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0章 跟他
    耶律如烟顿时蒙了。

    “不举行婚礼?没有掌声?你是要我做你的外室?”耶律如烟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还是她所认识的林俊生吗?

    这还是她所希望嫁的理想男子吗?

    林俊生说:“等我们有了自己的孩子,相信我的父皇母妃,还有你的父皇母亲,都会同意我们的婚事了。他们一定会很高兴的。”

    “这倒是,我父皇一直以来,都希望我可以嫁个好人家,生个好外孙。”耶律如烟说,想到孩子,她脸上有种憧憬,“这个办法真的可以吗?”

    林俊生握着耶律如烟的手,说:“当然可以了。”

    耶律如烟说:“那我问问我的奴婢菲菲。”

    林俊生顿了顿,“你是公主呢,还要听奴婢的话?”

    “就是听听菲菲的建议罢了。”耶律如烟说。

    林俊生和杜建波相约于江边望江楼。

    一块薄冰浮在水面上,在寒风的吹动下慢慢的漂着。几片枯叶也跟着漂动,只是不知道明日这个时候,枯叶是否也会被冻进冰块里去。

    “什么?公主已经在你府上了?”杜建波摇晃着一杯酒,嘴角带着一抹放荡不羁,说,“看来公主已经为了十殿下,不顾一切了。”

    “只要我可以让她生一个孩子,北狄那边,就会听我的摆布了。这个公主,可是北狄皇帝最宠爱的公主。”林俊生阴阴一笑。

    “生孩子?”杜建波一怔,“这样没名没份的,公主可愿意?”

    林俊生说:“她说还要再问一问她的奴婢。”

    “什么?她的奴婢?我没听错吧!”杜建波问,“她的奴婢是谁?”

    “说来也是巧合。她的奴婢叫周菲菲,竟然是周宾的一个女儿。”林俊生说,“当年周宾家里的大场大火,周菲菲被这个北狄公主救走了。”

    “周宾的风流债还真的多啊,女儿遍天下。周云萝,周仪,如今还有个周菲菲,只怕哪日又会冒出个谁来。”杜建波喝了口酒说。

    林俊生笑道:“周宾的女儿再多,都比不上周筝筝一个。”

    杜建波的目光忽然变得柔情起来,“是啊,谁能及得上周筝筝呢。”

    那日,街头的一瞥,周筝筝的明媚笑靥还留在年少时光里。

    杜建波不会忘记。

    只是那么一个照面,只是因为在人群里多看了她一眼,甚至周筝筝都不曾记得住他,他却无法忘怀了。

    “其实,我明白,杜兄不愿意婚配的原因。”林俊生轻轻一笑,“小时候的那场惊鸿一瞥,杜兄原本想等候周大姑娘长大后迎娶,谁知,吴国公府的门槛不是那么好进去的,周大姑娘又早就芳心暗属。杜兄只怕还是在等待机会吧。”

    杜建波点点头:“知我者,十殿下也。”

    杜建波曾经让父亲去吴国公府提亲。可是,和众多提亲者的下场一样,被周瑾轩婉拒了。

    吴国公府的这朵花,不是那么好追求的。

    林仲超究竟哪里好,杜建波不知道也不愿意知道,可是,周筝筝就是喜欢林仲超。

    杜建波从此专心跟从林俊生,其中一个目的,就是要扳倒林仲超,得到周筝筝。

    而那边,北狄公主耶律如烟果真去找周菲菲商量。

    “公主,他若是有心,自会三聘六礼来迎娶公主,若是就这样跟了他,给他生儿育女,他日,若是他不要公主了怎么办?”周菲菲还要依靠公主呢,不希望公主被林俊生利用得毫无价值。

    “可是,我真的很喜欢他。双方的父皇又不答应。”北狄公主说,“生米煮成熟饭后,不就都会答应了吗?”

    “不可啊公主。要我说,这个林俊生根本就不是真的喜欢公主。”周菲菲说。

    一连几日过去了,林俊生看耶律如烟还没有答应。就私下找来周菲菲。

    “我已经知道你的身份了。你父亲就是周宾。”林俊生开门见山。

    周菲菲冷冷地说:“是又如何!不管我父亲犯了什么罪,都不至于把我抓起来吧。”

    林俊生温柔一笑,“当然不会抓你了。你是一个聪明的姑娘,我喜欢还来不及呢,怎么舍得交出去呢?”

    周菲菲一怔,“喜欢?”

    “是啊,我觉得你有一种特别的气质。”林俊生逼近周菲菲,鼻子就在周菲菲的嘴唇上方。

    周菲菲心跳加快,闻到林俊生的鼻息,很好闻的味道。

    “你是在说笑吧,我,有气质?”周菲菲摸了摸自己被毁容了的脸蛋儿。

    从来她的长相就不出众,就算是在被毁容之前,也不曾有人夸她长得好看,这回真的毁容了,更不会收到夸奖。

    谁知,林俊生竟然说喜欢她,还说她有气质。

    “当然。菲菲的美丽不是一般女孩子可以比较的。”林俊生继续糖衣炮弹。

    周菲菲脸红了,“你,你,你对公主,也说过这样的话,对吗?”

    林俊生摇摇头,“你自己去问公主,我有没有对她说过这些话。”

    周菲菲说:“若是没有,你为何要对我说?”

    “因为,在我心中,你很独特。我对你一见钟情。”林俊生深情地说。

    周菲菲的心里,涌上一股喜悦,“讨厌。”跑开了。

    林俊生凝视着周菲菲的背影,眼神渐渐变得阴暗,“我喜欢你,不就是四个字吧,我对任何人都可以说,有何难呢。”

    “菲菲,你怎么魂不守舍的样子?”晚上,耶律如烟和周菲菲一起用膳的时候,耶律如烟觉得周菲菲不对劲,就放下筷子,摸摸周菲菲的额头。

    周菲菲忙惊醒过来,“没,我没什么。”

    “都脸红成这样了,还说没什么,该不会是得病了吧!脸太红了。”

    “很红吗?不会啊。”周菲菲摸摸脸。

    “你自己看不到。”耶律如烟说,“不行,我要去给你叫个郎中来。”

    “不要啊!公主。”周菲菲连忙拉住耶律如烟,“我没病,也许,我只是有点累。”

    耶律如烟又坐了回去。

    周菲菲一阵恍惚,说:“公主,林俊生有对你表白过吗?”

    耶律如烟还以为周菲菲是在关心她。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