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8章 回忆
    庆丰帝说:“宣林枫进殿,朕要他毒药。”

    林枫进来了。

    林枫穿着一件深紫色裘衣,腰间,白色的腰带有一指宽,脚上也是一双皮靴。

    周云萝看着林枫,犹豫了一下,还是上去行礼:“见过齐侯。”

    林枫眼里很平静,“周贵人好。”然后恭敬地对庆丰帝说:“父皇召见儿臣?”

    “朕要借你北狄毒药一用。”庆丰帝挥手驱散宫女。

    林枫看了周宾一眼,知道瞒不过去了,便说:“父皇想要,通知一声就是了,只是,这种毒药,乃是一个北狄朋友给儿臣的。北狄朋友走后,留下的解药是不多了。若是下毒,等解药用完,除非重新找到那个北狄朋友,否则,就没有解药了。”

    庆丰帝说:“那你还有多少解药?”庆丰帝可不想让周筝筝被毒死了。

    林枫说:“最多一年。”

    庆丰帝说:“一年也不错,如果要成功,一年的时间足够了。”

    林枫说:“敢问父皇要给谁下毒?”

    庆丰帝知道林枫喜欢周筝筝,便说:“只是一个朝廷大臣罢了。”

    林枫说:“如果能够找到那个北狄朋友,解药就会一直有了。”林枫说的北狄朋友,自然就是那个失踪了的北狄亚父。

    庆丰帝说:“传令下去,全国通缉,必须找到他。”

    林枫说:“除非父皇答应,抓到之后不要伤害他,不然,还是很难让他自投罗网的。”

    庆丰帝气得拍打自己的膝盖,“真是过分,区区一个北狄人,竟然如此大胆!”

    林枫说:“还请父皇恕罪。”

    庆丰帝说:“罢罢罢,再加一条,不再追究他的过犯。”

    林枫跪下谢恩,欢喜离开。

    庆丰帝大为不满,“看来,林枫这小子对他亚父感情很深很深啊。”

    不管如何,自己的儿子平白多了一个父亲,对庆丰帝而言,总不是一件开心的事情。

    当下大家都散了,周云萝一脸戚戚地回宫。

    房间内,淡淡的梅香四溢,也不知这香味,是从窗外串进来,还是由桌案上的梅花散发出来的,或者两者都有。桌案不大,也就刚好摆一个花瓶的位置。但这桌案很是精致,齐腰高的高度被划分出了三格,每格的横梁上都有雕花,就连桌案脚上,也不甘寂寞,花纹铺陈。

    重见林枫,周云萝依旧未能忘怀,内心泛起阵阵涟漪。

    “为何你还是不能忘记周筝筝?你还是那么地喜欢她。好,我让你喜欢!我要让你的毒药,成为杀死周筝筝的罪魁祸首!我要让你后悔终生!”周云萝恨得脸上的肌肉都抽搐起来了。

    一边的红月说道:“贵人要怎么对付周筝筝呢?”

    周云萝对着镜子理了理头发,说:“林枫那里有一样毒药,可以让周筝筝中毒从而依赖上林枫的解药,可是,林枫的解药不多了,只要我想办法不要让他们找到亚父,周筝筝没有解药,就必死无疑。”

    红月竖起大拇指说道:“高,真是高明。”

    佳丽太学院。

    寒风凛冽,呼呼的吹。

    光秃秃的树枝似乎毫无招架之力,可也是能毫发无损,树叶都已经掉光了,也不再有什么其他损失了。

    倒是梅花开始了一年之中最耀眼的表现,一朵朵或粉或白的花朵儿,悄悄绽放却香气浓郁。

    一年的太学院学业完成了,周筝筝又是第一名。

    白熊芳老师特意给周筝筝制作了金丝花边长裙,作为离别的礼物。

    周筝筝披着一件织锦镶毛斗篷,穿着一件翡翠撒花洋绉裙,拉着白熊芳谈话,二人中间隔了一套茶具。

    白熊芳挽着一个普通的垂髻,乌黑的发丝被整齐的收纳了起来。身上,是一件素色对襟里衣,因为颜色有些发黄,看不出上面绣了什么花纹。再外面,则是一件紫色的老棉袄,还在袖口的位置多绣了一层粗布,以免衣袖被弄脏。

    “恩师,其实我一直想问恩师,究竟当年,皇后娘娘和皇上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恩师作为当时,皇后娘娘挑进来的宫女,可曾知道?”周筝筝很希望能和白熊芳交心,得到问题的答案。

    可是,正如林莜所说的那样,白熊芳讳莫如深,语重心长地说道:“大姑娘,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也希望你什么都不要知道。因为,当你知道的那天,你就回不去了。”

    回不去了。

    究竟是什么样的秘密,会让一个一个如此拼尽力气地去守护呢?

    周筝筝泄气了。

    “周大姑娘,你还年轻,所以,总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可你不知道,越是知道得多,就越是痛苦。”白熊芳说,“听我一句,什么都不要探索,你会过得更幸福。”

    “难道当年的事,和吴国公府有关?”周筝筝说,“所以,老师不愿意旧事重提,因为这些事,会影响到我生命中的重要的人?”

    白熊芳叹了一口气,“想当初,皇后娘娘从万千竞赛者挑中了我,把我的一生都改变了。不然的话,也许,我现在已经儿孙满堂,开一家小店铺,守着一个平庸的丈夫,过平淡无奇的生活了。也许,有时候我会觉得枯燥,可是,最起码,我不会像现在那样,觉得孤独。”

    周筝筝问:“那么,老师,如果让你重新选择,你会更希望哪样生活呢?”

    白熊芳脸上出现凄凉的微笑,“如果让我重新来一次,我希望自己再也不要入宫。可是,我知道,一切都是来不及了。”

    周筝筝握住了白熊芳的手,说:“老师,你现在是可以申请出宫的。离开皇宫之后,你就可以结婚生子,过你想要的生活了。”

    白熊芳摇摇头,“我已经回不去了。”

    “为什么?”

    “因为我知道的太多。所以,周大姑娘,我劝你不要知道太多,免得你像我那样地后悔。”白熊芳眼里闪着泪花。

    周筝筝低下了头。

    也许白熊芳和林莜说的都是对的,可是,周筝筝却还是要知道答案,她不怕日后后悔,因为,后悔跟遗憾比起来,还是遗憾更让人痛苦。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