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1章 中毒
    和张碧华是有缘无分的了,一般的女子看不上,林暗夜总不希望自己孤独终老,和公主结亲,也算是地位相当。

    “两国和亲之事,事关重大,这个,依我看,还是需要得到皇上的准许。”

    林仲超的心中只有周筝筝,但却不便直言,以皇上为借口推脱,也是想让北狄使者不那么难堪。

    “豫王殿下不必担忧,两国和亲,利国利民,皇上肯定会同意的,”北狄使者劝说道,“只要两下和亲成为一家,那就是百姓之福,将士之福。”北狄使者知道林仲超爱民爱军,便想以此为突破口,想让林仲超接受和亲这个建议。

    只是他们不知道的,除了周筝筝,林仲超不可能喜欢上另外一个女子,更不要说结婚了。

    “不行,我不同意和亲这个事情。”林仲超态度坚决,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这让北狄使者始料未及。

    “两位公主国色天香,豫王殿下可要三思啊。”

    北狄使者以为林仲超是嫌弃公主的外貌,陪着笑脸特意说明了下,但林仲超依然态度坚决,这不但让北狄使者难堪,也让林暗夜心中有了一丝不快。

    在林暗夜看来,这和亲有诸多好处,没有理由拒绝。

    晚宴依然进行,但气氛已经不那么融洽了。

    酒过三巡之后,林仲超借口先行离开了,只剩下林暗夜和北狄使者继续喝酒。

    眼看着北狄使者垂头丧气的样子,林暗夜却在心里打起了如意算盘。

    虽说耶律公主长的漂亮,但林暗夜更看重的是北狄的军队。

    只要和亲成功,那边关就更加稳固了。

    身为安王,这是林暗夜最希望看到的结果。

    “多谢安王款待,在下先告辞了。”北狄使者见此行无功而返,无心宴乐,便向林暗夜请辞道。

    “莫急,本王还要和你谈谈两边结亲的事宜。”林暗夜押了一口酒,示意北狄使者坐下。

    这北狄使者也是明白人,一看安王有意结亲,此行目的又有戏了,便又乐呵呵的坐了下来。

    当晚,林暗夜便瞒着林仲超,将两下和亲的事宜谈妥了。

    北狄,皇宫内,耶律如烟穿着一身淡蓝色短褂,身上挂了好几个铃铛。

    “我不嫁,打死我也不嫁!”耶律如烟冲着北狄皇帝发泄道,因为情绪激动,身上的铃铛也不住的晃荡作响,很是噪耳。

    “又不是让你下嫁,你为何如此不懂事。”..

    北狄皇帝苦口婆心的劝说道,“他是安王,年轻有为,嫁给他,你后半辈子就有着落了。”

    但耶律如烟根本连一句也听不进去。

    “不嫁就是不嫁。要嫁你自己嫁过去,凭什么让我嫁给他。”耶律如烟摇头晃脑的吼道,“我根本不认识什么林暗夜,我只喜欢林俊生,也只嫁给林俊生。”

    耶律如烟一顿控诉,把心里的不满一股脑的倒出来。也不管什么场合什么身份,只管想说便说,开口闭口,都是林俊生。

    “混账,没大没小的,怎么说话的。”耶律皇帝铁青着脸,“你身为公主,说话做事,都要有个分寸。满口林俊生的,成何体统。”

    “什么统不统的,反正我不嫁,打死也不嫁!”说罢,耶律如烟摔门而去,只留下耶律皇帝一个人愣在原地。

    皇宫内,无遮无挡的北风呼呼的吹。

    走在外面的太监们赶紧低下头捂着嘴,脚下不由的加快了几步。

    种在两侧的树,在风中也是乱舞,先前出现过的小动物,此时也早已经没了踪迹。

    庆丰帝拿出一包药粉,搂着周云萝说:“这就是林枫的毒药。你一直说要看,朕今天就让你看个够。”

    周云萝撒娇说:“皇上,就这玩意毒性那么大啊。”

    庆丰帝说:“当然了,你不要碰到了,小心点。”

    而门口的红月盯着那药粉看。

    直到庆丰帝和周云萝抱在一起,在床上睡着了。红月才蹑手蹑脚地走过去,鼓起一万的勇气,把那包粉末往庆丰帝常喝的茶水里,倒了一点进去。

    然后,轻手轻脚地走回门口,继续站岗。

    庆丰帝醒来后,果然喝了下去。

    红月这才放下心来。

    东宫。

    红月徐徐讲完,周筝筝说:“很好。等你见到皇上时,不要心虚,不要承认。免得太早把清白给毁了。

    红月却跪下说:“还请周大姑娘考一考奴婢,奴婢好知道在哪里有缺漏。”

    “你没有错漏。”周筝筝说,“你放心,我说话算话,马上安排你见到皇上。只是你不可让人知道是我要你做的,不然,我可就没有能力再见你。”

    红月点点头,“这些,奴婢都晓得。”

    斜斜的太阳,洒下暖洋洋的余晖,皇宫里,光秃秃的树枝张牙舞爪的。

    庆丰帝中毒了。

    躺在床榻上,哼个不停,过来看病的太医,都得出一致的结论,那就是周庆丰帝中了北狄的一种剧毒。

    无药可医。至少庆丰帝没有。

    周筝筝走了进来。

    “怎么好端端的就这样了?你们是不是加害皇上?要不然就是逼迫皇上做他不喜欢的事情。”周筝筝呵斥道。

    宫女太医们被骂了也是百口莫辩,尤其是周筝筝在骂,她们是打不还手,口不择言。因为她们知道庆丰帝敬她,重她。

    庆丰帝的脑袋动了几下。

    “皇上。”周筝筝行礼。

    庆丰帝果然是醒过来了,“快找林枫!快找林枫!”

    找林枫是对的,看来庆丰帝早就忘了林枫和周筝筝不合。

    “皇上还是先休息下最好。”周筝筝拿了一碗参汤坐在床边,“这是臣女亲手为皇上做的,皇上快喝了吧。”

    也许是刚从昏迷中醒过来,庆丰帝变得非常警觉。

    “朕不要喝。”庆丰帝说,嘴角露出微笑,“周尚书快喝。”

    如果周筝筝不喝,就代表真的有什么了。

    周筝筝只好冒险喝了下去。她在赌,赌自己猜测的准不准。

    庆丰帝多疑,谨慎,既然已经中毒,又如何会再喝别人亲手做的汤?

    所以,周筝筝手里的汤,是不会有毒的。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