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3章 分手
    杜云礼的教导就是,求学讲究厚积薄发,不可求快,但每日进步一点点,累积起来,就能达到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的境界了。在杜云礼看来,求学之路是需要同伴督促提醒的,虽然周瑜恒很是自觉,但杜云礼还是让自己的儿子杜建波陪着周瑜恒一起学习。

    而有些内容,也只有通过两个人的学习模式,才能真正学有所成。

    一日,杜云礼让周瑜恒带着杜建波去买菜。

    但提出了一个要求,必须是杜建波挑选,让周瑜恒去讲价。

    这可是给两个人出了一个难题,平日里,几乎都没有独自买过东西,更何况去讲价呢。

    杜云礼之所以这么安排,是想考验两个人书本之外的知识,毕竟,好的学问,是需要结合到实际生活中去的。

    同时,也希望培养两人关心身边事,能够学以致用,不至于成为书呆子。

    走在大街上,杜建波也有些新鲜,街道两旁,琳琅满目的摆了好多东西,有白菜,萝卜。还有更多的是杜建波叫不出名字儿的,

    而周瑜恒跟在后面慢慢走,只是在周瑜恒的眼中,却没有杜建波的无所谓,只看见周瑜恒双眸快速的来回转动着,吸收着一切可以看见和不能看见的。

    杜云礼的要求,其实不难,就是要按照价格从高到低的顺序,依次买五种蔬菜,不能重样。

    杜建波靠近一个摊位,想都没想,就挑了一个白萝卜,因为平日里吃过,杜建波对白萝卜也比较熟悉。

    “大爷,这萝卜怎么卖啊?”周瑜恒开始讲价了。

    这一声稚嫩的声音,让卖萝卜的大爷很是一惊,平日里,还真没遇见两个孩童来买菜的。

    “十文钱一个。”大爷随便喊了个数字,比正常售价高出近一倍。

    在大爷看来,眼前这两个孩童是来捣乱的,早点赶走,不要影响自己生意才好。

    “不对吧,我刚看那个妇人买了一个一样大小的,才五文钱。”周瑜恒一脸认真的看着大爷。

    似乎一眼就看穿了大爷的心思。

    这卖菜的大爷顿时紧张的一颤,没想到眼前这小毛孩,竟然这么会察言观色。

    “她是熟客了,可以便宜些,”大爷只能自圆其说,勉强的露出一个笑脸。

    “那我们买多少,也可以算熟客呢,”周瑜恒步步紧逼,让买菜的大爷没了退路。

    “额,起码买一两银子。”买菜的大爷犹豫了下,又随口说了一个数字。

    “建波哥哥,我们还要买点什么呢?”周瑜恒礼貌的询问道,语气中,比刚才更加的淡定,似乎有一个什么计划,会让大爷终生难忘。

    杜建波看了一圈,又点了几个蔬菜,有洋葱,土豆,还有芥菜和大蒜。

    “这些都要了,”周瑜恒细小的手指,在空中划了一圈。

    随之,周瑜恒掏出了一块银光闪闪的碎银块,刚好值一两银子。

    “够吗?”周瑜恒试探性的问到。

    大爷以为周瑜恒要花一两银子买这些,瞬间觉得自己赚番了。赶紧波浪鼓似的直点头。

    见大爷之点头,周瑜恒也干脆的将碎银递给了大爷,并一脸认真的说道:“以后,我是熟客了,你卖给别人多少钱,我总要便宜些!”

    就这样,周瑜恒第一次买菜,就拿到了一个终身优惠的名额,以后找大爷买菜,总是比别人便宜些。

    边关。

    林仲超收到了周筝筝的来信。

    信上说,周筝筝已经设计让庆丰帝中了毒。这个是北狄毒药,应该和太子以及林仲超自己中的毒是一样的,只要北狄那个亚父有解药。

    可是,北狄亚父不想出现,又岂是容易找到的。

    所以,庆丰帝活不久了。

    林仲超把信放在蜡烛上烧,烧成灰烬,目光投向灰烬,越来越幽深。

    眉毛凝成一团,说:“皇上机关算尽,最后竟板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不过,皇上既然快要死了,这未必是好事。

    皇上虽然一直想加害吴国公府和太子党,但庆丰帝谨慎,不急,才给了林仲超绝地逢生的机会。

    若是庆丰帝要死了,他一定会让林枫继位,不管后来林俊生会不会和前世一样,从林枫手里抢走江山,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不管林枫还是林俊生,手段都会比庆丰帝有过之而无不及。

    林仲超必须要在庆丰帝驾崩之前,准备好抢到江山,献给太子才行,不然,等到林枫或者林俊生成为皇帝,林仲超就算兵力再多,能力再强,也将会成为乱臣贼子了。

    乱成贼子就会不得民心,就算把江山抢过来,也会终生染上污点。

    林仲超觉得要和林暗夜谈谈这个事,他不打算隐瞒。

    可是,来到林暗夜房间门口,却听到林暗夜说:“什么?耶律如烟逃婚了?她不愿意嫁给本王?”

    那北狄使者说:“我们皇上已经挑了二公主给您为妻了!”

    林暗夜说:“也好。你回去跟你们皇上说,只要嫁过来的是公主,那之前合作的条件依然成立。”

    那使者走了。

    林仲超走了进去:“暗夜,你答应了北狄什么条件?”

    林暗夜心虚地低下了头,“没有什么,你听错了。”

    “你为何瞒住我和北狄联姻?你难道忘了张姑娘了?你忘了北狄在我们边关烧杀劫掠,给我们百姓造成的伤害了吗?你都忘了吗?”

    林暗夜说:“你都知道了。不,我没有忘记。可是,我和张姑娘是有缘无分的,我可不像你,死守着一段不可能的爱情。我和北狄联姻挺好的啊。我们现在的力量不能打败那个昏君,为老安王报仇,可如果联合北狄人的力量,那就大不一样了……”

    “这么说,你已经决定和北狄人联合了?你怎么对得起老安王啊!”林仲超气愤极了,“暗夜,醒醒吧!北狄人不会是我们的朋友!我们战士身上哪个没有带着北狄的血!”

    “我没有错!我只是想尽快推翻那个昏君啊!是你太迂腐!”林暗夜说。

    “推翻他,也不能引进北狄人啊!这不是卖国吗?北狄人若是进入中原,对百姓,那是永久的伤害啊!”林仲超劝道。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