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6章 报仇
    街上有卖炊饼的声音。

    北狄公主耶律如烟买了一个说:“还是中原的东西好吃。”

    周菲菲说:“我倒是觉得北狄的牛乳糕最好吃了。”想到死去的李姨娘,周菲菲叹了口气,“如果我娘还在就好了,她生前最喜欢吃点心,可惜现在,不管我带来多少点心,她都吃不到了。”

    耶律如烟说:“人死不能复生,菲菲你不要难过,记住你的仇人,找机会杀了她就是了。”

    周菲菲说:“可是我不知道是谁杀了我娘。”

    “那这次我们来中原,不就可以查了吗?”耶律如烟说:“如果查到了,本公主帮你杀了他。”

    “多谢公主。”周菲菲说,“公主就是我的贵人。”想到过去,身为庶女她费尽心思地讨好孙月娥和周云萝,最后却被她们连累,周菲菲真是后悔。可也正因为如此,历经变故之后的周菲菲开始变得隐忍,甚至愿意给人做奴婢。

    她现在已经毁了容,连面纱都不带了。很多人被她可怕的面容吓住,更多的人则是随意讥笑她。

    过去她想为自己谋一段好姻缘,现在她已经死了心,这样的脸蛋不可能有人看上她,她只想报仇。

    很快二人找到了林俊生的府邸。

    高悬的匾额躲在横梁下,避开了风吹雨淋,遒劲有力的笔法,留下了“正大光明”四个大字,通体金色,一气呵成。

    耶律如烟说:“这么好的字一定是林俊生写的。”

    周菲菲说:“公主,已经让门卫通报去了。不知道十殿下愿不愿意见我们。”

    耶律如烟说:“你们中原有句诗是,心有灵犀一点通。我现在感觉已经和林俊生心有灵犀了,所以,他知道我来了,一定会让我们进去的!”

    正说着,那门卫真的让她们进去了。

    “你看我说的没错吧。”耶律如烟朝周菲菲眨了眨眼睛。

    府上,园林内,潮湿的空气中夹杂着些淡淡的梅花香。亭子内,石桌上也是一层水雾,冰冷冰冷的,让人很难想象夏日里亭子中纳凉的场景。只是亭子东边,那一抹竹林依然绿色,在冬日中显得有些孤独。

    二人在大厅里没等候多久,林俊生就过来了。

    他穿着一件万字纹玄色里衣,外面是一件窄袖镶金边马褂,再外面是一件白色披风,脚上,穿了一双黑色皮靴。

    林俊生让奴婢们都退下,关上门问道:“公主,你怎么来了?快回家吧!我送你回去。”

    “不,我不回去!我一回去,我父皇就要我嫁给别人。”耶律如烟拉着林俊生的手,“可是你知道的,我的心里只有你。我怎么会嫁给别人。”

    “胡闹,太胡闹了,你怎么能私自跑出去呢?你父皇该有多担心你啊。”林俊生想到的是万一北狄皇帝以为他私藏他的女儿怎么办。

    耶律如烟说:“我不管?我就要和你在一起!”

    “可是,我们就这样在一起,你会没名没分的啊!难道你就愿意没名没分?”

    耶律如烟笑得一脸小娇羞,“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可以不考虑。”

    “可是,”林俊生犹豫着,“不如,你还是回去吧!”

    耶律如烟急了,“我喜欢你,我不走!”

    林俊生没办法,说:“也好,那你先在这里安顿下,容我考虑一下。”

    其实林俊生面对突如其来的公主,一时想不到如何安置方法,只好权宜让她们先住下。一面派人去打听,北狄那边有没有人知道公主来过。

    皇宫内,红色的围墙上,一片湿漉漉的,遮盖着围墙的树冠上,也是一片水汽,虽然没有了夏日的茂盛,但常青的树上,在冬日里还是有一抹亮色。

    红月被皇上临幸后,几天都不回周云萝那里,回去的时候,已经是红月才人了。

    得知红月被封才人,周云萝大怒,一个耳光就扇了过去。

    “贱人!竟敢算计我!你这么卑贱的奴婢,竟然敢做皇上的女人!你不想活了吧!”

    红月这回不再跪下了,可迫于周云萝的强大气场,初次反抗的红月只是抓住了周云萝的手,眼睛眯成一条细线,“贵人,我不是故意的!这不是你接受了圣旨,然后派我过去的!我什么说没错啊!”

    “现在求我已经太晚了。什么都没做,可是我感觉已经什么都开始抢我的了。也对,这世界上,本就没有对和错。”

    周云萝再次扬起手,可是,红月用力推开她。

    “从此以后,我不再让你随便摆布,拿捏了!不要想打我!不然,我就告诉皇上!”红月怒道。

    “好啊,很好,知道张口闭口就把皇上放在嘴上炫耀了。”周云萝叹了口气,眼神越来越犀冷,给人冷森森的感觉。

    红月一把推开周云萝,跑了。

    周云萝追上去。

    因为身体越来越不好。竟然怎么都追赶不上。还把自己弄成风寒了。

    周云萝只好先回去。

    皇上那边,红月却没闲着。

    “真有这样的事!”红月对皇上说完被人用一块布包起来,看来皇帝又想和她那个了。

    二人一阵云里雾里的。

    然后,红月从迷迷糊糊中抱着皇帝的粗壮手臂,娇滴滴地说:“皇上,给奴婢安排一个远离周云萝的房间吧!她打我,脸好疼。”

    庆丰帝想了想,“好,不如你以后就留在这里,这里就是你的房间。”

    红月不高兴地说:“可是这里是御书房啊。”

    “朕呆的最多的地方就是御书房啊。如此你就等于时时和朕在一起了,怎么你不愿意吗。”庆丰帝脸上是猥琐的表情。

    红月想不到她处心积虑,连个单独的房间都得不到,非常生气。

    从御书房出来,红月来到池塘边,随意踢着石头出气。

    周筝筝走了过来。

    “现在你的任务就是阻止周云萝被册封于皇后。”周筝筝说:“这是毒药,药效是普通毒药的数倍,毒性很高。也许对你有用。”

    红月恭敬接过,“周大姑娘,上回刺客的事,都还没谢谢你呢。”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