后面,无奈的摇摇头。

    夜幕降临,在吴国公府内,高高的挂起了很多灯笼,大红的灯笼纸上,用隶书写着一个周字,那都是周瑜恒一个一个写出来的。

    “我吃好了。”笑笑像饿了三天似得,飞快的扒了几口,就抹着嘴巴说饱了,这边,又催促周筝筝快点吃,恨不得马上就出去玩耍。

    “等等,晚上我们一家人都出去。”林莜缓缓说道:“那么好玩,你不准备带上爹和娘吗?”

    “那你们吃快点,我还要去猜很多灯谜呢。”笑笑先是一脸惊讶,但很快又恢复了模样,一直站在边上催促,让人不能好好吃饭。

    “记得,街上人多,不要乱跑,”林莜不放心的又向笑笑叮嘱了一句,之所以跟出来,主要还是担心笑笑乱跑,毕竟人多又杂,林莜肯定是放心不下的。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