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6章 如愿
    “弟弟来的正巧,快给姐姐看看,哪里可以再润色下。”周筝筝知道周瑜恒对画也有一些研究,便让弟弟坐了下来。

    周瑜恒手拖着下巴思索了片刻,然后指着画面的右边说道:“这儿有点空了,整个画也有些平静,可以画点会动的。”

    周筝筝想了下,便点点头,“恩,你这么一说,还真是。”

    “你肚子饿吗,我让人给你做点吃的,”周筝筝暂时放下了笔,好久没见着弟弟了,正想跟周瑜恒聊聊天。

    周瑜恒却打断说:“杜建波来作客了。”

    “他?他来做什么?”周筝筝放下了笔,杜府在前世皇子夺嫡中扮演什么角色,周筝筝一直想知道。

    而其中最关键人物就是杜建波。

    “说是拜访父亲母亲。我现在跟着杜大人为师父,不好拒绝他。”周瑜恒聪明,感觉周筝筝似乎不怎么喜欢杜建波,故而说道。

    “三叔父新得了一块砚台,十分可爱,瑜恒,你帮我讨来,送给杜建波,看他是怎么说。”周筝筝忽然说起这个。

    自从知道周原不是真的三叔父之后,周筝筝一直派人跟踪他,可是,他狡猾得很,并无露出破绽。

    除了周原经常进出杜府,每次,都从杜府带出一些小工艺品。

    这个砚台,就是从杜府上拿的。

    “就是那个鲤鱼型的那个紫金砚台吗?我可以向三叔父要,可是,这么贵重,送给杜建波,我们拿什么还给三叔父呢?”周瑜恒不解。

    “弟弟啊,不必担心这个,我猜杜建波一定不会收下这个礼物的。”周筝筝自信地说。

    “为什么?”

    “因为,那本来就是杜府上的东西。杜建波既然送出去了,再收回来,就白白费了送人的情谊了。”

    杜建波正和林莜在谈话。周瑾轩只是出来打了个招呼,就交给林莜招待了。杜建波是周瑜恒的朋友,小字辈们的事周瑾轩可不想管。

    周瑜恒过来了。林莜说:“建波,你多吃点水果,好好玩。”然后也下去了。

    小字辈要和小字辈在一起才玩得尽兴。

    “你姐姐在做什么?”杜建波四下看看,开门见山。

    杜建波可纯粹把周瑜恒当小男孩来看的。

    谁知,周瑜恒可是小人精呢:“建波哥哥,你问我姐姐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你姐姐是京城数一数二的大美人,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当然要问一下的啦。”杜建波抚了抚自己的长发飘逸,说。

    “那么建波哥哥喜欢我姐姐吗?”周瑜恒问。小孩子就是好,明明心里什么都知道,却可以直接问出大人不方便问得东西。

    “喜欢。”没想到,杜建波很直接就承认了。

    “有多喜欢啊。”周瑜恒歪着脑袋,很感兴趣地问道。

    可是在杜建波眼里,周瑜恒的这种感兴趣,就跟小孩子对好吃的糖果感兴趣一样。

    “当然是非常喜欢。我从来就没这样的喜欢过一个人。”杜建波说。

    “那你怎么不来提亲啊。”

    “来过。”

    “那你应该再争取啊。”

    “争取过。”

    两个“过”字,体现了杜建波的无奈。

    周瑜恒说:“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姐姐的?”

    这回,杜建波不回答了,笑道:“如果你姐姐来问我,我就告诉你。”

    “我姐姐可不一定会有空啊。”周瑜恒说,然后掏出那个砚台,“这是我姐姐要我送给你的。”

    一听周筝筝要送东西给他,杜建波一阵惊喜。可一看到就是那个杜家送给周原的砚台,杜建波大惊。

    周筝筝这是在告诉他,她已经知道周原经常进出杜府了。

    周筝筝还知道些什么?

    “多谢周大姑娘。不过,无功不受禄,这么贵重的礼物,我不能要。”杜建波竟然果真推辞不受!周瑜恒奇怪极了,周筝筝凭什么让杜建波不接受呢?难道周筝筝会算命吗?

    然后周瑜恒带杜建波四下走走,看看。

    杜建波路过桃园,隔着一道墙壁的空隙里,他终于如愿以偿地看到了周筝筝。

    周筝筝穿着一身粉色的拖地长尾裙,坐在一块青灰色的石头上,面前,一架七弦琴也摆在一块青石上。

    七弦琴很干净,似乎是刚洗过一般,还焕发着夺目的光芒。

    阳光透过桃林,洒下暖暖的光影。桃花也在七弦琴上,留下斑驳的影子。

    琴弦绷的笔直,再用力点,就似乎马上就要断了。

    阵风拂过,片片桃花挣脱束缚,在空中飘舞,粉色的花瓣,犹如一个个优美身姿的天使舞者,落在琴弦上,青石上,还有泥土上。

    “咚,咚,”周筝筝纤细的手指快速的划过琴弦,带出阵阵优美的旋律。

    琴声悠扬,似乎是长了翅膀的蝴蝶,穿过桃花丛,钻进了远处的水榭里。引得水榭里的人,也出来张望琴声的出处。

    桃花林里,新开的花儿似乎也很喜欢这优美的琴声,随着起伏的声音,也是不断的搔首弄姿,。

    这时候,忽然一片桃花刚好落在了周筝筝的手臂上,虽只是轻轻一搭,但却让周筝筝顿时心境一转,手上的节奏,也平和了下来。

    “嗯。”周筝筝微闭着眼睛,陶醉的轻点着头,

    似乎此时此地,除了自己之外,没有任何杂物。

    杜建波看得痴了。

    不久后,暖暖的阳光照进书房,将书柜上的书都晒的金黄金黄的,书房内,存了些历代名家名师的字画,周筝筝得空的时候,喜欢在书房里打发时间,而周瑜恒,也是一个喜欢字画的人,并且,对字画也有自己的一番理解。

    书房内,正中的位置上,摆着一张浅黄色的圆桌,桌子四角方直,很是简练,但越是简单,却越显示出桌子的稳重,犹如爱好书法之人对书写的第一要求,就是握笔一定要稳,只有稳,才能写出好字来。

    “瑜恒,来,给姐姐看看你的字。”周筝筝展开一张白纸。

    用镇纸压平,还贴心的将浓墨磨好。

    周瑜恒微微一笑,接过周筝筝递过来的一支狼豪,就开始挥洒。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