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7章 异心
    “厉害!”

    “好,好身手!”

    人群中叫好声,拍掌声不绝。

    林枫嘴角向右边扬起,露出得意的微笑。

    这结果,让他自然很是满意。

    只见林枫右手一拉,黑旋风马上就向右边拐过了头,这动作一气呵成,很是潇洒,黑旋风也是昂着脖子,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和他主人,也真是神似又形似。

    在之后,便是林寞和他的爱驹了。

    有了林枫之前的表演,林寞身上是满满的压力。

    如果是比试吟诗作对就好了,林寞一边在心里嘀咕着,一边很不情愿的爬上了马背。

    相对于林枫的敏捷身手,林寞只能暗求不出差错就好。

    勉强爬上马背,还没等马儿跑起来,林寞就已经紧张的手心冒汗,后背发凉。

    更不用说骑马射箭了,林寞感觉自己分分钟会掉下来,双手死死的抓住缰绳,根本就无暇顾及什么射箭比试。

    就这样,林寞像个石雕一样,一动不动的趴在马背上,最终,总算是安全的返回了起点。

    虽然身后有人指指点点,但林寞根本不在乎这些。

    这皇储之争,林寞也知道跟自己是没什么关系的,犯不着那么拼命。

    心态放宽了之后,林寞活的就更加洒脱了。

    从马背上下来之后,满脸笑容,似乎比拿了第一名更加开心。

    最后,十皇子林俊生出马了。

    他的座驾,是一匹白色的骏马,虽不及黑旋风夺目,却也是一匹潇洒倜傥的马。

    林俊生飞身上马,根本不需要别人帮忙,金黄的马靴,在阳光下泛着闪光,稍微前倾的身姿,随着马背有节奏的一起一伏,要不是已经知道是十皇子,所有人都会误以为是哪个常年在马背上的少年,人和马,已经华为了一体,随着,林俊生拔箭射出,中靶。

    整个动作如行云流水,不带拘泥,就连一旁的林枫看了,也不由暗中惊叹,没想到话不多的十弟,竟然有如此身手。真怪自己小看了他。

    见林俊生如此精彩,皇上也是满意的点点头,虽不是个个都优秀。

    但有林俊生给林枫压力,也算是一件好事,不至于让皇储的位置,早早变成林枫一个人的事情。

    这时,周瑾轩刚好有事求见皇上。

    皇上皱起眉毛,听完周瑾轩的报告,一时兴起,便让周瑾轩也试了下身手。

    皇命难违,这皇子间的比试,原是跟自己是一点关系也没有的。

    可周瑾轩天生性格耿直,说干就干,不怕人非议。

    周瑾轩接过太监递过来的箭套,一跃上马。

    因为刚跑了一段路,马儿也是状态正好的时候,随时可以冲刺狂奔。

    周瑾轩双眼微微一闭,远处的靶心就被锁定了。

    “驾……”一声令下,身下的良驹四蹄如飞,几乎看不见马蹄落地。

    马背上,周瑾轩双手离绳,左手弯弓,一箭如流星射出,紧接着,一个后背转换,变成右手弯弓,又是一个快箭射出。

    两只利箭一前一后,嗖嗖两下,直中靶心,巨大的力量,几乎让人偶靶应声倒地。

    “精彩,竟然能左右手同时开弓,真人才也!”皇上忍不住赞叹道。

    “多谢皇上夸奖!”周瑾轩却依然神情淡然,似乎这根本就不算什么。

    众皇子竟然都被一个臣子比下去了。

    皇上虽然称赞,可心里不高兴。

    周瑾轩也知道自己无意间已经得知了人,找个借口下去了。

    庆丰帝没兴趣再看皇子的表演,让大家都散了。

    太监扶他去御书房。

    御书房一角,铜炉内热气不断的渗出,把房间内烤的暖洋洋的。正中,一个半人高的方形案台上,摆着一个圆形花盆,因为正值寒冬,花盆里没什么花。只是随便插了些绿色。边上,还有一张矮一截的书桌,书桌四角圆润,桌上还摆了一个都珍盘,文房四宝整理的井井有条。

    庆丰帝在上坐着,周宾在下站着,二人中间隔了一张御书桌。

    周云萝被宫女扶着走了出来。

    “见过周贵人。”周宾毫不犹豫地对着周云萝行礼。

    周云萝说:“快请起。”那可是她的父亲啊,虽然如今是个太监,可是,父亲就是父亲,不会因为成了太监就不是父亲了的。

    当时,林枫抛弃她,还是周宾救了她,带她到皇上面前,皇上一眼就看中了她,纳她入宫。

    所以,周云萝觉得,周宾对她还是好的。之前曾经怪周宾害死了孙月娥,现在不怪了。

    庆丰帝说:“周宾,云萝向朕建议,要趁机除去林仲超。林仲超到边关已经数月,不见他引领边关军到朕布下的陷阱内,可见他存心欺骗朕。朕忍不下这口气,你说怎么杀掉他?帮朕想个办法。”

    周宾眼珠子贼溜溜一转说:“皇上要杀豫王,是真的下定决心了吗?还是心里尚有骨肉亲情的不忍?”

    庆丰帝斩钉截铁地说:“朕过去一直看他是朕的孙子份上,对他多有忍耐,没想到他带林暗夜去了边关,还一去不复返。他分明就是早有异心!朕已经下定决心,要除去这个祸害。”

    就好像当初,下定决心要除去太子一样。

    对杀亲儿子都不会眨下眼睛,更何况是杀孙子,还隔了一代。

    周宾说:“这就好办了。”

    庆丰帝说:“看来你已经想到办法了。”

    周宾说:“回皇上,要想除去林仲超,只要抓住周筝筝在手里就可。”

    庆丰帝摇了摇头,“朕不是没想过这个办法,可是不行啊,周瑾轩怎么会答应周筝筝出事?朕不想逼迫吴国公府谋反啊。”

    周宾说:“皇上,不是抓走周筝筝,而是让周筝筝服下一种毒药,让周筝筝危在旦夕,可是,解药只有我们有,还怕周瑾轩和林仲超不妥协吗?”

    庆丰帝说:“什么毒药这么好?”

    周宾说:“七皇子林枫有这种毒药。”林枫曾经用这种北狄毒药给太子和林仲超下毒。导致太子尚在解毒中,林仲超至今只能依靠内力去解,可依旧活不过双十年华。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