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9章 背叛
    一轮红日撕破天际,露出血红的光芒。不仅将天边的云霞染红,也照亮了皇宫内一半的屋顶。一串冰棱从黄色的琉璃瓦上挂下来,似乎随时都要坠落,通透的冰体被阳光射穿,发出橘红色的光。

    周筝筝一大早就从皇宫出来,周瑾轩早就派家丁接应她了。

    从太学院毕业回来,周筝筝一身轻松。

    她要回吴国公府,回到她的家里,和亲人们好好在一起了。

    佳丽太学院门口,人来人往,显得比往日要热闹很多。

    华美的轿子来来去去,已经送走了好几位,一些熟识的闺秀们,则抓紧时间相互倾诉,也不知此刻分别后,何时才能再相聚。

    青松树下,杜灵灵穿着一件如意缎绣五彩祥云棉袄,看上去很是喜气。而站在一起的,还有穿着一件牡丹凤凰纹浣花棉袄的赵欣怡和穿着一件粉霞锦绶藕丝棉袄的苗若兰。

    “给,这是我亲手缝的香囊,”杜灵灵分别递给赵欣怡和苗若兰一人一个,“因为太仓促了,还来不及填塞香草,还是有些遗憾的。”杜灵灵嘴角轻轻嘟起,表情也很是自然。

    “这样蛮好啊,我们可以装自己喜欢的香草,”苗若兰安慰道,“你绣的香囊很漂亮,我会好好保存的。”

    “嗯,香囊我收下了,还有,我也准备了礼物。”赵欣怡说着也掏出了两串手链。

    都是由小贝壳串起来的,一看就知道花了不少功夫。

    “哇,好漂亮!”杜灵灵顿时开心的称赞道,“这么多贝壳,你哪弄来的。”

    “秘密,哈哈。”赵欣怡故意露了一个鬼脸。

    “我也给你们准备了礼物,”苗若兰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说话的声音都有些轻,“怕你们在路上饿,我赶时间做的芙蓉糕。”

    “好香啊,肯定很好吃,”赵欣怡闭气眼睛,一脸陶醉的样子。

    “还有没有啊,我怕不够吃,”杜灵灵已经吃起来了,还没咽下去,就又讨要新的,嘴巴鼓鼓的样子,很是可爱。

    吴国公府。

    冰冷的湖水显得很是安静,似乎铜镜一般,也没有涟漪。清晰的倒影亦真亦幻,连树干上的窟窿和根节都能清清楚楚的看见,水底,几只乌龟蜷缩在一角一动不动,乍一看,还以为是几块石头。

    房间内,一张八仙桌摆在正中,桌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点心。有糯糯的麻糍,有甜甜的芝麻夹心糕,还有香香的桂花糕。

    糕点边上,摆着一个青花盅罐,里面是一盅参汤,汤汁清淡却药香浓郁。

    这是林莜特意为周筝筝准备的。

    “阿筝学业有成,媒人也是踏破了吴国公府,不过,都被我给打发走了。”林莜说,“虽然阿筝和林仲超尚未大定,可已经交换信物,阿筝已经名花有主。再说了,阿筝心里想的是什么,我这个做母亲的哪里会不知道呢。”

    周筝筝抓起一块桂花糕吃了起来,边吃边说:“还是母亲最了解女儿。”

    “父亲呢?父亲就不了解阿筝吗?”周瑾轩一脸醋意地走了过来,为父啊,给你带来了林仲超的消息,他啊,在边关又打了胜战,名声是越来越好了呢。投奔他的人,也是越来越多了。”

    周筝筝高兴极了,如此甚好,等一年后林仲超带着太子归来,就算庆丰帝不承认,就算林枫和林俊生暗算,林仲超都已经具备了势力保护太子和他自己了。

    真好。周筝筝打心眼里为林仲超高兴。

    宫殿内,金粉修饰的柱子在阳光下金碧辉煌,大理石的地面,也是光泽亮人。

    须弥座上,宽宏的宫殿整齐又对称,一排排门窗都朝向同一个方向打开,似乎是大自然冥冥中安排的似得。

    林枫已经把毒药交到庆丰帝手中了。

    庆丰帝马上召见周筝筝。

    “周尚书辛苦了,这是你最爱喝的铁观音。朕特意让人从云南给你快马加鞭取来的新茶,周尚书尝尝味道如何。”庆丰帝皮笑肉不笑,让人把一盅茶端到周筝筝面前。

    周筝筝不是傻子,这无缘无故赐茶,还要当着庆丰帝面上喝掉,这茶水肯定有问题。

    可如果不喝,就是公然抗旨。..

    周筝筝沉吟片刻,说:“皇上,臣女只怕没有这个福气了,近来身体不适在吃药,喝茶就怕失了药效了。”

    庆丰帝早就料到周筝筝会推辞,又让人端来一碗鸡汤和一杯白开水,“既然不能喝茶,那鸡汤和白水,总能喝一样吧!”

    看来庆丰帝在这两样上面也已经下了毒了。

    周筝筝就算再拒绝,庆丰帝也会再次要求她喝下。

    周筝筝想了想,说:“皇上,臣女喝。”端过来,衣袖掩嘴,却迅速倒进自己衣袖里。

    “喝完了。”周筝筝拿着空杯子给庆丰帝看。

    庆丰帝点点头:“如果觉得好喝,下回朕再让人做。”

    “多谢皇上。”周筝筝于是找了个借口离开。

    心里却是狐疑着,庆丰帝是怎么回事。

    漫无目的地在御花园走着,忽然,看到红月忽然跪了下来。

    “周大姑娘,奴婢来有重要的事情告诉你。”红月说。

    周筝筝说:“你说。”

    “周云萝让林枫拿了毒药给皇上,由皇上出面加害姑娘。”红月说,“姑娘可要小心啊。”

    原来是这样,周筝筝立马想明白了为何庆丰帝会让她喝茶。

    “红月你回去吧,我现在身上没有可以奖励你的,回头我让阿明把你应得的赏赐给你。”

    红月说:“多谢周大姑娘。”然后从后门离去。

    红月反复无常,这次竟然愿意给周筝筝告密,一定有红月自己的小算盘,周筝筝不想评价什么,但是红月说的这个消息,周筝筝信。

    前世红月虽然背叛了她,可那是为了利益,今生红月是周云萝的奴婢,依旧可以为了利益背叛周云萝。

    这也是周筝筝放过红月的原因。

    留下一个喜欢卖主求荣的奴婢到敌人身边,在取得敌人信任之后再背叛敌人,让敌人也尝尝被背叛的滋味,比杀了她更能“物尽其用”。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