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5章 下落
    “下人,什么下人?”周云萝的确是在找红月。

    她接到圣旨,就派了红月过去大殿,派出之后才想起宫女是不能随便进出大殿的,红月又一直没有回来。

    红月若是被抓,周云萝并不担心,可红月是她派过去的,总会牵连到她,她这才赶过来看看红月去哪里了。

    周筝筝笑道:“你等下就知道了。”大步走开了。

    周云萝急忙去询问红月的下落。

    一个皇上身边的公公告诉她,红月已经被皇上看中,皇上让红月晚上侍寝,现在自然是被送去洗浴去了。

    周云萝差点晕了过去。她一直不想看到的事情,竟然发生了!

    不行,她要阻止红月给皇上侍寝!

    她对红月这么好,在红月身上投入那么多,她怎么能失去红月这个奴婢呢?

    周云萝直冲御书房。

    御书房外的青松挺拔,在一片枯黄中更显得独特,粗糙的树皮皲裂开来,似乎被人为刀刻了一般,却又对松树没什么影响。

    庆丰帝在树下一个人下棋。

    最近他总是一个人下棋,一下就是一个下午。可却分不出胜负。只好第二天继续下。

    周云萝过来了。

    她打扮得很好看。

    穿着一件百花满园的蜀绣里衣,然后外面是一件金线绣云纹棉袄短褂,再外面是一件鹅毛大氅,脚上,是一双精致的绣鞋。

    可是庆丰帝却对周云萝兴趣大减了:“听说,你每回都让红月脸上抹得脏兮兮得见朕,是不是?”

    她还没提起红月呢,庆丰帝就先为红月抱不平了。周云萝怒火中烧,可却不敢表现出来。

    “皇上,臣妾只是害怕有人抢走皇上。”周云萝楚楚可怜的哽咽道。

    庆丰帝说:“朕是天子,后宫三千也是正常,岂能被你一人霸占?”

    周云萝哭着说:“皇上,臣妾知错了。”

    庆丰帝说:“你还假传圣旨,简直胆大包天了。”

    周云萝跪下说:“皇上,臣妾是真的收到了圣旨。”

    “是么,那你交出来给朕看看啊。”

    周云萝递上去:“臣妾正好带过来了,请皇上过目。”

    可是,当庆丰帝打开的时候,锦巾上却是一片空白。

    什么都没有。

    “啪!”庆丰帝把“圣旨”扔在地上。..

    “这就是你所说的圣旨!周云萝,你还要糊弄朕到什么时候!”庆丰帝拂袖而去。

    周云萝傻了眼。

    “不可能啊,这明明是有字的,怎么现在一个字都没有呢?”

    周云萝当然不会明白,这上面的字是用特殊的笔写的,过一个时辰字迹就会自己消失掉。

    先前周云萝看到的字,是真的有,可是,一个时辰之后,就风干了,什么都看不到了。

    周筝筝就是用这个办法扶红月踏上上位的第一步的。

    周筝筝相信,恶人自有恶人磨,红月的上台,就是对周云萝最好的遏制。

    红月是靠假圣旨获得侍寝机会的,日后还会成为周筝筝要挟红月的把柄。

    一场好戏即将上演了。而周筝筝,将是背后最大的操纵者。

    吴国公府。

    周瑜恒安静的坐在书桌前,乌黑的长发挽成一个小球,置在头顶上。

    他身上穿着一件青色的素衣,外面加了一件素色的棉袄短褂,整个人,最惹人眼的,要数两个红通通的脸颊了。

    虽然小手也被冻的通红,但周瑜恒还是专心的看着书,丝毫没有分心。

    同时,周笑笑穿着一件嫩黄的棉袄,也坐在边上看书,一本《女诫》拿在手里翻来覆去,虽然还看不太懂,但看见哥哥周瑜恒专心致志的样子,笑笑也以为看书是一种享受,怎么说也得坐下来好好跟着哥哥学习。

    对于周瑜恒而言,整个书房中的书,都已经读了不下三遍了,而论语,更是反复研读,又誊抄了好几遍,可以说是满腹经纶。

    周瑾轩得空,来看周瑜恒读书是否有所长进,刚一进书房,便看见周瑜恒在诵读论语,时而高声,时而沉思。

    周瑾轩内心很是高兴,周瑜恒能带着思考去读书,已经是另外一层境界了。

    “我儿,怎么没有出去玩呢?”周瑾轩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父亲大人,孩儿觉得读书更有趣,光阴荏苒,不敢虚度。”周瑜恒从座位上站起来,恭敬的回答道。

    只是,边上的笑笑就不一样了,看见周瑾轩来了,扔下书便跑到周瑾轩的脚前,拉着周瑾轩的衣摆使劲摇晃。

    “爹爹,我想吃糖葫芦,你快带我去买糖葫芦!”

    “笑笑乖,爹待会就带你去。”周瑾轩很喜欢笑笑,一看见笑笑撒娇,周瑾轩就招架不住,看着笑笑的眼神里,也是满满的爱。

    这边刚哄完笑笑,周瑾轩又开始出题考周瑜恒了。

    因为是儿子,周瑾轩对周瑜恒有了更多的要求。

    “你读论语不少,为政之道,何为贵?”周瑾轩一本正经的问道。

    周瑜恒略一思考,便对答说:“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

    周瑜恒又继续解释说:“为政以德治为上,为官之道,应以德行服众,德高者,百姓拥而立之。譬如北辰,自身固然不动,而众星拥护供之。”

    周瑾轩微笑着点点头,刚才周瑜恒引用的是论语第二篇《为政篇》的第一句话。

    而这,也是周瑾轩自己对为官之道的理解。

    能从周瑜恒口里说出这话,周瑾轩也很是欣慰。

    这时,周瑾轩又出一题:“为官未可知,自立当如何?”

    在周瑾轩看来,儿子能不能当官事小,会不会做人,才是大事。

    周瑜恒不假思索,脱口而出:“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

    这是论语《里仁篇》里的一句话,意思就是说看见好的要学习,看见不好的,就要反思,避免自己犯同样的错误。

    这句话虽然简单,但却高度总结了做人的高尚情操。

    周瑾轩满意的捋了捋自己的胡子,学业方面,周瑜恒真的完全让他省心。

    于是让周瑜恒继续看书去。

    这边,周瑾轩又招呼着笑笑,还把笑笑举在自己的两肩上,乐呵呵的出门买糖葫芦去了。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