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4章 侍寝
    吴国公府。

    房间内的珍宝阁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摆件。其中一件红木摆件,格外精致。

    这是一件铜镜大小的摆件,放在珍宝阁的最下层。一眼看上去,就感觉很有分量。

    摆件采用浮雕的手法,刻画出的是一副山水景色。山峰,亭子,瀑布,竹林,应有尽有,甚至还有一个老翁垂钓的身影。

    周筝筝看着这个摆件,周瑾轩进来了。

    “阿筝,喜欢吗?这个是你三叔父送给我的。”周瑾轩说着,亲自拿手帕擦了擦那红木摆件,还吩咐奴婢要天天擦拭,“不可用湿布,要把湿布晒干了再去擦拭。”非常重视的样子。

    周筝筝说:“父亲可有觉得三叔父最近有异样?”

    “异样?哪里?”周瑾轩端起茶杯,“哦,就是他总是宠爱侍妾虞小凡,冷落了正妻,我也多次提醒他过了。”

    “不仅仅是这里。”周筝筝目光闪烁。

    可是周瑾轩深不以为意,“你三叔父年纪大了,膝下只有一子,总会有些变化的。”

    周筝筝于是坐下,倒了一杯茶给周瑾轩:“父亲,喝茶。”

    “阿筝啊,皇上昏庸,竟然提出要册立周云萝为皇后,遭到大臣们的反对。所以今天的早朝,开得比较久了。”周瑾轩接过,缓缓喝了一口,“茶汤太淡了。”

    “父亲,茶太浓伤身。还是淡些好。”周筝筝说,“若是周云萝为后,短期内,我们吴国公府也会被封赏,世人都以为周云萝和吴国公府有关系。可是,时间一久,等周云萝坐稳皇后之位,就会对我们大开杀戒了,到那时,周云萝会比皇上还要狠厉,下手更会不择手段,不计后果。”

    周瑾轩说:“那就不要让周云萝做皇后了。大家都反对,皇上只怕有压力的。”

    周筝筝喝了一口茶,笑道:“父亲也不必过于担心,那要等周云萝站稳脚跟之后,需要很长的时间。我们只要在周云萝站稳之前,拉她下来就是了。如果她真的可以成为皇后,短期内对我们有好处。第一,皇上不顾大家反对,会越来越不得民心,第二,周云萝势力变大,短期内对我们形不成威胁,可是,对皇上的后宫和子嗣,那可就不见得没危险了。”

    加入一个狠角色,到时候,后宫又会是一番腥风血雨。

    周瑾轩说:“要不是爹已经习惯了你的权谋,恐怕别的人还会以为阿筝你心狠手辣呢。可是我们知道我的宝贝女儿是不得已的。”

    “谢谢爹。”周筝筝说,“我去叫瑜恒和笑笑进来,又到家教时间了。”

    暖暖的太阳透过门缝,一根光束打在皇帝的龙椅上,金色的光芒很是刺眼。

    大殿外,远处的黄色琉璃瓦上,也是金光闪闪,让人目不能直视。

    整个皇宫,顿时感觉大了很多。

    周筝筝让红月在大殿外等候。

    红月作为小小的宫女,还是贵人的侍者,是不能站在大殿外面的。

    周筝筝假造了一份圣旨,让周云萝速派奴婢来大殿接旨。

    周云萝身边只有两个奴婢,翡翠还是林枫府上带过来的,不能全信任,于是,就派了红月过来。

    庆丰帝从大殿内走了出来,看到红月穿着浅紫色宫装,低头站在那里,非常奇怪,问她是何人。

    红月抓住机会娇羞说道:“回禀皇上,奴婢是周贵人身边的婢女,贱名叫红月,周贵人说皇上宣召,就派婢女过来了。”

    庆丰帝一怔:“朕并没有要她派人过来。”

    庆丰帝身边的太监呼喝道:“大胆!这里是大殿,岂是你一个小小的宫女可以随便进出的!”

    红月连忙跪下:“皇上恕罪,奴婢什么都不知道,奴婢只是听从周贵人的吩咐。”

    庆丰帝见红月皮肤雪白,眼睛妖媚,说:“云萝身边何时出了这么好看的婢女。朕为何从没见过你啊。”

    红月说:“奴婢见过皇上的,只是之前,贵人都要奴婢在脸上抹上泥灰才可以见皇上。”

    庆丰帝恍然大悟:“原来你就是那个黑得如炭的女子。想不到,你可以这么白。云萝真的太过分了,竟然把你给藏起来了。”周

    红月说:“请皇上恕罪,奴婢失言了。”

    庆丰帝说:“你没错,错的是你的主人云萝。”

    红月说:“请皇上不要怪罪贵人。”

    庆丰帝眼神一动:“想不到你还会为她求情,你可知她是陷害你?”

    红月说:“皇上一定是误会贵人了,贵人和奴婢情同手足,贵人怎么会陷害奴婢呢?”

    “好个情同手足,可是在这后宫之中,还有什么手足之情?”庆丰帝伸出手来,“起来吧。”

    红月起身:“谢皇上。”

    庆丰帝说:“红月,你晚上来侍寝吧!”

    红月忙说:“奴婢不敢。”

    “皇上说你能,你就能。”太监说。

    庆丰帝伸手在红月脸上抚摸着,笑了一笑,就走了。

    太监让嬷嬷过来,抬红月去洗浴。

    红月跟着去了。

    拐角处,看到这一切的周筝筝露出窃笑来。

    先前,周筝筝和红月商量:“我假传圣旨给周云萝,你再伺机等候皇上,等皇上来了之后,你和皇上说是周云萝要你来的。”

    红月起初不愿意:“假传圣旨可是死罪啊,奴婢就算有一百条命都不够杀的啊。”

    周筝筝说:“放心,皇上要怪也只会怪周云萝要陷害你。就算周云萝交出圣旨来,也不会是真的圣旨。”

    红月大惊:“不是真的圣旨,周云萝又为何会信?”

    周筝筝说:“我自有办法做得天衣无缝。”

    红月果然照做了,并且还非常机灵,在庆丰帝面前演戏演得很好。

    周筝筝在皇宫走了一会儿,迎面看到周云萝走了过来。

    “大姐姐。”周云萝甜甜笑着,拉着周筝筝的手:“好久不见,听说豫王一去边关就没有回来,可想念他呢?”

    这分明是表面关心,实则在讽刺周筝筝愿望是一场空,林仲超会一去不归。

    周筝筝淡淡一笑:“妹妹还是先管好自己的下人,再来操心我的事吧!”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