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1章 庙会
    “当然没有了。”耶律如烟无奈地说,“因为,林俊生并没有喜欢我,是我喜欢他。”

    周菲菲想到林俊生说的,他只跟周菲菲一个人表白,立马就信了,“原来他没有骗我,他连高贵的公主都不喜欢,却喜欢我,还从来没有人喜欢我呢,我要珍惜才对。”

    次日,林俊生再次找到周菲菲。

    “现在,你信我了吧!”林俊生忍住看丑八怪时候的不悦,用手指勾起周菲菲的下巴。

    周菲菲先是点了点头,害羞地低下了头,“现在信了。多谢十殿下的喜欢。”

    “那你要怎么谢我呢?”林俊生轻轻一笑。

    周菲菲惊呼,连忙后退几步说:“十殿下,你不会也想让我没名没分地跟着你吧!”

    “问得好。”林俊生握住了周菲菲的手,说,“我说过,你不一样,所以,你抓住的东西,最后都会成为你自己的。”

    而此时,周菲菲抓住的正是林俊生自己。

    街市上,人来人往,大家都穿着新衣裳,其中,最惹眼的要数孩童们的衣裳,几乎都是大红色的。热闹的庙会上,各式表演精彩纷呈,有捏泥人的,有刷大刀的,还有卖狗皮膏药的。

    周菲菲还是不敢接受。

    林俊生说:“只要你说服北狄公主和我生孩子,我就送你一个毛毯,顺便地面也被打扫干净。”

    周菲菲的眉毛皱起来了,“我试试看吧,只是,十殿下想和公主在一起,又暗中喜欢我,想和我在一起,那我要等到什么时候?”

    周菲菲不会一直等下去。

    林俊生笑道:“放假了,你也好好送礼。我的事,你就不要再查管了。”

    “是。”周菲菲惊喜地跑开去:“都交给十殿下。”既然是林俊生要她买零食,那林俊生一定会解决掉的。

    到了晚上,耶律如烟和过去一样,让奴婢替她按摩,可是按着按着,酸痛也随之而来。

    “皇上,我不玩了,都是残渣。”周菲菲是第一个吃错药的女孩子。

    林俊生扶门框坐好,“我来给你按摩按摩,怎么你的脚上青淤,疼只疼黑夜,不疼白天。”

    “也许是这是刚长的清淤吧。”周菲菲边说边走出去。

    她不敢和他呆这么近。

    “不玩了。菲菲你进来。”林俊生很有绅士风度。

    周菲菲站着没动。

    林俊生忽然一把抱起了周菲菲。

    “十殿下,快放我下来。”周菲菲大呼,双手捶打林俊生后背。

    林俊生微微一笑,手指在周菲菲臀部上摸了几下,“我说了,你在我心里是不一样的。”

    周菲菲被甜言蜜语陶醉了,心防被彻底攻陷。

    她闭上眼睛,任凭林俊生对她做风做雨。

    周筝筝一大早就过来看裕儿,还带来了一套崭新的衣裳。

    裕儿很开心,虽然平日里也不缺吃穿,但能穿上新衣裳,总归是开心的。

    周筝筝给裕儿准备的是一件大红色棉袄短褂,衣襟处是金线绣的福字,面料也很讲究,用的是蜀绣的织锦缎。

    帮着裕儿穿好衣裳之后,周筝筝还亲自给裕儿梳头发,因为待会要带裕儿出去逛庙会,周筝筝也是希望裕儿能够帅气一些,私心里也是想得到别人羡慕的眼神。

    大约一刻钟之后,周筝筝便带着裕儿出门了。

    京城的庙会,是出了名的热闹。毫不夸张的说,可以玩上个两天两夜,也会毫不疲倦。

    大红的灯笼从街头挂到街尾,两旁的店铺门口,也都贴着大红的对联或大号的福字。

    裕儿走在街市上,左顾右盼,看的是眼花缭乱。

    周筝筝则一直牵着裕儿的手,毕竟人多混杂,万一出个什么岔子,就不好说了。

    裕儿倒也是乖巧,也不乱跑,遇见好玩的,也会征询周筝筝的意见。

    “干娘,那边好多人,在玩什么吗?”裕儿小手指了指不远处的桥边,只见人群黑压压的一片,从中不时传来阵阵惋惜的声音。

    周筝筝也觉得好奇,便带着裕儿看热闹去了。

    走近一看,原来是打金钱眼儿。

    一个大号的铜钱挂在桥下,在铜钱中心,又挂了一个小铜钟。如果能用手上的铜钱投中铜钟,那便寓意着新年能心想事成。

    裕儿看大家投的兴起,心里也痒痒的想投着玩。

    “给吧,小心点,不要太靠近河边。”周筝筝一眼就看出了裕儿的心思,正所谓知已莫如母。

    裕儿很是欢雀,瞄着铜钟就是一扔。

    歪了,铜钱扑通一声,掉水里了。

    又扔出一个,又掉水里了,

    裕儿一连扔了五六个,都没有投中。

    高涨的热情一下子跌到了谷底。

    “裕儿,这个不好玩,干娘带你去吃好吃的。”

    周筝筝可不想让裕儿难过,便把裕儿带到了美食街上。

    美食的香味,一下子抓住了裕儿的注意力。

    “掌柜,来一块马蹄糕,”周筝筝知道裕儿的口味,很快,裕儿就美滋滋的跟着周筝筝一路吃起来,从酥皮鸭到糖葫芦,从云片糕到糖炒板栗。

    吃的开心的同时,裕儿玩的也开心,没走多远,手上就多了一个很可爱的糖塑狗,惟妙惟肖,通体都是可以吃的。

    裕儿边吃边看,走着走着还一蹦一跳的,遇到一些热闹的景象,还会踮起脚尖去观望。

    正当裕儿在看一个书包大刀的表演的时候,突然,不远处传来一阵密集的锣鼓声,似乎,马上就有一场大戏上演了。

    周筝筝知道,这是舞龙表演马上要开始了,便急忙把裕儿拉到自己身前,占据了一个好位置,静静的等着看表演。

    裕儿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仗势,走在最前面的那个大鼓,几乎都能把裕儿整个装在里面。

    等敲鼓的终于停了,立马跟上来一阵敲锣声。

    锣声清脆急促,大戏马上上演了。

    好些人从后面往前挤,周筝筝硬是用身体挡住,好让裕儿可以轻松的观赏。

    “来了,来了!”人群中突然热闹起来,顺着方向,裕儿清楚的看见,一条大龙游摆过来,黄色龙身,红色龙头,两只大眼睛还闪扑闪扑的,龙身下,是二十多个壮汉,用木棍将龙支起。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