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4章 情敌
    林暗夜说:“我意已决,不要多言!”

    林仲超说,“我求你了,暗夜,为了千千万万的百姓,不要打开边关大门,不要和北狄人合作,也不要和他们联姻。”

    “我知道,你是怕了,你害怕我和北狄联合之后,会比你强大,是不是?”林暗夜冷笑道。

    房间内,床榻的边上,摆着一个桃木制成的兵器架子,架子的立柱和横梁粗细均匀,被打磨的很是光滑,很是精致。

    林仲超说:“你变了!为何你会变得那么快。如果老安王在,也一定会痛心的。”

    “我本来就是那样的人,是你把我想象得太好了。”林暗夜把手放在兵器架上,一副不愿意理睬的样子。

    林仲超离开了!不再说一句话。

    而北狄那边,二公主耶律纳兰正在御书房和她的父皇说话。

    春日的边关,风吹的很紧。常常携带者沙尘,打在人身上生疼。

    此时,南国已经百花俏,而边关处,却依然如故,不时还会有小雪光顾。

    但春日的痕迹,用心观察,还是有所发现的,胡杨上,点点新绿已经钻了出来,很小,但很嫩。

    “父皇,女儿喜欢的是林仲超,纵然林仲超无意于和我们结亲,女儿也绝对不嫁林暗夜。”耶律纳兰穿着紫色的汉人襦裙,语气轻柔地说道。

    相对于被宠在掌心的大公主耶律如烟的骄纵活泼,二公主耶律纳兰人如其名,温柔安静。可对于爱情,两姐妹是一样的,都不愿意嫁给不喜欢的人。

    “胡闹!你可别像你姐姐那样,让父皇失望。”北狄皇帝皱起来眉头,一个公主逃婚已经让北狄被取笑于天下了,可不能再来第二个。

    要不然,天下人岂不笑话北狄的公主,都是不服管教的?

    “父皇,女儿自从在战场上看到林仲超,就发誓此生非他不嫁。如果一定要联姻,为何是林暗夜,林仲超不可以吗?”耶律纳兰想起林仲超在战场上的英勇善战,如入无人之境!而帐篷里的决胜于千里之外,运筹帷幄,人中龙凤,可以想象。

    耶律纳兰再不能忘怀。

    “父皇也想把你许配给林仲超啊,可是,林仲超拒绝和我们联姻,没办法,既然林暗夜愿意,和你也是门当户对啊。”北狄皇帝无奈地说。

    “父皇,既然你也是同意女儿和林仲超在一起的,那我们就想办法让林仲超答应啊。林仲超是为何不愿意呢?”耶律纳兰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如果他看过女儿的画像呢?”

    耶律纳兰长得很美,虽然是北狄人,却有着江南人的气质,平时,也总爱汉服打扮。

    若是走在街上,不认识她的话,只怕要把她当作汉人女子,也不足为奇的。

    北狄皇帝皱起了眉头,“林仲超只怕是早就心有所属。”

    “女儿打听过,那个女孩子叫周筝筝,是吴国公周瑾轩的女儿。”

    “周瑾轩?”北狄皇帝重复着,当年,周瑾轩和大茗朝太子镇守边关,打得北狄落花流水,还消灭了北狄最大的一支部落,以至于北狄势力如今不比当年了。

    这可都是周瑾轩做的好事。

    “原来是周瑾轩的女儿。虎父无犬女,林仲超既然会独独钟情于她,可见她一定有过人之处。”北狄皇帝说。

    “再有过人之处,女儿也要争一争,再说了,周筝筝和林仲超离得那么远,我却不一样。长久不见面,感情自然会变淡的。”耶律纳兰自信地说,“女儿喜欢汉文化,林仲超又是汉人里顶顶拔尖的男子,我若是能嫁给他,也不枉此生了。”

    “既然你执意要争,那朕就答应你,不过,如果争不到,你可要乖乖地听话啊。”皇帝最后说。

    “好。”耶律纳兰可没想过会争不到。从小,耶律纳兰就不如她姐姐耶律如烟那样得人宠爱,可也养成了耶律纳兰的心机深沉。

    军营里。..

    林仲超穿着一件棉料内袍,袍内露出银色镂空祥云图纹的镶边,腰间系着一条窄玉带,外面穿着一件紫绿色色的长袍,袍底边是金线绣的云纹滚边,翻看一本书。

    北狄使者走了进来。

    “豫王殿下,这是我们二公主的画像。”那使者打开一轴画像。

    画中女子,穿着一件柔滑的青绿百褶裙,上身是一件云纹织锦罗衫,外面又套了一件纯白色的霞披,腰间一根红丝带,很是亮眼,脚上则是一双粉底小朝靴。

    “看起来倒不像是北狄人,和汉人没什么两样。”林仲超随便看了一眼,继续看书。

    “是啊,我们二公主仰慕汉人文化,就如同仰慕豫王您一样。”那使者很会说话。

    林仲超淡淡地说:“那和我有何关系?”

    “我们二公主想嫁的人是豫王您。而我们皇上想要联姻的也是豫王您。只要豫王您答应了,我们北狄就会是豫王您最坚固的后盾。”那使者说。

    林仲超哈哈大笑:“最坚实的后盾?你们就算了吧!不要想着侵吞我们中原,就谢天谢地了。”

    “可是我们二公主那对豫王您是一条心。”

    “可我不喜欢她。”林仲超拉下了脸,“送客。”

    那使者夹着尾巴走了。

    阴沉的天空下,细雨迷离,大相国寺门口,连一个人也没有,只有那两尊石狮,依然稳固的蹲在原地,把守着自己的领地。

    朱红色的围墙在细雨中略显湿腻,墙角的小草却显得生机勃勃,从山门往内,一个两人高的铜炉摆在正中间,袅袅轻烟直上,空气中是挥之不去的香烛味。

    杜建波的黑发高高盘起,穿着一身青色垂质长裳,脚上,是镂空的罗汉鞋。

    为了这次大相国寺之行,杜建波可谓是日盼夜盼,而来大相国寺的目的无他,就是为了数屋檐角,来给自己的禅意体悟开悟。

    身旁,周瑜恒穿着一件黄白相间的滚边袄褙子,腰间一块璞玉很是吸引眼球。

    只是周瑜恒对这个数屋檐角并无什么兴致。若不是杜建波相邀,周瑜恒是不会来这个大相国寺的。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