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7章 过年
    周筝筝说:“你知道谢谢我就好,那你要好好干。周云萝随时还会再买来刺客袭击你的。除了我,现在没有人能保护你,扶持你。”

    红月恭恭敬敬地说:“是,就连皇上,要皇上狠心惩罚周云萝,他都还不舍得。还是周大姑娘对我好。”

    原来,周筝筝故意派出一个刺客,假装要刺杀红月,然后周筝筝出手相救。

    红月以为这刺客是周云萝派过来的,于是,对周云萝更加憎恨了,对周筝筝心存感激。

    其实,都是周筝筝安排的,红月只是周筝筝用来对付周云萝的一个棋子罢了。就算这个棋子不听话,不见的有多忠诚,可是在共同的利益下,倒是可以做短暂的朋友。

    从来,就没有永远的敌人,更加没有永远的朋友。

    吴国公府上,一派热闹的景象。

    为了迎接新年,林莜早点开始安排人手将府里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给打扫的干干净净。

    不仅是门窗要擦拭一遍,各种桌柜,床榻,也无一例外,被擦的干干净净。

    因为,周瑾轩安排下人,采购了很多年货,有大大的薄皮核桃,有开心果,还有很多笑笑爱吃的糖葫芦。

    年货准备的应有尽有了,当大家伙正忙的时候,笑笑是最开心快乐的一个人。

    笑笑常常被人发现,在偷吃着什么。

    虽然林悠不喜欢笑笑偷吃东西,但看见笑笑一脸无辜的表情,已经升到胸口的愤怒表情,就又慢慢的沉了下去,另外,还要帮着笑笑擦嘴巴。

    “不要吃了,给你哥哥留一点儿,”林悠故意生气的样子,鼓起腮帮子吓唬笑笑。因为笑笑已经开始吃第二根糖葫芦了。

    “哥哥说了,他不吃,给我吃!”笑笑一双圆溜溜的眼睛,聪明的瞪着林悠。

    在一旁的周瑾轩又好气又好笑。

    既然吓不住,那就得给笑笑另外安排活儿,好让笑笑暂时忘了糖葫芦。

    这春节之所以热闹,正是因为有很多喜气的风俗。

    其中,贴窗花正是其中之一。

    笑笑和林莜坐在一张圆桌前,桌面上,一堆红纸随意的铺着,地面上,好些被剪碎的红纸片,如朵朵小花一样,随意开放。

    林莜是想让笑笑跟着周筝筝,把玩心给收一收。

    毕竟,剪窗花是很需要奈住性子的。

    周筝筝左手捏着一小张红纸,右手握着一把金剪子,小心翼翼的在红纸上剪出一个缺口来。

    这剪子也很是讲究,千万不能剪穿了,否则,一切都要从零开始。

    但同时也不能剪不干净,跟不能用手去撕,否则,整个窗花,就会变得很难看。

    林莜虽然也会,但要做的事太多,所以,剪窗花,基本上都交给了周筝筝来做。

    按照习俗,周筝筝要剪好几种不同的窗花。

    首先要剪出一堆饕餮的窗花。

    这饕餮身上的纹路,那可真叫复杂,怕是是照样画葫芦,也很难画的完整。

    但是周筝筝却一点点,精细的剪出了饕餮纹窗花。

    此外,还有牡丹的花开富贵,以及福字,都是周筝筝一手剪出来的。

    有了红色窗花的点缀,府上顿时活泼了很多,年味也渐渐重了起来。

    忙过了窗花,周筝筝便过去给林莜帮忙了。

    厨房里,满屋子的韭菜香味,林莜正在做饺子。

    面粉已经和好了,放在一边发酵,而那个馅,林悠用了香菇和荸荠,都是切的碎碎的,很入味。

    周筝筝洗干净手,就开始擀皮儿了,这时候,笑笑突然很有兴趣的插进来,说自己也要擀皮儿。

    周筝筝拗不过,也只得让笑笑去洗干净了手再过来。

    周筝筝是真的在擀皮儿,而笑笑是在玩饺子皮,是把周筝筝擀好的皮儿再拿去捏着玩,一会儿捏个球,一会儿捏个耳朵,偶尔,还能捏个花出来。

    玩的是不亦乐乎,眉毛上,头发上,全是白白的面粉。

    当母女三人在厨房内热闹的时候,周瑜恒则在书房里泼墨写字。

    迎春接福,怎么能少了对联呢。

    以往,都是周瑾轩亲自提笔,如今,周瑾轩把这任务,交给了周瑜恒。

    书桌上,大红色的纸完全铺开,一个行书迎字有拳头般大小。边上,一直大狼毫毛笔架在端砚上。

    正当周瑜恒还在写对联的时候,三婶娘过来了,不为别的,一开口就是希望周瑜恒能给自己也写一副对联。

    边上,周元也是一脸好奇的看着周瑜恒,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娘亲一定要找周瑜恒写对联。

    当大家都在忙碌的时候,周瑾轩看上去最是轻松,但有一件事,却是只有周瑾轩去办的,那就是给全家老小准备压岁钱。

    这是新年里,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

    虽然平日里,笑笑几乎都是有求必应的,但一说到压岁钱,笑笑也会突然变的很乖很乖,大人给什么就拿什么,给多少就多少,一点也不会闹脾气。

    到了吃年夜饭的时候,林莜把给一家人准备的新衣服都拿了出来,倒不是马上穿,而是要等到正月初一的时候再穿。

    年夜饭上,最让大家喜欢的一道菜是八宝饭。

    这八宝饭是用糯米做的,里面又放了葡萄干,黑芝麻等等甜点。

    蒸熟后的八宝饭,是黄黄的样子,因为加了点酒。

    “我还要吃!”笑笑伸出舌头,舔了舔碗底,又把碗递到林莜面前,“娘,我没吃饱,这个好吃,我还要!”

    “少吃点,吃多了小心牙疼!”周瑜恒提醒到。

    “不嘛,我就要吃,就要吃。”

    周筝筝知道自己妹妹的脾气,便把剩下一点点米粒儿都给了笑笑,笑笑很知足的咧开嘴笑,还露出了少了一颗门牙的牙齿。

    “崩,崩,”突然,屋外传来几声巨响,有人在放爆竹了。

    漆黑的天空,被一阵阵亮光所划破,五彩的爆竹在空中绽放,很是漂亮。

    “哇,好美!”笑笑张大了嘴巴,呆呆的望着天空。

    当晚,府上的灯没有熄灭,而是明堂堂的点了一整夜。

    第二日,新的一年开始了。

    周瑜恒早早的起来,来到厨房里给林莜帮忙,此时,周筝筝也已经在忙活了。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